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Juvenile and the Beast[继续摸鱼?]

中午的一条小鱼。

***

狮子先生表示自己非常为难,纵然贵为领主,兽化前身为黄金单身汉的他并没有多余的卧室。

于是少年侍从和野兽领主的就寝安排就变成了这样:季光虹独占了领主的一张大床,领主可怜兮兮地在床边拉了个软垫打地铺。

……这样真不太好吧,毕竟自己只是在这里做仆役的。

季光虹红着脸换好了睡衣,黑暗中偷偷把床帷拉开一条缝,狮子先生在地上蜷着身子眼睛半闭,看上去像一只安静和顺的大猫咪。

“那个……”他鼓起勇气把一侧的床帷完全拉开,“我们换一下位置吧?”

“不用。”雷奥闷声笑着摇摇毛乎乎的脑袋,“你细皮嫩肉的睡这里不合适,我还可以。”

虽然知道雷奥是受诅咒变成的狮子,但这个形容词还是让他隐隐不安。

“那陪我聊一会儿?”季光虹觉得自己有好多关于他的事情想要问清楚,比起从披集那里获取信息,还是问当事的……狮子比较好。

“请便请便。”狮子先生笑得开心,末尾缀着棕色毛球的尾巴悠闲地晃了晃,季光虹安下心躺到床边,开始一点点组织语言。

“我今天见到一只叫披集的仓鼠……他说他认识你,你之前也是人类,对吗?”

“嗯。”雷奥点头,有点小惊讶:“你已经开始了解这里的事情了?”

哎,披集这个大嘴巴。他心里暗暗地笑。

“你的声音真好听。”从晚饭起他就一直想问这个问题,“和早晨的一点都不一样。”

“如果你一年之前来这里,我连人类的意识都没有,只是一只纯粹的、用四足爬行的狮子。”雷奥的声音低了下去,像是深沉和缓的摇篮曲,“有什么东西在变了,光虹,你会感受到的。”

“你不睡吗?”

“我等你睡着。”野兽大概之前是最温和最善良的人类。

“唔……”睡意慢慢袭来,季光虹翻了个身子闭上眼睛,他意识到身后的狮子为他掖了被角,印象中昨夜似乎也有人这么做。

“我想看雷奥还是人类时的样子……”思维突然被一个隐秘的想法纠结在一起,可他究竟是太累了,闷在枕头里只泄出半句含糊不清的话语。

夜风轻轻推开半闭的木窗,馥郁的蔷薇香气环绕,脑海里花瓣从天散落纷纷扬扬,眼前的夜景被粉白的花浪洗得褪了颜色,天色尚好,视线里的走廊在他的奔跑中融成一条眩目的金红色彩带,平跟小皮鞋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摊上没有任何声响,像是在无人之地穿行,可他手上还捧着牛奶罐子,浓郁的奶香随着他身体的颠动溅落在白皙的手上。

叮咚。门开时上面的铃铛清脆一响。

他快步走入室内,不远处是巨大的挂毯墙,墙的前方是喝下午茶的小长桌,桌布下沿米色的流苏在四月的熏风里微微的荡。

窗外就是蔷薇园,桌边人的身子微侧,一个轮廓融进午后温暖明亮的天光。

红茶杯落在托盘上,那人抬头向他漾开一个笑。

我认识你呀。心照不宣的声音,脑海里的迷茫被花香茶香冲得一干二净,他雀跃着走过去把牛奶倾入口沿烫金的红茶杯,随后手指抓着围裙下摆站在一旁,看着醇香的液体一点点流入虚空。

好喝吗?他红着脸开口,心里像开了万顷繁花。

他伸出手去触那张微光里看不分明的脸,自己在做一个多情却被无情恼的梦。

怎么会。

光线一点点暗下去,茶杯无声地落在地面,视线里晕开一片暗色。

“做噩梦了?”醒来与入眠之间并没有多少时间差,季光虹裹着羽绒被子呜咽不止,身上脸上全是湿淋淋的冷汗。

身旁凑过来一个贴心的怀抱,他想都没想直接扑了进去,是狮子,可他真的好温暖啊。

“雷奥……”泪珠从失神的眼眶里滑落,少年嘤咛着野兽的名字,纤细的双臂环住那颗鬃毛密布的头颅,带了点小任性地想要把他禁锢在自己身边。

谁禁锢谁呢。雷奥轻轻把自己的兽爪环过季光虹裹着白色睡袍的腰肢:“你如果让我在这里睡的话,我可就不走了。”

“嗯。”季光虹闷声点了头,狮子黑色的衬衫下是皮毛温热光滑的胸腹,靠上去倒也挺舒服。栗色的发旋顶上坚硬的下颌,他第一次伸手摸了雷奥的兽吻,声音涩得厉害:“晚,晚安。”

狮子先生被他这么一碰分了心,低下头有些突兀地问:“你不害怕我这个样子了?”

“我觉得你不是坏人,他们也这么说……我为什么要怕。”反倒像是他问了个别扭的问题,季光虹埋在狮子胸口红了脸,“虽然……一开始,难免……”

“你明天不用干活了。”雷奥低声笑了起来,“在城堡里做你想做的事情就好。”

莫名其妙。小动物隐隐觉得自己在昏昏欲睡中听到了个好消息,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结果第二天早晨起床的时候他又得到了一件崭新的女仆装,裙子比前一天的要短,背部露了一半,下面的白丝袜还配了吊袜带。

恶趣味。季光虹红着脸坐到了早餐桌前,羞得不敢抬头去看一旁优哉游哉往面包上涂果酱的狮子先生。

“早上好,光虹。”雷奥很贴心地给他的面包里加了个煎得双面金黄的荷包蛋,他气鼓鼓地一口咬下去,嫩黄的蛋液欢快地溅出来,他手忙脚乱想拿餐巾去擦,无奈胳膊太短,于是只得毫无办法乖乖被狮子擦了嘴,余光看见狮子手掌上粉橘色的……

“我……我可以摸一下吗?”理智瞬间被冲得溃散不堪,季光虹低了头指指雷奥收回去的兽掌,从狮子的角度只能看到他通红耸立的耳廓。

“嗯?”雷奥显然非常不解,但好脾气如他还是按要求伸了手,结果被季光虹一把抓住捏了肉垫,粉白柔软的指尖数着肉垫一个个揉按过去,晨光熹微中他眯起眼笑得单纯而满足。

“好舒服……”

“…………”手上和心里都被人抓挠得痒乎乎的。雷奥忍住自己想要把面前的人儿抱在腿上尽情揉捏一把的冲动,他现在还是野兽的身子,虽然利爪因为诅咒部分消退而基本消失,但他还是害怕弄伤季光虹。

天底下怎么有这么可爱的人。

【死线躺平】

今天交出本的稿子……死线摸鱼真是太牙白了orz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