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Juvenile and the Beast[摸鱼存梗]

试着摸了摸之前放在微博上的一个脑洞,Beauty and the Beast的捏他。

简单粗暴的童话故事,大概后续是污甜污甜的……

***

季光虹和那只野兽已经对峙了近两个小时,准确来说不叫对峙,因为对面的野兽先生已经绝望到想要开始拔自己棕色的毛发了。

“你可以相信我吗……我不会伤害你的……”低沉而粗哑的兽语,然而一字一句间满是哭笑不得的无奈。

“别……别过来!”脸蛋清秀可爱的少年有着一双小动物一样的下垂眼,褐色的毛茸茸湿漉漉,只一眼就能把人勾了魂,任是谁都想心甘情愿地掏钱给他买最甜的糖果吃。

他也的确喜欢甜食,也正是因为这样,收养自己的阿姨才会被榛果太妃的香甜气息吸引,驾着马车一路前行误入了野兽的领域,发现迷失方向的时候已经晚了,于是只好硬着头皮敲了附近城堡的大门。

然后狮头兽身的先生一头雾水地走了出来,身上还围着条花围裙。听完女人前言不搭后语的叙述之后无比为难地伸出爪子挠了挠满头鬃毛。

“唔,我当然可以把你送回去,但是这片区域是受到诅咒的,你既然进来了,想再出去就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什,什么代价,钱吗?”女人战战兢兢地发问,来自东方的她是镇上首屈一指的富商。

“其实我不缺钱。”野兽先生倒是挺和善,她看一眼他身后巨大的城堡,似乎的确如此。

“不过代价肯定是要有的,否则你也会受诅咒。”狮子笑着露出一口白牙,“这样,你把回家之后看到的第一件事物送给我好不好?什么都行,只要是第一件,你的代价就全部勾销了。”

听上去很合理,她点头同意,随后便按着野兽指的路回了居住的小镇,停好马车之后深吸一口气开了家门——

“姚姨,您回来啦!”自己收养的心肝宝贝带着无比天真烂漫的笑容扑了上来,女人眼前一黑,第一次有想要把季光虹一巴掌扇回去的冲动。

之后的晚餐吃得无比悲痛,得知事情缘由的季光虹眼泪扑腾扑腾地往汤碗里掉,最后哭累了之后还是乖乖回房间收拾了行囊,他可不想让对自己有收养之恩的姚姨因为自己的任性要求而受到诅咒。

第二天天亮之前季光虹留了张便笺,背起自己的小熊和几件换洗衣服出了小镇,野兽先生住在森林的最深处,他走到一半也迷了路,时至正午,林间幽幽飘来一阵新鲜草莓蛋糕的香气,这对饿着肚子远行的少年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刺激。

就这样他兜兜转转找到了野兽先生的城堡,外围没有栅栏,高大气派的棕红色塔楼下面是蔷薇园,应了春末夏初的花期开得正盛,粉白色的花瓣重重叠叠,整个城堡周围都是清甜馥郁的气息。

即便是这样也不能放松警惕。季光虹提心吊胆地围着花园和城堡绕了一圈,野兽先生似乎不在家,他靠着一棵树坐到草地上,肚子饿得咕咕叫。

“你可以进去。”头顶传来一个聒噪而尖锐的声音,他抬头看见一只红黑色的大八哥,停在离自己很近的树梢上,见有人正在看他,抖了抖羽毛张开翅膀交叠在胸口——

“JJ style!”

“啊……?”季光虹看着它翅膀上的两道弯曲的黑边无比茫然,“你是说我可以进去?”

“Yeaaaaas!”八哥发了个很夸张的音,“因为你是'代价',所以可以随意出入这片区域内的任何地方,不过得不到城堡主人的允许你不能随便走出去。”

“嗯嗯。”他乖巧地点点头,心里盘算着先进去找到野兽先生烤的小蛋糕吃个饱,要死也不能做饿死鬼。

“叫我JJ就可以,我来给你介绍一下JJ st——喂!”

八哥还在树梢上拍着翅膀鼓噪个不停,低头再看的时候发现栗色头发的少年已经没了踪影。季光虹一路小跑来到城堡门前,人还没站稳锁就悄无声息地落了下来,城堡里一片寂静,明明是下午的光景,走廊中却是异常的昏暗。

循着香气找到厨房,最中央的桌子上整整齐齐地码着好几种不同样式的草莓蛋糕,奶冻香草和巧克力酱,鲜艳欲滴的草莓很有艺术感地缀在其间,食色性也,季光虹狠狠咽了下口水,伸手抓起一块蛋糕咬了下去,味蕾的愉悦瞬间在口腔里层层炸开,工艺精湛的手作甜点好吃得简直要让人痛哭流涕。

没准就是最后一顿了。季光虹把每种蛋糕都尝了个遍,最后一种的莓果酱馅料里大概放了白兰地,吃饱之后他突然有了淡淡的睡意。

哎,说好的警惕性和危机感呢。摇摇晃晃出了厨房,他漫无目的地在城堡里逛了好几圈,按理说这种家族建筑都该有一两幅肖像画的,可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印着烫金蔷薇藤蔓的华丽墙纸,装潢倒是极尽奢华,狮子元素的装饰品随处可见,大概野兽就是只狮形生物。

走廊走到尽头是一扇漂亮的金红色大门,根据那只叫JJ的八哥说的话,这座城堡的所有地方他都能通行无阻。

于是季光虹伸手推了上去,门很自觉地“吱呀”一声打开,扑面而来的温暖气息,依旧是奢侈华贵的装饰风格,房间中央摆着一张看上去很舒服的四柱大床,他无声地止了脚步,这应该就是领主的卧室了。

季光虹在路上曾经无数次想过自己接下来的命运会怎样,既然自己命中注定要成为野兽的所有物,那最后的下场大概就是整个人被吃干抹净一点不剩。想到这里他悲从中来,索性从背包里扯出自己的小熊,走过去掀开了那床软乎乎的羽毛被。

算是给你送货上门了,野兽先生。季光虹换上自己的白色睡衣,宽宽大大一直盖到小腿,他屏住呼吸慢慢躺了下去,领主的床又大又舒服,羽绒填充的杯子和枕头,睡在中间就像陷进了绵软的云朵。

那就这样睡吧。晚安。窗外的天色已经很深了,他慢慢陷入无从唤醒的深眠。

梦里有个好听的、带笑的声音轻轻唤他。

哎呀,你真的很喜欢甜食呢。

紧接着伸来一只人类的手为他掖好了被角,手指修长而温暖,末了还在他熟睡的身子上轻拍了几下,像是晚归的大哥哥在哄熟睡的弟妹。

是梦啊。季光虹吸吸鼻子继续沉睡。

第二天早上他正常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猩红色的天花板,尚在混乱状态中的大脑发出一声悲鸣,他这是被野兽吃进肚子了嘛。

然后胡思乱想被床帷拉开的声音划破,初次见面的野兽先生笑眯眯地望过来:“早上好。”

季光虹是正常人,于是他做出了一个无比本能的反应——发出高分贝尖叫声的同时身子缩着往后退,被恐惧逼出的生理性泪水一串串地往下落,很快怀中的小熊头顶就湿了一片。

“我错了我错了……”棕色毛发的野兽先生伸出双爪按下自己耸在头顶的耳朵连声道歉,“我是不是吓到你了?”

“呜……”季光虹紧张地咬住了小熊的一只耳朵,只露出两只水光朦胧的大眼睛看他。

“你听我说……”面前的狮形野兽松了口气,刚要开口季光虹又是一阵哀哭,“呜哇……”

“不是,我——”

“你就不能在我睡着的时候把我吃了啊……呜呜呜……”

“呃,其实——”

“我好想家啊呜呜呜呜……”

“嗯…………”

一人一兽就这样僵持了近两个小时,季光虹终于哭得没了力气,一双眼睛红得像变成了小兔子。

“你别过来……”他有气无力地摆着抵抗的姿势。

“……可你现在在我床上。”狮子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结果这句话却好巧不巧击中了对面的软肋,人类少年突然开始红起了脸,就连露出的脖子和半边肩膀都泛起了可爱的暖色。

哎,真有意思。

“也是哦……”季光虹感觉自己突然没了气势,心虚地垂了头不再言语。野兽先生趁机以自己最友善的姿势伸出了爪子说明来意:“我只是来问你要不要一起吃早饭。”

“你真的不会伤害我?”他感觉这只狮子态度好得可疑。

肚子开始咕噜噜地叫了起来,狮子咧嘴笑得更甚,季光虹暗暗骂了自己一句没出息。

“昨天的蛋糕好吃吗?”依然是粗鲁不堪的声音,但狮子黑色的眸子里满是好看的笑意。

“你出去……”季光虹嘟起嘴,“我要换衣服。”

他身上现在还穿着松松垮垮的薄睡衣,刚才受惊吓的时候右侧滑落了半截,露出白嫩嫩的一片肩。

那狮子好像下意识舔了舔嘴唇,吓得小兔子心惊肉跳。

“你昨晚睡觉的时候没关窗子,背包和外穿衣服大概是被飞进来的雀鸟衔走了,它们最近忙着做窝,特别喜欢软乎乎的布料和亮晶晶的东西。”狮子耸耸肩,饶有兴趣地看着季光虹的脸一会变白一会变红,最后慢条斯理地从身后抽出一个纸盒子。

“你穿这个好了,算是我送你的。”

※※※

等到季光虹真正穿好盒子里的衣服站到镜前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来这里真正的身份是什么。

“我想回家……”镜子里的少年身上穿了件做工精致的女仆装,漂亮的荷叶边和缎带缀满了领口袖口和裙摆,最外面的白围裙在身后系了大大的蝴蝶结,小腿上裹了蕾丝边的白色过膝袜,下面还很贴心地配了双平跟的小皮鞋。

他回头看看倚在窗边的狮子,委屈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转。

“真可爱。”狮子先生由衷赞叹,心里想着要不要明天给他脖子上系个铃铛。

这个念头一秒钟之后就打消了,个人恶趣味的想法果然还是退散吧。

穿着得体常服的领主和穿着女仆装的侍从坐到了同一张桌子的两端,季光虹看着满桌的美食,第一次有了难以下咽的感觉。

“你可以叫我雷奥,真名我不能告诉你。”狮子——啊不雷奥先生用兽爪优雅地抽出一把长面包刀,在季光虹瑟瑟发抖的眼神里用爪尖试了试锋利度。

“你多大了?十五?十六?”名叫雷奥的狮子刷刷切下来两片香喷喷的面包放到季光虹的餐盘里,“应该还在长身体吧?”

“十八……”季光虹慢吞吞地咬着面包,突然感觉有了名字的野兽也并不是特别可怕。

“那你长得真是好小。”狮子大概又笑了,露出一口明晃晃的尖牙,他伸手拿起桌边的牛奶罐往季光虹的杯子里倒,“从今天开始你作为'代价'成为我的仆人,我会好好关心你的营养摄取的。”

“我宁愿你说把我养肥了然后吃掉我……”季光虹咬着杯沿小声嘀咕,心里却莫名放松下来,他想起JJ的话,于是小心翼翼地开口:“我可以随时回家看看吗?”

“不可以。”狮子微微皱起了眉,“从你作为'代价'踏入这片领地的时候开始你就已经属于这里了,城堡和花园都没有确切的边界,但一旦你去逾越,就会发生很多不可挽回的厄运。”

“啊……”季光虹手里挖果酱的小勺掉在了面包上,手冷得厉害。“那岂不是我要和你……”

过一辈子。雷奥点点头表示同情,同时也不忘宽慰他一下,“当然如果你表现好的话,我大概会稍微放开几次让你回去。”

※※※

“表现好”的同义词就是“好好干活”。吃完一顿还算不错的早餐之后,季光虹腰酸背痛地洗了大概二十多件黑衬衫,狮子雷奥大概是个不太在意打扮自己的人,同样的黑衬衫密密麻麻排了长达整个房间的一个大衣柜,他上蹿下跳收了后院里的几张大床单,勉勉强强撑着酸痛的手臂把新洗的衣服挂了上去。

这还只是个开始,整个城堡几百个房间都需要他挨个扫灰除尘,花园里的蔷薇还要剪了好枝子插在大大小小的花瓶里。

每天干那么重的活,身高怎么可能长得起来。季光虹提着水桶擦完楼梯之后愤愤地到楼梯间拿下一个清洁工具,雷奥平时会待在书房里,所以他需要给书架经常扫灰。

环顾四周之后,他在一堆灰扑扑的拖把扫把之间看到了一个十分显眼的、五颜六色的……鸡毛掸子。

“让你用我对我有什么好处?我拒绝,NO.”

就在季光虹拿起把柄的时候突然传来一个淡漠而饱含嫌弃的声音,他稳了稳神,眼睁睁地看着这把鸡毛掸子挑了挑自己的粗眉毛……是的,它有着一对十分英气的粗眉毛……和一张清冷脱俗的脸。

如果这张脸放在人类脸上估计还挺帅的。季光虹伸手掐了掐自己的脸蛋,疼的。既然这个世界上存在举止绅士的狮子先生,那会说话有表情的鸡毛掸子也并不是不可能存在。

啊,不对,它压根就没有什么表情。季光虹手持鸡毛掸子关了楼梯间的门,上楼期间尝试与它进行简短的对话。

“嗯……请问你有名字吗?”他谦虚谨慎,生怕一不小心搞错了什么会让这位鸡毛掸子先生瞬间炸毛,“我叫季光虹,新来的。”

“李承吉。”鸡毛掸子先生闷哼一声。

“幸会幸会。”听上去是个来自东方的鸡毛掸子,季光虹赶紧表示友好,顺便不忘套一点关于这里的信息:“你认识雷奥吗,就是这里的——”

“那只狮子。”干脆利落的回答,李承吉似乎不愿意和人有太多接触,被季光虹抓在手里晃来晃去似乎已经是他的忍耐极限了。

藏书室的门砰地一声打开,季光虹看着面前卷帙浩繁的景象欲语还休,最后只好乖乖认命,用印了小熊的花手帕包住头发开始和自己唯一的战友一起慢慢打扫,李承吉闭了眼蹭过书架的边边角角,倒是任劳任怨十分务实。

半天过后一人一鸡毛掸子终于走到了最里面,李承吉像打扫先前百千个书架那样开始工作,但打扫到最底层的时候突然啧了一声,季光虹没在意,继续拿了鸡毛掸子往里捅,结果往外抽的时候重量变大了好多。

怎么回事?似乎有人在哭?

他顶着后背发毛的压力终于把鸡毛掸子抽了出来,红色的顶端羽毛上多了一只奶咖色的毛绒球,现在正陷在羽毛堆里一拱一拱哭得厉害。

“呜……承吉,你终于来找我了……”

李承吉依旧是挑了挑眉,不过表情稍微松动了几分。

是只仓鼠。季光虹大脑一片混乱,实在搞不清这是什么情况。仓鼠鼓着脸蛋抱紧鸡毛掸子哭了好一会,这才揉揉脏兮兮的小脸看见旁边站着的一大个人,黑色的眼珠瞬间亮了起来:“诶,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你呢。”

“你好,我叫季光虹。”他打小喜欢毛茸茸的可爱事物,笑着伸出手握了握仓鼠的小爪子。

“光虹对吗?”仓鼠性格挺欢脱,很容易就和新来的少年熟络起来了,“我叫披集,披集·朱拉暖,承吉和雷奥都是我的朋友喔。”

雷奥。总算出现了那个他心心念念无比好奇的名字,季光虹头上顶着仓鼠手里拿着鸡毛掸子出了藏书室,找了个台阶坐下来听披集在他耳边细细地讲。

“这片领地啊,是受过诅咒的。”仓鼠叹了口气,“我说我和承吉、雷奥,包括外面的八哥JJ和他的未婚妻白鸽伊莎贝拉小姐都是人类你信吗?”

季光虹拼命点头,这是他目前为止听到的最合理的解释了。

“这片森林原本是一座城镇,雷奥是这里的领主,后来被一个叫格奥尔基·波波维奇的男巫下了诅咒……原因是他被自己的失恋冲昏了头脑。”

“……啊?”情况突然又变得匪夷所思起来了,季光虹对此感觉心好累。

“他大概太爱自己的女朋友了,所以被甩之后一怒之下想要报复整个城镇,不过事实证明在此之前她早就搬走了……所以我们都是无辜的。”披集咬着花手帕哭唧唧,这真是一个鸡毛掸子听了会沉默,仓鼠听了会落泪的故事。

“解除诅咒的话我是不是就能回家了呀?”季光虹磨蹭好久抛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当然。”披集言之凿凿,“我经常偷溜到藏书室里翻各种各样的书,里面给出的解咒方式千奇百怪,但万变不离其宗,雷奥需要找到自己的真爱并给出自己的真名才能解开诅咒,具体情况都有差别,不过这一点是肯定的。”

“差别都在哪里?”季光虹漫不经心地问,隐约感觉自己回家成了一个万劫无期的执念。

“大概就在程度上吧。”披集若有所思,“我看到的版本有接受告白,亲一次,抱一次,生个孩子……不过也就是那么多。”

“哦。”他兴味索然地听着,下楼把李承吉放回原位,把披集送到自己在墙角的窝里,天色不早了,他要为雷奥做第一顿晚饭。

“辛苦了。”走进餐厅时却闻到了饭菜的香气,季光虹站在门前不知所措,雷奥已经准备好了晚餐,香喷喷的奶油浓汤,炖菜和肉桂苹果派。他身上还穿着半干半湿的女仆装,白围裙白袜子一天下来已经快要变成和底裙皮鞋一样的颜色,饭菜上罩了保温的玻璃罩,捧着本书看得入迷的狮子先生倒是不着急。

“二楼的浴室里有洗澡水和换洗衣服,把自己收拾干净之后下来吃饭就好。”

人在屋檐下,季光虹很听话地上楼给自己舒舒服服泡了个澡,把浑身上下洗得粉白红润,换洗衣服是合身的白衬衫和小背带裤,面料很舒服,疲惫了一天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满足地叫嚣。回到餐厅的时候雷奥还在看书,再次开口却是温和而极有磁性的嗓音。

“饿的话多吃点。”

无需他多言,季光虹落座后刀叉动得飞快,不一会儿两块泛着漂亮焦糖色泽的苹果派就进了肚,接下来是浓汤和沙拉,毫无章法的用餐顺序,但雷奥看他一口一口吃得倒是无比开心。

“多谢款待。”吃饱喝足的小动物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再抬头的时候桌上的餐盘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开始考虑事关自己生存的下一个问题。

“那个……雷奥?”季光虹觉得自己这一声叫得好突兀,可这个名字卷在舌尖的感觉让人觉得非常舒服。

“嗯?”狮子英气十足的眼睛笑成一条缝,很友好的表现,于是他鼓起勇气往下问。

“今晚我应该睡在哪里?”

【存个脑洞】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5)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