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Drink Me[外加一篇/小摸鱼]

一杯男友奶茶引发的……|ω•`)

“不喝,嫌弃。”

炎热夏日里一句脆生生的回应,让雷奥顿时愣在了门边上,整个人像被当头泼了盆冰水,任他再怎么宠说这句话的人,也难免有种透心凉的感觉。

坐在沙发上的小少爷翘起嫩藕似的一截白腿,粉嘟嘟的小脸蛋鼓了一圈,让人恨不得立马掐上去试试手感。

“真不理解你们美国人为什么对可乐那么情有独钟。”季光虹托着腮帮小声嘟囔,“你知不知道它还叫'杀精水'啊……”

“不知道。”雷奥挑起眉毛拉开手里的易拉罐,刚从外面买回来的冰可乐已经开始慢慢升温,铝罐外壁现在像他身上一样湿哒哒的。

他在大热的天被派出去跑腿买冷饮,美国西海岸夏日午后的阳光毒辣得要命,好不容易护着几罐可乐回来,结果还没遂了人意,被起床气正旺盛的自家男友这么一通嫌弃,说一点都不委屈真不可能。

雷奥午觉也没睡饱,起床气总还是有一点的。他靠在门柜上一口气把手里的可乐喝干,背过身子开始扒身上的T恤,季光虹意识到他并没有再出去一趟的打算,拖长了声音无比不满。

“喂——那我喝什么呀——”

雷奥拎着半湿的T恤转过身,一个空抓接住了季光虹扔过来的玩具熊。

“这不还有好多嘛,可乐。”他耸耸肩,嘴角勾起的笑容不同于以往。是挑衅,季光虹眯起眼睛,没想到一向好脾气的雷奥也会有这种表情。

只有下半身穿着牛仔裤的美国青年把T恤丢进洗衣篓,开始在起居室里到处找自己的居家背心,看上去丝毫不在意靠在沙发上干瞪眼的季光虹。

室内的温度骤然下降,他知道季光虹故意调低了空调温度,也知道他的目光现在正在他和柜子上的可乐之间游移。找了好半天无果,雷奥开始自暴自弃地光起了膀子,回头看见季光虹还在瞪着自己,于是有点好笑地开口问他:“为什么叫'杀精水'啊?”

“……因为喝多了会降低精子活性。”季光虹没好气地应一声,小手不经意往身后掖了掖,雷奥瞬间明白了些什么,他不动声色地拎出一罐可乐朝他晃晃。

“你真不喝?”

“哼,不喝。”奶声奶气的小鼻音,一点对峙的气势都没有。“你自己全喝完好了。”

“你就那么想降低我精子活性啊。”雷奥失笑,季光虹顿时面红耳赤,扯了沙发上的毛毯把下半边脸埋进去,声音又闷又含糊。

“我又不怀孕……谁管你……”

“那你到底想喝什么?之前也不跟我好好说。”雷奥坐回沙发,伸手去揉那团细软的栗色。季光虹装作不理他的样子,视线却早就在雷奥身上溜了个遍,从肌理匀称的上臂到线条好看的锁骨再到紧实的胸肌腹肌。欧美人的发育似乎更为迅速,雷奥成年后很快就脱离了少年的体态,取而代之的是成熟男人所特有的……性[煎饼果子]感。

偷偷咽了口唾沫,季光虹感觉自己似乎更渴了。而雷奥看他这幅样子觉得好玩,故意伸了个懒腰把牛仔裤又往下蹭了几分。

两条漂亮的人鱼线在眼前毕露无遗,季光虹愤愤闭了眼——这是明摆着欺负人嘛。

“光虹,我可是在问你想喝什么。”一只手伸过来抬起他的下巴,被戏弄的小动物张口就咬,刚才嘟嘴时含着的津[煎饼果子]液顺着唇角滑落。小兔子作势要吞掉面前的雄狮,两人一个不放手一个不松口,最后狮子先软下心来,收回手在腰上抹了抹,继续自己刚才的问题。

“你呀,想喝什么?”

“你出去给我买?”季光虹白他一眼,刚才睡午觉的时候不知为什么突然梦到了茶餐厅,自己拿着小勺捞芋圆,一口一个吃得不亦乐乎,唇齿间满是奶香茶香,醒来的时候嘴里存了满一包口水。好不容易推醒雷奥哄他去买饮料,结果带回来的是一堆红白易拉罐,想想就毁心情。

“那也要先告诉我啊。”雷奥无辜地摊摊手,看上去又回到了那副好脾气的样子。

“才不。”季光虹别过头去,心里还在小小的闹别扭。

“橙汁?”雷奥想了想。

“哼。”不解风情。

“冰咖?”

“哼。”你是装不知道吧。

“牛奶?雷奥努力捕捉季光虹面部最细微的表情变化。

“哼……”有点接近,但冰箱里明明就有,我想喝还用得着你出去。

“奶昔?”

哎,完全偏了。

半天下来没个结果,季光虹赌气翻下沙发,刚想绕过雷奥出去脚下就是一绊,他撑着茶几边缘勉强稳住自己,视线无意间扫过下面的置物层,琥珀色的眸子突然亮了起来。

那里有一盒明澄澄金灿灿的……立顿袋泡红茶。

季光虹咬紧下唇努力维持自己刚树立起的的强势形象,重新陷回沙发开始使唤雷奥,“喂,你去用冰箱里的牛奶……煮一下那个。”

不就是奶茶嘛。雷奥忍住笑伸手拿过红茶盒子,余光看见季光虹在兴致盎然地舔嘴唇。只觉得明明房间里冷气开得那么大,身上却莫名有股邪火四处乱窜。

他稳了稳神打开包装盒,从里面拈出仅有的一个茶包。“你不和我一起去?”

“我……”季光虹歪着头想了想之后斩钉截铁:“拒绝,厨房没空调。”

***

一番折腾后,美国著名花滑运动员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闷头进了公寓里小蒸笼一样的厨房,为自己好逸恶劳的中国男朋友……煮奶茶。

四面八方围拢来的热气似要把他吞噬,打开冰箱门的瞬间雷奥恨不得把自己塞进去冻成爱斯基摩人。

然而始作俑者还在沙发上等自己任性要求的饮料,滚烫的汗滴从脸侧滑落,顺着脖颈一路往下——好痒,雷奥叹了口气拧开炉灶,冰牛奶像他一样开始发烫起来,他投进茶包,看着乳白的液面渐染上漂亮的浅褐色。

他想起季光虹白皙顺滑的肌肤,他一直待在空调屋里,身上只穿了件松松垮垮的大T恤,摸上去大概也是凉丝丝的感觉。

液面开始冒起细小的泡泡,雷奥用小熊勺子挑出半勺蜂蜜,闷热的空气里泛起甜腻的气息。身后的门不知什么时候开了一条缝,大概季光虹在后面偷偷看过他。

雷奥想起他故意使小性子的模样,那感觉还真惹人牙根发痒。

在冰箱里凉了好一会的醇香液体终于入了白瓷马克杯,雷奥舒了口气,如获大赦般往空调屋里走,季光虹眼睛发亮地接过杯子,刚要下口却皱起了眉。

“这哪叫冷饮啊……你没加冰?”

——好像确实忘了这回事。雷奥自觉理亏,顶着季光虹的小白眼回去拿冰格。回来的时候远远看见季光虹捧着杯子这里闻闻那里舔舔,宝贝得要命,把人前人后言行不一演绎得淋漓尽致。

“你笑什么……”雷奥走到沙发跟前,季光虹被他看得心虚,腾出只手去拿冰块。马克杯略微有点沉,他偏坐在沙发上的姿势却又使不上什么力气。

“小心——!”季光虹的手刚触上冰格,另一只手猛地向内侧翻,雷奥眼疾手快甩开冰格扑过去——晚了一步,浅褐色的液体从杯中汩汩流出,季光虹下意识松了手,浓郁的奶茶香气弥散开来,两人之间一时全是甜腻的液体,马克杯掉在交盘的腿上,雷奥正把手撑在上面,温热的液体顺着肌肤接触面滴滴答答地淌。

季光虹大脑一片空白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吸水性很好的棉T恤浸满了奶茶贴在身前,手上腿上被泼到的地方开始微微发红。

然后红起来的是眼眶,季光虹咬着下唇不知所措,纤细的手指拧着衣角,奶茶的温度并不算高,可这种场面只是看着就让人心里极其不舒服。

“雷……雷奥做的奶茶……”季光虹声音里带了很明显的哭腔,清秀可人的眉眼挤成一团,看上去下一秒就要哭出来。

“别这样……光虹。”雷奥身上也好不到哪里去,所幸的是上半身没有穿衣服,在清理上大概会方便一点。

……不过为什么要清理?内心突然涌起一股难以自持的强大反作用力。这种情况……难道不应该索性弄得更脏一点么?

破窗效应。雷奥极力压制住脑海中纷杂的声音,尽可能平静地坐到沙发上,拾起冰格朝无措的季光虹招招手,“光虹,过来。”

小动物磨磨蹭蹭坐到他腿上,身子还有些抖,他垂着眉眼不说话,细密的睫毛投下颤抖的影。雷奥伸手掀开和皮肤[煎饼果子]黏在一起的T恤,轻而易举地把它扯了下来,季光虹被热奶茶浸过的肌[煎饼果子]肤微微发烫,猛地暴露在冷气中显然有些不适应,胸[煎饼果子]前两粒绯色细珠开始慢慢充[煎饼果子]血挺[煎饼果子]立,他本能地抱紧双肩。

“雷奥……我……”

“难得我在厨房辛辛苦苦做了那么长时间。”雷奥慢条斯理地掰出一方冰块,“烫到哪里了?”

“没,没有……不烫的。”辛辛苦苦攒起的气势瞬间崩塌殆尽,小小的草食动物在本能的内疚下被剥去虚饰,雷奥无意间释放出来的气场大得吓人,而他本人似乎对此并无知觉。

“你看,没有奶茶了。”雷奥细密地吻他软乎乎的脸蛋,季光虹的身上有淡淡的奶香气,“还想喝么?”

季光虹不明所以,家里仅有的一个茶包已经用掉了,视线兜兜转转爬上雷奥的身子,他看到自己刚刚泼洒上去的奶茶液滴,脸倏地红了起来,“不……不了……我——”

“那就只有可乐。”雷奥咧嘴一笑,冰块滑上温热的肌肤,所有神经末梢都开始战栗,季光虹努力咬紧牙关不泄出一声虚[煎饼果子]喘,“不要……拒绝。”

后续在第二张图ʕ•͡•ʔ

【FIN】

第一张是一个之前放出过几个小时的……蜜月睡J梗(瑟瑟发抖.jpg

三次元忙忙忙orz,近期短篇会尽快填上(土下座土下座土下座*N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