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Sweet Shoot(情人节贺)

三个情人节和一段无限期长情

Mr & Mr De La Iglesia番外首杀。

正章链接:Mr & Mr De La Iglesia

※※※

【摘自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的20岁日记】

2月13日

去年生日的时候勇利前辈送了很帅气的Traveler's Notebook,虽然当时好好道了谢,但一直都没有用起来,似乎有点资源浪费:)

不过最近的事情真的是越来越多越来越乱了,于是我打算试着记一下自己的日程和安排,如果有什么好心情的话,顺带着写两笔似乎也很不错。

那么要从哪里开始说起呢……唔,几个月前我通过一次意外认识了一个超超超超可爱的中国男孩子,个子小小的像仓鼠,意外的不像印象中的中国人那样拘谨而难以亲近。虽然到现在也很容易害羞,但熟络起来之后可以很自然地接受我有点出格的肢体接触,比如牵手和简单的拥抱。

(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西班牙人,但一次吻面礼严格三下真的太爽了。)

必须再强调一遍,他真的超可爱,还问我需不需要学着亲回去,说话的时候露出那种表情真是太犯规了,中国有一句古语叫“却之不恭”,对吗?

(上帝啊,我有点语无伦次。)

今天在训练场边上休息的时候格斗术教官过来八卦我的情史,还有明天要和什么人出去玩之类的事情,其实完全没有那种东西啦:(我试图用眼神向JJ求援,但那家伙正在跟自己的未婚妻通电话,这样很不厚道啊兄弟。

知道我单身之后她很开心地塞给我两张游乐园嘉年华的票,说这是自己在便利店买避孕套的时候抽奖中的,说她和男友的年龄已经不适合去这种小情侣的场合了,让我放心大胆地去泡妹子……或者汉子。

哦,明天就是情人节,似乎还是个周末。

(好糟糕我都在想什么事情。)

光虹是中国人的话应该不会那么轻易接受从只认识了几个月的人那里来的约会邀请吧?真不安。如果他难堪的话就解释成两个bachelor为了缓解尴尬一起出去玩?或者我可以假装自己失恋了?他那么温柔肯定会心软主动过来安慰我的,但是这么做有点卑鄙:(不是我的风格。

每次和他出去泡咖啡厅的时候他都会要草莓芭菲,巧克力做成草莓味的应该可行。

愿上帝保佑我,阿门。

※※※

“喂,雷奥?”季光虹在周末的早晨被自己的手机吵醒,尽管很不情愿地在暖乎乎的被窝里滚了两下,但在看到来电人的时候瞬间睡意全无。

那人当然不可能是上海组织里的,他张口就是绵绵糯糯的小软音,带着撒娇意味的雀跃让他自己都有点不好意思。

“方便我今天去拜访你吗?”显然是意识到季光虹还没有起,雷奥笑着打趣,同时感觉自己的计划成功了30%——季光虹在赖床,他今天肯定没什么要事。

“哎,你别来我家嘛……我,我和人合租的,他今天带女朋友回来,我自己都要出去避一避……”

季光虹闻言心里一慌,伸手把床头拆开的枪件扫进被子,他租的房子里五步一枪架十步一炸药箱,这个样子肯定不能让人进,特别是雷奥。

也大概是因为雷奥的缘故,他几个月来说谎的脸红频率飙升。

“那太好了!”这句话正中雷奥下怀,他护着口袋里的巧克力挤在地铁里摇摇晃晃,感觉身子快要撞破封闭的车厢飞出去。

60%,当前的进度堪称完美,关键点马上就要到了。

“愿意和我一起出去玩吗?”雷奥沉住气问道。从刚才季光虹的话可以推定他知道情人节的事,尽管为这句话他想了无数种用于解释的原因,但事实证明当实打实的开口时,他所有能想到的只有季光虹清秀可爱的小脸。

对面突然变得安静起来,雷奥顿时浑身冷汗,感觉告死天使现在正趴在自己斜上方的横杆上,眯起眼睛笑着看他。

“你在哪里啊?”听到雷奥话语的一瞬季光虹险些被自己狂乱迅猛的心跳声淹没,反复确认了好几遍之后才回过神来,然而生性内向的他并不认为把这些心情马上回应过去十分明智,反而可能会坏了自己在雷奥眼里矜持的形象。

于是他在被窝里抱着手机打了好几个滚,给披集发了条信息问和人情人节约会穿什么比较合适,这才吞吞吐吐地返回通话界面给雷奥回了个声,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现在脸红着傻笑的样子有多粉嫩。

半个小时后他按着披集发来的穿搭图给自己穿了条松松垮垮的背带牛仔,上身单穿毛衫有点冷,于是他披了件浅色棒球衫,踩上同色系的帆布鞋出了门。

天啊我真是爱死他了。雷奥拐过街角看到季光虹左顾右盼的小身影,忍不住拿起巧克力盒子狠狠亲了一口,他那副打扮绝对是冲着约会的名义来的。

100%。上吧,雷奥。

“等了多久?”他轻手轻脚地靠近,从后面蒙住他的眼睛,同时借体格优势把两人的距离拉近。

“刚到啦……雷奥。”季光虹早就觉察到背后有人,但这种时候应该装傻,他笑着拨开雷奥的手,顺势大胆地靠到他怀里。“我们今天去哪里?”

两只各怀心思的小刺猬藏了自己背后的芒刺,小心翼翼地鼓起自己柔软的腹皮一点点靠近。

他想的是自己心中所想的那样吗?没有牵手,季光虹习惯性地挽过雷奥的胳膊把手抄进口袋里,冬季的确不是太适合恋爱的季节,寒冷真的能让人打起退堂鼓。

“春天要来了啊。”过马路的时候雷奥指给他看一株植物,棕色的枝条上已经鼓起了嫩芽的小包,季光虹点点头,脸上不自主地泛起红晕,雷奥伸手碰碰大衣口袋里的巧克力盒子,他要等待时机。

“光虹之前都怎么过这个……呃,节日?”他想起女教官对自己的八卦,突然也想试探着问问身边的小可爱。

“我之前其实都没有这个概念。”季光虹摇摇头,在上海每天除了训练就是各种任务,除了看着自己长大的师傅和前辈,他基本上不和人产生什么情感交流。虽然因为长相可人经常被不怀好意的人所觊觎,但也大都忌惮着他的能力和人脉,不敢作什么轻举妄动。

“雷奥呢?”他反问过去,比起自己,开朗帅气的美国青年更像是有故事的样子。

“我意识到自己性向的时候很早,在中学。”雷奥大大方方地回应他,“我是gay,所以拒绝了所有在情人节给我送巧克力的女孩子。”

“那男孩子呢?”季光虹顺水推舟,话一出口心跳得飞快。

“没碰到过自己喜欢的。”雷奥语气轻松。“好多都是想泡我的肌肉男。”

“没看出来。”季光虹倚在他结实的臂膀上噗地笑了出来,之前他和雷奥一起去过健身房,他敢发誓雷奥的体格和肌肉是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漂亮的,没有之一。

换一种更露骨的说法就是,如果当时雷奥在更衣室掏出来的是避孕套而不是口香糖,季光虹应该早就沦陷了。

“当然放学的时候也被围堵过,对方是比我高一头的学长。”雷奥笑着耸耸肩,“机车族,带着他的一堆小弟。”

“啊哦。”听上去不是太好的经历,季光虹愣了愣神往上看,雷奥的表情依然很轻松,甚至带着有些怀念的微笑。

“最后我把那人按在地上打得很惨,从此中学里没人再敢动我。”雷奥勾起嘴角凑近他,两人的脑袋抵在一起。“乱想什么呢。”

“没有没有。”季光虹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见他这样雷奥不由得又多想了一会,其实真实情况和他的叙述并不完全吻合。

——他拄着棒球棍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周围地上爬的躺的全是被他撂倒的机车族,浑身青紫叫苦不迭。路边围观全程的年轻女子则瞪大了眼睛,一边拍手一边朝他大喊“Bravo”。

“哎,你跟我来。”那位看上去比他大不了几岁的帅气女性有着一头漂亮的暗紫红色长发,撩起的一侧露出只亮晶晶的耳钉,她踩着几个人瘫软的身子走过来,不由分说地把他拉进街边的暗巷,掏出一张证件在他面前啪地打开。

“想不想当我的学员啊?”他费力睁大发虚的眼睛读出那三个大写的暗色字母,她像捡到宝一样朝他开心地笑着,露出一口洁白的秀齿。

季光虹还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雷奥想到这里猛地停住,小个子的中国青年正柔柔地缠着他的手臂,天真烂漫的样子让他不忍心去欺瞒。

但中国人讲究安稳,如果他知道自己的工作有多危险,肯定又会徒增许多心理压力。雷奥慢慢想着压下自己内心的冲动,同时一个他极不愿意面对的情况也在脑海里浮现出来:万一季光虹真的只把他当朋友呢?自己之前的想法全都是一厢情愿怎么办?

“想逛游乐园吗?”视线“不经意”地扫过不远处巨大的摩天轮,雷奥停下来认真地直视季光虹的眼睛,后者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吓了一跳,粉白色的脸颊上飞起红云,嘴上倒是很顺利就答应了:“好,好啊……”

就像真的情侣约会一样。说毫无防备是假的,季光虹的脑内小剧场反反复复排练了无数遍,但在实打实地听到雷奥询问的时候还是瞬间卡了壳,整个人被心头炸开的粉色烟花轰了个措手不及。

并且雷奥看上去早就准备了整个情人节嘉年华的通票,季光虹在检票口捧着脸感觉自己快飞升了。雷奥无比满意地看着他写满兴奋的小脸,觉得自己可以靠这个可爱的表情活一年。

“先去哪里?”他揽过季光虹的肩把园区平面图展开,周围一对对的全是小情侣,他觉得这个动作可以让两人显得更和谐一点。

“除了常规设施以外看上去没有太多可以玩的地方吧,主要是为嘉年华特别搭建的消费区。”季光虹读着地图吐了吐舌头,小情侣的钱就是好赚。

“我听说中国人在消费上战斗力超强的。”雷奥揶揄着凑过去,季光虹本想为国人解释几句,但想了想自己每个月都有巨额佣金入账,花起钱来一点概念都没有,于是乖乖地靠在雷奥怀里继续看地图。

“我没什么钱啦,虽然家里每月会多少给点,当是零花。”他轻描淡写地扯着谎,自己所了解的雷奥也只是普通大学生,美国人成年之后就和家里断了经济联系,勤工俭学还要还国家贷款,在这方面他必须要给雷奥面子。

毕竟是男人的尊严嘛,还是他……芳心暗许的男人。季光虹想着想着红了脸,折起地图扯扯雷奥的衣角,“先去过山车。”

“好。”雷奥早就记全了路线,接过地图塞进口袋里。“你喜欢这个?”

“嗯……非常喜欢。”其实他之前从未进过游乐园,做任务的时候偶尔会坐在车里看到,五颜六色的气球和糖果摊在眼前一闪而过,仅此而已。

——“等光虹生日的时候一起去吧。”师傅偶尔会在他表达渴望的时候无奈地回应一句,这种孩子气的愿望在成人欲望交织的世界里永远得不到回应,就连生日也只是被组织捡到的日子,之后他越来越大也越来越忙,直到从师傅手里接下王牌的位置那个允诺也没有兑现。

她对他心里有愧,虽然并不明说,但每年都会变着花样送他各种好看的玩具熊,从小到大一直没变过。

从入口到过山车要经过一条热闹的临时商业街,季光虹紧紧拉着雷奥的手走过各种各样的商铺,除了和节日气氛相呼应的花和巧克力之外还有露天茶座和各种各样的娃娃机,他走马观花地看着,但走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停住了。

“光虹?”雷奥也停下了,他顺着季光虹的视线往旁侧看了看,不由得失笑。

季光虹正带着一种如梦似幻的表情看着路边的一只巨型玩具熊,棕色的绒毛在冬日的阳光里色泽很好,脖子上系着华丽的宝蓝色缎带,看上去挺高档。

“这是射击游戏的奖品。”雷奥走过去读那张巨大的海报,有点哭笑不得。“最大的那只需要规定时间内十发十中,这个奖项是给特种兵设的吗?”

季光虹看了眼游戏装置,靶子是移动的,速度不算慢,枪是普通的气步枪,对一般市民而言集中精力打中两三发应该不成问题,但这种事情对职业杀手而言简直易如反掌。

他看看枪再看看熊,咽了口口水。雷奥把他所有的小动作小表情看在眼里,笑着从口袋里翻出枚美元。“你打一次试试?”

在中国长大的孩子没什么机会碰枪,他准备看季光虹打得鸡飞狗跳然后出手英雄救美。

所有的男孩子都有傻里傻气地想在心仪的人面前耍帅的冲动,雷奥也不例外。

季光虹接过硬币看了看,自己又加上一枚,抬头对雷奥甜甜一笑:“我打两次。”

然后他拿起枪试了试手感,雷奥饶有兴味地看他端气步枪有点小别扭的样子,装作不经意的样子出手帮他摆正位置。其实对季光虹而言这个枪只是有点大而已,但他意识到雷奥帮自己校位置的时候整个身子都贴过来了,内心不由得小小地骚动起来。

计时开始,季光虹假装碰巧的样子先打中了一个靶子,然后是第二、三发的连中,打到第四个的时候他用余光看到雷奥开始时抱起的胳膊放了下来,于是接下来的子弹开始擦边乱飞,第八个看上去勉强中了,最后两发直接飞到场外。十发五中,季光虹放下枪,感觉自己演得不错。

“前面几发真漂亮。”雷奥看得很认真,季光虹腾地红了脸,接过那只作为奖品的小熊发卡放进雷奥口袋里。“我只是好运啦……”

“这次我来?”美国青年爽朗地勾起嘴角,然而拿枪的手被拦下了。季光虹把他拉到一边垂下头,睫毛微颤着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我想用雷奥试一下我的运气……可以吗?”

“运气?”雷奥笑着戳戳他软乎乎的脸蛋,“怎么做?”

“刚才雷奥在帮我试枪的时候是不是……算抱了我?”季光虹鼓起勇气说下去:“之前在中国的时候每次参加重要考试之前家里人也会这么做,我妈……大概还会亲我什么的……然后我就会考得特别好……”

事实证明以上全是季光虹自己瞎编的,他说完之后试探着慢慢抬头看向雷奥。脸上肯定红得要命,他能感觉自己身上的温度在慢慢攀升。

“我明白了。”雷奥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平静一点,然而因被渴望而生出的狂喜还是在一瞬间制霸了他的全部思维。身体在这方面永远比意识快半拍,等回过神的时候,季光虹已经被他牢牢圈在怀里了,于是他低头在他发烫的脸颊上印下一个深吻。“这样可以吗?”

“嗯……”季光虹喃喃道,“我感觉很好。”

然后他溜出雷奥的怀抱,平复了一下呼吸之后端起枪开始正常发挥,一连九枪全部中靶,然后最后一枪——

气枪弹擦着铁皮靶的边缘划过,季光虹愣愣地看着二者相撞擦出的火星,只觉得自己满怀期待化成了泡影。

“哎呀……”他鼓起脸蛋从摊主手里接过一只中号玩具熊,蜜色的毛绒布手感也很不错。季光虹和它大眼瞪小眼地看了几秒,最后还是珍惜地把它抱在了怀里。雷奥在一边笑得开心,心情大好地把他揽到自己身边问:“你还要打吗?”

真的是来自东方的神秘力量,他心服口服。

“算了。”季光虹恋恋不舍地看一眼中间的那只大熊。如果一次高命中可以用运气搪塞过去,两次的话就不好解释了,他还是要保持自己中国好青年的形象。

“挺像你的。”雷奥伸手抚平蜜色小熊脖颈上的粉红色缎带,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可是那只棕色的更像雷奥。季光虹心里闷闷地想着,打算回去之后在网上买个同款凑成一对。

“我们哪个比较可爱?”他举起熊晃晃,问了个傻乎乎的恋爱问题。

“你。”雷奥斩钉截铁,“但光虹喜欢的东西也都很可爱。”

“不完全是。”两个人排进乘坐过山车的队伍,季光虹很舒服地往后靠到雷奥怀里,一双眼睛亮晶晶地往上看。

“也有很帅的东西,超帅气的。”

※※※

游乐园真是世界第九大奇迹。

逛到下午四点钟的时候两人坐在摩天轮旁边的露天咖啡厅里休息,雷奥像往常一样搅着自己冒着热气的美式,季光虹拗不过寒风要了草莓味的热可可,只觉得两腿累得发软。

但真的好开心。他眯起眼睛看着天边淡薄的夕色,摩天轮下已经排起了两人一组的长队,雷奥的声音在身边响起:“你想坐吗?”

季光虹看看那一对对情侣再看看雷奥,最后还是笑着摇了摇头。

“等雷奥有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和他一起坐吧。”他放下纸杯很认真地看向他的眼睛。“我今天过得很开心,谢谢你……雷奥。”

我们还不是情侣,对吗?季光虹怀疑中国人的某种文化通病在自己身上格外强烈,极致的快乐过后往往是无可救药的空虚和压抑。

但想想确实如此,真实的他和雷奥、和这种生活着实相差太远。心里猛地涌上一股酸涩,季光虹下意识地抱紧了怀里的小熊,下巴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它毛绒绒的头顶。

“又胡思乱想什么呢。”雷奥看他这样不由得苦笑起来,继而伸手轻轻抚着他的头顶。“光虹有真正喜欢的人吗?”

他从一开始就想知道的问题,两个人见面之后腻到现在差点忘掉,不过还不算晚。

“有,有啊。”红晕在白皙的肌肤上一点点蔓开,季光虹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抬起双眼,眸光闪闪烁烁。

雷奥看上去并不着急的样子,他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多久才能拿到一个答复,是好是坏,都能让他躁动的心绪从此尘埃落定。

“这样,我们回去吧。”雷奥了然于胸,随即温柔地拉起他的手。没有答复,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模棱两可的态度。季光虹闷闷地点着头,感觉自己的呼吸一点点冷却下去。

走到半路他意识到有点不对。

“雷奥?”他手忙脚乱地扯住他的衣角:“这不是去出口的路啊。”

“我知道。”雷奥侧身捧起他的脸,季光虹被看得一阵慌乱,想要拨开那双手却浑身僵着动弹不得。

他快要急哭了。只撩不说,你这算是什么。

“我也想测试一下某种事情。”雷奥浅浅地笑着把他拉到小路的拐角,季光虹越过他的肩头看到他们最初走过的商业街,棕色的大熊在暗下去的天色里安静地坐在奖品堆的顶端,夜晚的人群大都聚集在摩天轮下方,他们所处的地方十分僻静。

“嗯……有一个西班牙古风俗。”雷奥想了想缓缓开口道,“勇士出征前如果和他两情相悦的恋人吻过他箭袋里所有的箭,那么他在战场上就会箭无虚发。”

事实证明以上全是雷奥自己瞎编的,但季光虹听得出神,领会到他的意思时脸上顿时一烫。

“怎么样,光虹……要不要试一下?”害怕听到拒绝的回答,雷奥紧张地观察着季光虹的反应,越来越暗的光线里他的表情变得模糊不清,周围的声响像是瞬间被吸走一般,下一秒他听到季光虹软糯而羞赧的声音,温柔地敲击着他的耳膜。

“是……十下……对吗?”

雷奥认真地点点头,季光虹把小熊放到一旁的长凳上,回身闭上眼睛踮起脚尖,手臂慢慢勾住雷奥的颈子,嘴里小声地记着数。

“一……”他凭感觉吻上雷奥的唇,咖啡和薄荷混合的香气,身上泛起酥麻的感觉,随后他意识到雷奥揽住了他的腰。

“二。”短暂的分开之后季光虹再次鼓起勇气吻了过去,一回生二回熟,这次他把嘴唇微微张开,一点点用自己的唾液去濡湿两人相接的地方。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雷奥的手臂越收越紧,季光虹恍然感觉自己被悬空抱了起来,但此时的他顾不得那么多,只是拼命试探着伸出舌尖去撬雷奥的唇。雷奥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回应他,于是季光虹一赌气拉开上半身,缓口气重新把唇贴上雷奥的,呼吸开始变得紊乱。

“八。”他慢慢舔着雷奥的唇缝,腿软得打颤,分开后他整个人伏在雷奥身上低声喘息。“还差两个……呼……”

“九……”季光虹带了点小性子加大了接吻的力度,手指在雷奥肩头打着转。“最后一个——”

“十。”还没等季光虹反应过来,雷奥按住他的后脑勺主动出击,唇舌的防线被瞬间攻破,季光虹紧紧贴在雷奥身上不让自己滑落下去,纠缠越来越激烈,一瞬间他竟以为两人已是多年的恋人。

是不是错觉谁知道呢。雷奥慢慢止住了这个吻,结束的同时向他勾起一个抚慰的微笑。

“来吧,光虹。”他拿起小熊放到他怀里,伸手从钱夹里掏出一张国父。

季光虹乖巧地点点头跟上他,他已经很累了,但此刻却生出莫名的兴奋。

他想赌一次。

然而和他赌的人在坐庄。

雷奥接过气步枪掂了两下,只觉得和自己的M16相差甚远。季光虹在一旁抱着小熊屏住呼吸,只觉得周围的空气冷得几近凝固。傍晚的光线并不好,他听见雷奥开始推弹上膛,第一发出膛和打出命中时的声音几乎重合,随后几发接连跟上,速度快得惊人。

真正的弹无虚发,打完的气枪弹噼里啪啦地往下掉,雷奥的子弹每次都能打在靶子的正中央。季光虹看得瞪大了眼睛,这种水平他在上海特训的时候也没能达到过。

“节日快乐,亲爱的。”雷奥抱起那只惹人羡慕的大熊慢慢走过来,季光虹还在发着愣,抬头对上雷奥温柔幽深的黑色眸子,整个人从鼻尖红到耳朵。

“你……叫我什么呀……”他有些慌乱地接过那只熊,确实好大,一只手根本抱不过来,雷奥伸手拉过那只偏小的抱在怀里,腾出一只手揽过他的肩。

“光虹,我亲爱的。”雷奥偏过头吻吻季光虹温热的脸颊,轻笑着把手臂绕过他的脖颈。

“是你借给我的好运,还不信吗?”他用指尖点了点自己的唇,季光虹羞红了脸把自己埋进熊里,过了好久才从绒毛间传来一个闷闷的声音。

“我相信。”

“那现在去坐摩天轮?”雷奥继续问。

“嗯!”季光虹抬起头,暖色的大眼睛闪闪发光。

“好极了。”雷奥接过季光虹怀里的大熊,转身把一大一小两只寄存在路边的咖啡店里,两人重新往摩天轮的方向走,十指紧紧相扣。

You are the one who can make the moments last forever.

※※※

“其实我之前就自己做了巧克力想送给光虹……只不过害怕一开始送会被当成义理巧克力,所以现在才拿出来。”

离地几十丈的高空上,雷奥掏出口袋里捂了一天的巧克力盒子,用手摸了摸突然有点尴尬。“我想大概已经化掉了……”

“什么呀。”季光虹咯咯笑着拿过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之后摸出一块用锡纸包好的巧克力,从外形看应该是只拿着花的小熊,但里面显然被雷奥的体温弄得化成了膏状。

“味道好棒……”他揭开锡纸慢慢舔着,水红色的舌尖一点点挑着粉白交织的巧克力。雷奥坐在对面撑着脸看着他满足的表情,很贴心地拿纸巾抹去他唇角沾上的膏体。

“雷奥是第一次做巧克力吗?”摩天轮继续向上走,雷奥笑着点头。“你喜欢的话以后单做给你。”

“这样。”季光虹扫完锡纸上最后一点巧克力,若有所思地舔了舔嘴唇后突然无比懊恼:“啊……我应该给雷奥留一点的。”

巧克力留下的甜美气息在狭小的空间里一缕缕绽开,他们所在的坐厢慢慢升到最高处。

“我想不用了。”雷奥伸手把季光虹的身子拉近,嘴角向上慢慢扬起。

“节日快乐。”季光虹乖巧地抬起下巴,嫩粉色的唇瓣微微张开,像是在邀请着什么。

“多谢款待。”

【FIN】

※首先大家节日快乐~leoji还可以再战一百年w

※原题目是那个三个情人节和一段无限期长情,也就是说原计划里会有三段,然而我当前日程排得无比满,剩下部分只能说尽量更。

※三个情人节分别是确立关系的情人节(本篇),婚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正章七年之痒过后的情人节。所以尺度的大小……嗯是递增的w

※备用链接:Mr & Mr De La Iglesia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2)
热度(1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