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Bubbles(上)

短篇三章完结,群内梗,深夜福利。

※※※

季光虹梦见自己掉入了深海,好莱坞大片里都有的那种漆黑深邃,鱼群逡巡着往来,时不时有笼着一团暗色的大家伙从底层滑过。

悄无声息,他越堕越深,腥咸的液体灌入口鼻,呼吸变得困难且沉重。

然后落在海底,腰上撞了硬硬的东西,大概是珊瑚礁什么的,海水压迫着鼓膜,浑身上下都是酸酸胀胀的痛。

头顶的光虚晃而过。

※※※

“重度睡眠不良。”面无表情的心理咨询师皱起眉头,“你是大学生吧,考试周?”

“不不不我上班好几年了……”季光虹坐在凳子上战战兢兢,只觉得室内的暖气哪怕开到40°C也中和不了这个叫李承吉的韩国医师自内而外散发出的彻骨寒意。

“不要乱喝日本人搞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什么眠眠打破的。”医师拉过一张表单开始写,笔走龙蛇,他用余光瞄了一眼,只觉得这人深得中医真传。

“我个人主张食补,但和一个中国人聊这种事情似乎没什么意思。”李承吉摆摆手示意他可以走了,季光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继续发问:“可是这些药真的管用吗?我感觉自己的幻觉越来越严重了,它们每天都像真实发生在我身边一样——”

“你有幻觉,刚才怎么不说?”李承吉“啧”了一声拉回处方。“仔细点。”

“就是……大海……”季光虹支支吾吾,其实让他说也说不太清楚。

“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大海,自己不停地往下沉,越沉越睡不安稳,却又无法清醒。”

“幻觉在哪里?”李承吉问道。

“醒来之后会发现自己床上,卧室的地板上有大片大片的水迹,并不是咸水,但我没有梦游的习惯……房子是新租的……我……”季光虹说不下去了,他最近的神经高度紧绷,现在浑身上下都在打颤。

“你现在觉得自己有能力辨别真实和虚幻吗?”对面似乎叹了口气。

“当然可以。”他十分坚定。

“那样的梦境每晚都有吗?”李承吉开始引导性问话。

“是的。”季光虹下意识地回答。

“醒来之后的水迹是真实存在的?”

“是的……”他又开始发抖了,“我很害怕,我告诉自己是幻觉。”

“你真的没有梦游史?有没有家族隐性遗传?”

“绝对没有,我上个星期出了一次差,和我睡一间屋子的同事说我睡得特别乖。”

“你在那时做关于大海的梦了吗?”

“做了,但是——”季光虹有点小犹豫。

“只有在我家里才会出现水迹……我睡在其他地方的时候都会做梦,但不会发现相应的证据。”

“唔……”作为一个正规医师李承吉还没有不靠谱到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相信怪力乱神的地步,于是他决定先听一下就诊者的想法。

“你个人认为这是什么因素?依我来看你现在的整体精神状态很正常,只是单纯的休息不好导致了轻微的神经衰弱。”

“我……”季光虹欲言又止,坚信了二十几年马克思主义唯物观无神论的中国青年纠结好久,终于哆哆嗦嗦地开了口:“医生,我怀疑我的新家里闹鬼。”

“这里是正规的心理咨询室。”李承吉有点无奈,但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那我该怎么办?”季光虹欲哭无泪,他被调到美国上班还不到两个月,房租交了一年份的,早知道会遇见这么奇葩的事情他就应该多看看国内sns平台上的各种吐槽君。

“不过我倒是认识一个泰国神棍,你如果信超自然的东西可以见见他。”对面挑了挑眉毛抽出自己的钱包,把处方连着一张名片一起推了过来。

“这都是有效且安全的安眠药,虽然大概不会帮你解决灵异问题,但我想对防止你这种想象力丰富的人用脑洞把自己逼死还是有点效果的。”

季光虹接过处方和名片道了谢,李承吉是刚和自己接洽不久的心理医师,他的毒舌和淡漠全院知名,当然年轻有为又是另一回事。

泰国神棍……不会是家里养一堆古曼童,对话三句不到就向你拼命推销佛牌的那种吧?

时间还早,季光虹把药塞进背包里,拿出名片把地址一字一字地敲入手机搜索定位,那个叫披集·朱拉暖的泰国青年住在一家花店楼上,屋里屋外全是馥郁的香气,房东兼店主是一个叫切雷斯提诺·查尔蒂尼的美籍意大利人,很热情地接待了他。

“你可以叫我乔乔,披集住在二楼,现在大概还没有起床,他习惯在周末补觉。”

“哦……嗯……”季光虹接过对方递来的咖啡杯,顺便用余光打量着周围,很正常清新的室内装饰,不知道二楼是什么样子。不知过了多久上面终于传来响动,乔乔示意他可以上去了,于是季光虹小心翼翼地慢慢往上挪,生怕一不留神碰到什么东西。

“哦,对了——”楼梯上到一半的时候楼下传来乔乔的声音,季光虹愣住了,“什么?”

“小心——”带着口音像唱歌一样的英语,他想冲到楼梯边缘,脚下却是一绊摔了个跟头,再想摸索着站起来的时候手上不知何时爬了什么毛绒绒的东西。

平白无故碰到活物,季光虹满脸冷汗尖叫起来。

“……仓鼠。”乔乔在楼下十分无奈。

※※※

“所以你感觉自己撞鬼了?还是个水鬼。”眉目俊朗的泰国青年眯起眼笑着,二楼的装修比一楼还要清新可爱,果绿色的基调,圆滚滚的浅色布艺坐墩和设计简洁的书桌橱柜,房间主人的性格和推荐他的人简直像是冰火两重天。

年龄相近的两人很快熟络起来,在这冷冰冰的资本主义世界里充分展现亚洲发展中国家人民的深情厚谊。

季光虹咬着披集端出来的芒果布丁点点头,房间里既没有古曼童也没有佛牌,唯一显得比较与众不同的是满地乱跑的仓鼠,但习惯之后感觉倒还挺舒服的。

“……我感觉它好像要在你头顶上做窝了。”披集伸手从他头顶揪下来一只肥嘟嘟的金丝熊捧在手心,“不可以哦,这是客人。”

“没事的。”季光虹笑笑,放下盘子像披集一样去抚弄一只暖黄色的仓鼠,小家伙被突如其来的宠爱弄得晕晕乎乎,其他仓鼠见状都纷纷往他怀里跳。

“它们好喜欢你啊。”披集惊喜地感慨着,“容易被小动物亲近是一种相当难得的天赋。”

“如果最近缠上我的东西有它们一半可爱就好了……”他苦笑一声,“天啊,披集,帮帮我。”

“承吉具体是怎么说的?”披集也开始认真起来,他的韩语发音快且含糊,猛地听上去一口一个“李长今”。

季光虹简要把自己在咨询室里了解到的一切讲给了他,披集听完笑了起来,放下手中的仓鼠道,“这并不是闹鬼啦,不过我敢肯定的是在你新房子里肯定有什么非日常的生物。”

这比你直接说闹鬼更可怕好吗?季光虹默默腹诽。

“承吉虽然对鬼怪之类的东西嗤之以鼻,但他感受这种事情特别准确,什么是幻觉什么是真实的灵异事件分得很清楚,所以他推荐你来找我。”披集浅浅一笑,“你回家多留意有水的地方就是了,只能你自己去做。”

“我自己?”季光虹瞪大眼睛,“如果我被它伤到了……怎么办?”

“你看它们伤害你了吗?”披集指了指他身上的仓鼠,小家伙们蹭得正欢。

“可水鬼又不是仓鼠——”季光虹有点小崩溃。李承吉说得没错,光凭想象力就足以把他自己逼死了。

“我没说是水鬼,是有很强攻击性但可以好好沟通的生物。”披集眨眨眼睛,“他们不会随便接近人类,你身上肯定有吸引他的东西,所以不用害怕。”

“所以回家试试?”披集起身拍拍他的肩,季光虹脑内一片混乱,但还是很羞耻地开了口。

“呃……披集……你这里有没有那什么,我是说……类似于法器之类的东西……”

“没有。”披集失笑,“你以为我真是神棍啊,我是有正常工作的上班族,只不过能看到的东西比别人多而已。”

他送季光虹下楼,临出门的时候顺手从乔乔的花池里抽出一束娇艳欲滴的粉玫瑰送给他。

“别想太多了,回家好好泡个澡,休息一下。”披集冲他很好看地笑了笑,眼睛亮晶晶的。

※※※

有水的地方。季光虹在街上逛着吃了午饭,说什么都不想马上回家,披集给他的花束沉甸甸地塞进了背包,他漫无目的地走了大半个市区,最后坐在街心公园的长椅上抽出纸笔开始描画自己新家的平面图。

一厨一卫一卧再加一个阳台的小型公寓,卧室其实和起居室连在一起,因为压根没什么访客所以干脆合二为一。

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季光虹满脸黑线,除了卧室之外的房间都有水和管道嘛,自己简直就是被包围起来了。

天色一点点暗下去,最后还是要回家。季光虹从路旁的茶餐厅打包了一份虾饺,磨磨蹭蹭地走回到公寓门前,他深吸一口气掏出钥匙开门,一片寂静,房间里的东西和他离开时相比没有任何变化。

进自家门反倒像做贼一样。季光虹鼓起脸蛋把房间里所有的灯打开给自己壮胆,然后……抱起一床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只圆滚滚的球。

天啊天啊天啊,披集的话他越想越怕,什么叫攻击性很强的非日常生物……

房间里的暖气很足,季光虹裹着厚被子不一会就热得喘不过气来,躲躲闪闪地露出来半张脸,房间里还是安安静静的。慢慢冷静下来之后,他发现自己浑身湿漉漉的全是虚汗。

果然需要洗个澡,小小地叹了口气之后季光虹想起披集送给他的花,他喜欢花但并不会养,所以泡澡也算是种好选择。

万一这么做可以驱邪呢?纤细的手指把花瓣一片一片摘下放进浴池里,他听见身后有轻微的水声。

怪事。季光虹后背一凉,赶紧把浴缸放满了水,扒光衣服就往里面跳,温暖的感觉舒缓了心中的不安,他伸手去拿自己的草莓味泡泡沐浴乳。倒在掌心慢慢揉搓着,从肩头到胸口一路往下。

抹到一半他突然抱紧胸口,怎么突然会有一种……被窥视的感觉。

“有,有人吗?”季光虹自以为很有气势地喊了一嗓子。结果是显而易见的,没有任何回应,于是他继续提心吊胆地洗澡,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开始小声哼起了歌。

“We meet in the night in the Spanish cafe~I look in your eyes just don't know what to say~It feels like I'm drowning in salty water~ohhhhhhhh~”

事实证明季光虹糯糯的嗓音根本没有Sarah Conner那么大气雍容,越到最后声音越抖,简直连不成调。

早知道就不作这个死了,明天去游泳池洗澡也可以的……他伸手摘掉肩上的花瓣,拉过浴巾开始擦身,浴缸里的水面一片平静,他惯性一样继续哼唱下去。

“J…Just one last dance~before we say goodbye~when we sway and turn around and round and round——”

“It's like the first time.”

和不明的水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好听的男声,放在其他场合和这首歌配在一起倒是挺浪漫的,但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季光虹身子一僵跌坐在浴缸里,花瓣水飞得到处都是。他机械地转过头看着自己浴缸旁边的马桶,没错是马桶,他的神智很清晰,刚才那个声音是从马桶里传出来的。

“喂……”他倒抽一口凉气,马桶上什么都没有,盖子和水箱好端端地合着,这是个新公寓,灯光下白惨惨的瓷件看得人心里发虚。

一不做二不休,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早死早超生。季光虹提起湿透的浴巾围上,闭上眼睛走近把马桶盖子狠狠往上一掀。

然后他睁开眼睛,还是什么都没有。

什么情况?季光虹陷入了彻底的混乱,之前恐慌的情绪一点点散去,现在他最强烈的感受是自己被耍了。

我还治不了你不成。他鼓起脸蛋从光洁的桶壁上刮下几张鳞片,很漂亮的深灰蓝色,不知道是什么物种的。

说不定是条咸鱼。季光虹气乎乎地想着,抓起一旁的洁厕灵就往里面倒。

“你下手还挺狠的嘛,明明长了张那么可爱的脸。”

又是身后冷不丁传来的声音,季光虹猛地回身,看清自己浴缸里的东西时手里的马桶刷子下意识地掉在了地上。

“啊哦……”挟裹着花瓣的水流漫过脚面,季光虹一脸茫然地盯着舒舒服服半躺在自己浴缸里的不明生物,第一反应竟然是他没穿衣服。

“变变变变态——你这是私闯民宅!”他后退两部抱紧胸口,对面显示被他的反应吓了一跳,意识到他在说什么之后顿时失笑。

“你身上的东西快掉了。”有着漂亮灰蓝色尾部的人鱼在浴缸里笑得无比开心,季光虹下意识地看了看自己身上,浴巾已经滑到了腰际,他一边满脸通红地地把它重新揪起来,一边死死盯着罪魁祸首不放。

“你……你偷看我洗澡……”

“呃,有什么可偷看的吗?”雄性人鱼笑得更甚。季光虹看一眼他线条好看的胸肌腹肌,内心猛地升起一股强烈的自卑感。

不得不承认的是,忽略下半身巨大的鱼尾,这个非法入侵者的脸放在人类世界里真的非常帅,上半身的比例和曲线也漂亮得要命。

思维混乱了片刻,季光虹低下头瞟了对面一眼,那人,不,那鱼正撑着脸看他,一副玩味的表情。

“休战谈判。”将双方的体格力量进行对比之后,季光虹很难为情地伸出一只手。

“可以。”人鱼轻笑着握住他的手,“你叫什么名字?”

※※※

场面一时间变得十分微妙。

季光虹穿着粉红色的浴袍坐在浴缸边的小板凳上,那只自称雷奥的人鱼坐在他的浴缸里,重新加满的水面上浮着柠檬香气的白色泡泡。

“人鱼族有连接穿梭水脉的天赋,大概一个月前我不知道为什么接到了你这里。”曲线优美的尾鳍挑起一个泡泡蹭到季光虹脸上,他红着脸把它拍走:“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

“我已经回答完了啊。”雷奥非常无辜。

“你在我浴室……我不管是马桶还是浴缸里潜伏了多久?”

“没有多久。”雷奥垂下尾巴想了想,“大概从发现你长得很像我的初恋开始。”

“哈?!”季光虹觉得自己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我是人类……男的……”他头晕脑涨地捂紧自己发红的脸,一手抄起身边的电吹风。

“你再不老实交代我就放水然后逼供了……”

“骗你玩的。”热风呼呼的吹过来,雷奥连连摆手,好不容易等季光虹冷静下来,他用手把自己的棕色短发往后捋了捋。“这真是个意外,一个月前我把两个水脉连在一起之后没想太多直接就钻进去了,探出头才发现是那个地方。”

他笑着用手指了指季光虹身后的马桶。

谢天谢地你不是从下水道里钻出来的。季光虹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大概是在庆幸自己童年以来对人鱼建立起的印象没有毁于一旦。

“我出来的时候你在洗澡,淋浴喷头放水的声音很大,所以你没有注意到我,我也没打扰你。”

“但是你之后每天晚上都来,还爬到我床上,害我做噩梦还去看了心理医生。”季光虹白他一眼,“你有没有点公德心……”

“我很抱歉。”雷奥抬起黑色的眸子与他对视,季光虹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在那样的目光下自己整个人都是赤裸裸的。

“算……算了……”他摆摆手,“我不怪你,但以后不要再来了可以吗……”

“可以啊。”雷奥很开心地笑着摊开手,季光虹隐约有种不祥的预感。

“但你已经用那种东西污染了这片区域的水脉,我一时半会走不了。”雷奥撑起上半身拨开水面,季光虹抓起身旁的洁厕灵瞪大眼睛。“这个?”

“没错。”雷奥无比肯定。“人类对自然的扰动很可怕,强大且不稳定,对这种事情我是无能为力的。”

“那我明天租辆车把你扔到海边。”季光虹扬起眉毛。

“你真的要这么做?”雷奥笑得眼睛弯成一条线,“那么不情愿收留我?”

“你又不是田螺姑娘什么的,待在这里只会耗我的水费。”季光虹无比头疼,他如果也想要洗澡该怎么办啊。

“我可是知道你洗澡时的小癖好。”雷奥若有所思,“比如说——”

“停,停——我答应你——”季光虹扑上去堵他的嘴,脸烫得可以把水烧沸,他是一个有正常生理需求的单身青年,经常在浴缸里做的事情……害羞如他真的连自己都不愿去想。

太缺德了。小小的中国青年又羞又气,大半个身子陷在浴缸里都没发觉。

“真乖。”雷奥心满意足地抓住他的手把他拉近,“愿意和我立一个契约吗?”

“什么契约?”季光虹瞬间警觉起来,安徒生童话在童年的教育意义还算深刻,然而现在他近乎浑身湿透地泡在水里,雷奥的手臂温柔而有力地环着他,两人之间的距离近得过分,无比暧昧的气氛下他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我不会伤害你。”雷奥凑过去闻了闻他的后颈,像是在确认什么,“你没有过性生活?”

“啊?”季光虹愣住了。他,他刚才在说什么?

“纯得要命……”人鱼喃喃道,“真是太棒了。”

“你想做什么?”季光虹开始小小地挣扎起来,然而鱼尾盘过来缠住他的腰,雷奥扳起他的下巴,指尖轻轻撬开他的唇齿。

“呜……你……”身上又酥又痒,生理性泪水从眼角滑落,泡了水的浴袍沉得要命,季光虹的手掌无力地撑在人鱼胸口,他眼睁睁地看着雷奥吻下来,大脑变得昏昏沉沉。

“那是……我的……初吻……”他抽泣着捶打过去。

是梦吧,梦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是梦。

又是大海,深邃不见底。

他飞速下坠。

【TBC】

※分开发防和谐。

※脑补了Leo和小季的Just One Lust Dance双人滑,所以用了歌词。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