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新年贺】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的片的名字

※全员温泉梗,主leoji,有奥尤维勇克里斯和他的棕发小哥,韩泰是……路人情?

※时间线:架空的某年冬天,维勇大婚已定奥尤暧昧交往(尤里已成年)leoji恋人状态全垒打已完成。

※一般不写维勇,官方赛高。写的话维克托和勇利之间一般不会表现出什么差异,不过个人倾向维勇,没有不适的话请慢用w

※※※

“冬天泡温泉最合适了呢。”

二十四岁的日本青年温和地笑着向初至长谷津的众人介绍自家的温泉,季光虹觑了一眼他右手上的金戒指,感觉此时这位前辈身上的气质莫名的……端庄贤惠。

大冷的天一堆GPF选手聚到九州岛来泡温泉,如果不是维克托突发奇想要和勇利在长谷津搞一次世界GPF选手交流会,这种事情听上去简直像是天方夜谭。

名为交流沟通,实为度假联欢。然而东道主的阵容实在是太具有吸引力了,以至于季光虹的教练在看到他手机里的邀请函时当即立断,不由分说地给了他一个礼拜的假期,临上飞机前还殷切嘱咐他,要善于学习,取长补短。

然而他的关注点并不全在于此,至少大部分不在。

世界职业选手的圈子就像一个密密麻麻的网络,虽然所有参与GPF的选手都被发了邀请函,但可以肯定的是,有维克托在克里斯一定会去,有尤里在奥塔别克一定会去,勇利自然会邀请披集,而披集去的话肯定会拉上他和雷奥。

所以重点来了,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雷奥也在。雷奥也在。雷奥也在。

飞机起飞的时候季光虹感觉自己真的飘起来了。啊!来啊!快活啊!温泉啊!度假啊!小蜜月啊!

脑海中浮现出最后一个词的时候季光虹被自己没羞没臊的想法吓到了,啪地一下把脸埋到手里,滚烫滚烫。

而现在他光脚站在乌托邦胜生的温泉边上裹着浴巾不知所措,脸上甚至烫得比之前更厉害,不知道是温泉蒸汽的缘故还是其他的缘故。

“进,进池子不能穿衣服吗?”他有点发窘地看了眼自己粉色的小熊泳裤。

“嗯……不能啊,光虹君很不适应这个?”勇利很耐心地跟他解释,看了眼他涨红了的小脸笑道,“如果不习惯的话可以去里面的木桶浴。”

“啊,不……我还是……”季光虹偷偷瞄了眼雷奥在的方向,雷奥已经在温泉里了,因为温泉的缘故脸也有点红,手上有一搭没一搭地翻着长谷津的旅游小册子,他能感受到他的视线也在往这边飘。

一旁的克里斯早就端着清酒放飞自我了,奥塔别克靠在角落沉默寡言地晕池子,身边尤里一边嘲讽一边给他灌牛奶,没了手机的披集突然失去了理想,头向后仰在毛巾上陷入深沉的放空。

脱就脱了。季光虹眼一闭心一横,转身走到储物柜前把自己的泳裤扯掉,回到温泉边上尽量很不起眼地掀开身上的毛巾,身子刚没到水里腰上就环过来一只胳膊。

“哎呀……”中国青年小声抱怨着自己的男朋友,暖乎乎的身子半推半就地蹭过去,头顶传来一声轻笑。

“最近练得不错,怪不得做四周跳的时候那么漂亮。”

“雷,雷奥也是啊……”他低了头,手掌大胆地在水下伸出去碰恋人结实好看的腹肌和人鱼线。

“那边的人是谁啊?”移不开雷奥的手季光虹只能尝试着移开话题,温泉的确有某种神奇的功效,不消半分钟他整个人就放松了下来,像只小动物一样软趴趴地窝在雷奥身边。

“唔,克里斯的助理吧……不过我想没那么简单,你看那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噗。”季光虹轻笑出声,“那你说我们算什么?”

“恋人吧,不过总会有一天变成那种样子的。”雷奥很认真地回答,季光虹带了点痴迷地看他成熟的样子,红着脸点点头不再说什么。

子曰食不言寝不语泡池子的时候就应该闭嘴安安静静地感受恋人的体温。

一旁回过神来的披集看着池子里的一对对无比难过,JJ和未婚妻以及意大利兄妹去了男女混浴的池子,埃米尔似乎也跟过去了,孤立无援的他只能小心翼翼地戳自己身边的李承吉。

“那个,你不觉得我们两个都在这里在散发着单身狗的清香吗?”

单身狗。应该没用错,这个词是季光虹教他的,他说这是中文俚语。

对面先是无动于衷,继而轻飘飘地瞥过来一眼。“你也喜欢狗吗?”

什么情况?!!Get不到点啊!!!

“啊!实际上……我,我很喜欢各种小动物……”

比如仓鼠。披集哭笑不得。

自己挑起的对话,浑身冷汗也要好好继续下去呢。

※※※

泡完温泉的众人呈现出一片东倒西歪的状态,不知道是舒服的还是热晕的,按地域可划分为日式跪坐,俄式斜抱,俄式叉腿坐,哈萨克式沉思,瑞士风情侧卧,加式J型躺,泰式盘腿等。

季光虹把后背往雷奥怀里一靠,感觉自己的北京瘫清新脱俗。

“唔,因为是冬天所以这里显得比较安静呢,如果大家夏天来的话就会有特别多的祭典。”维克托啜了一口清酒,脸上露出怀念的表情,“不过在这里的时间里还是尽可能放松自己吧,想要练习的话可以去优子小姐的冰场喔。”

“不过天快黑了,观光的话还是最好还是等到明天?总之大家自由活动就好。”勇利笑着抚平自己被揉皱的浴衣,“晚饭的话随时都有。”

“我对日本的电影文化很感兴趣呢。”克里斯舒开身子悠然来了一句,“客房里的电视可以放DVD吗?”

“可,可以啊。”几滴明显的冷汗从东道主夫夫额上流下,“声音不要放太大就好。”

“附近有租录像带的店,我之前逛过。”尤里懒洋洋地回应,“里面东欧的小众文艺片还不少,克里斯想要的那种应该需要出示证件证明成年。”

“Merci~”克里斯飞过去一个眼波,奥塔别克甩回去一个眼刀,对面轻声笑着起身,伸了个懒腰问众人,“还有人要租DVD吗?”

“要鬼片!”尤里挑衅一般道。

“那我也要。”披集笑着举手,“主要想和泰国的对比一下嘛,有点好奇。”

“如果有的话请借一下《追忆似水年华》。”难得JJ如此深沉而文艺。

“我就不需要了,我要和萨拉去散步。”

“米奇到哪里我就到哪里~萨拉不会介意吧?”

(李承吉表示没有听你们在说什么并且觉得你们好吵。)

“光虹不想看电影吗?你一直都那么喜欢好莱坞。”身后雷奥的声音温柔地响起,季光虹心里一动,回头对上那双稳重的黑色眸子,他歪着头想了想,“那我也要惊悚片吧,好莱坞的。”

缩进恋人怀里发抖尖叫也是小浪漫的一种呢。

结果最后克里斯和他的男友助理林林总总地抱回来一堆DVD,他扫着眼花缭乱的封面里抽出几盒自己想要的,然后码好分到一边掏腰包付钱。

五盒够他们看一星期了,抱着DVD回房间的时候季光虹这样想。雷奥靠在床头听音乐,麻绿色的温泉旅店服已经换掉了,取而代之的是宽松的长袖棉T恤和渐变的蓝色夏威夷大裤衩。放在此前季光虹绝对会对这种服装嗤之以鼻,然而他现在正飞快地考虑着自己应该去哪里买条同款。

因为好帅啊……真的好帅啊……在雷奥身上看起来好帅啊……没办法雷奥就是那么帅啊……反对无效无效无效全部无效。

他把影碟盒子往床头柜一放,身子轻盈地往床上扑过去。

果然被一双坚实的胳膊接住了。季光虹两腿一缩,像之前一样倚到雷奥怀里。被当成人肉靠垫的美国青年就势把两手环到他身前,有点小不安分地摸索着。

“一个赛季过去了都没有好好碰光虹呢。”

怀里小人儿轻轻颤抖着拨开他的手,刚泡完温泉不久整个人身上的肌肤都是粉白粉白的,他红了脸小声嗔怪,“别急啊,我跟披集要了章鱼烧,如果他突然敲门进来怎么办?”

“我想吃光虹和光虹吃章鱼烧哪个比较重要?”雷奥笑着拉过来他一只手,另一只手不轻不重地去捏季光虹满是胶原蛋白的小脸,二十多岁的中国青年看上去还是嫩得能掐出水来。

“我吃章鱼烧比较重要。”季光虹斩钉截铁。这才是天朝子民的正确回答,食色性也,以食为先。

十分钟之后他从门口回来,手里端了个盛满章鱼烧的食盒,用竹签挑起一颗往雷奥嘴边送。

“啊——”

“味道不错。”雷奥咽下章鱼烧,翘着唇角朝季光虹眨眨眼睛,“你不坐回来吗?”

“我想放个电影。”他拿了最上面的一张朝雷奥晃了晃,然后蹦蹦跳跳地跑到床前的影碟机把片子推了进去 。

“《驱魔人》?”雷奥拿起影碟盒子看了看,“你胃浅的话我建议你先吃完或者不吃……”

“我还没神经脆弱到那种地步啦。”季光虹爬到他身边,但还是在片头结束之前迅速解决了自己的章鱼烧,抱了个自己带的熊公仔靠到雷奥身边。

“你不许剧透。”

“好的我不剧透。”雷奥看他把半张脸藏在小熊身后的紧张样,忍不住笑出声来。

“也不许笑我。”他仰起小脸抗议。

“好的不笑。”

“我害怕的时候——”

“我抱紧你。”雷奥认真道。

“嗯嗯。”小动物红着脸低下头,乖乖盯紧屏幕。破碎的小提琴音和神秘的男声低吟很快就把气氛吊了起来,然而一开始是很普通的考古工地画面,季光虹歪着头咬了小熊耳朵,突然感觉好莱坞惊悚片也没什么,是自己刚才紧张过度。

然而没过多久他悔得肠子都青了。

影片刚放过半,恶魔的面孔在少女的幻境里频频浮现,配着紧张的配乐和阴冷的光线,季光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

“雷奥……我,我要和你换位置,我这里靠门……我感觉好像有风……”

“好的。”

“不不不你那里靠窗子……呜呜呜呜……”腿刚横过雷奥半个身子他突然一停,整个人浑身发抖不知所措。

“这样可以吗?”雷奥忍住笑把他拉进自己怀里,胳膊从两侧环过去,然而没怎么看过恐怖片的季光虹还是不敢把脸转过去,哆哆嗦嗦地直接把他的衣服掀开往里一钻。

“雷奥……你的十字架为什么没带……哇啊……”

雷奥看着胸口鼓鼓囊囊的一团,终于笑出了声,“刚才泡温泉的时候摘掉了啊。”

“光虹那么害怕的话我感觉还是算了。”雷奥侧耳听了听隔壁隐约传来的尖叫声,似乎是披集的,他摸过遥控器把DVD的画面切掉。

“嗯……”过了半晌季光虹才把脑袋慢吞吞地退出来,转过脸看了眼屏幕上的熊猫纪录片,小小地叹了口气缩进雷奥怀里,“我们不是要看一晚上这个吧?”

“你说呢?你借的都是恐怖片。”雷奥伸手拉过床头的影碟盒。“《电锯惊魂》,《死神来了》……倒都挺经典。”

“我明天送给披集看好了。”季光虹抱紧小熊嘟起嘴。

“其实美国的恐怖片很多都只是造成生理上的不适,也就是血腥暴力的场面比较多。”雷奥用指尖弹了弹影碟盒的封面,“真正善于营造恐怖气氛的还是亚洲影片。”

“为什么这么——”季光虹刚想开口问,雷奥笑着指了指隔壁的方位,他马上乖乖闭了嘴。

“最后这个是什么?”雷奥翻到最后,一个黑色的塑料盒子,没有任何标签。季光虹一愣,凑上去仔细看了看。

“我不知道,看上去是暗色调的外壳就拿了。”漂亮的娃娃脸上满是迷惑。

“那……放一下看看?”

※※※

“Chéri~我借的无码版呢?”

“还要再来一次吗?”棕发的欧洲青年轻笑着揽过自己的恋人,低头轻吻着他翠色的眸子,“管它呢。”

“也是。”克里斯轻声笑着翻过身子,眉眼弯起像一只慵懒的猫,“这次用什么姿势呢?”

“能让你尖叫起来的。”

肢体再次交缠,金发的瑞士青年眉梢一挑。

“我好期待。”

※※※

“呜呜呜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伽椰子还在楼梯上喀喀喀地爬啊爬,然而披集已经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气氛了,他把裹在自己身上的衣服被子一甩,踩上拖鞋近乎崩溃地往走廊里跑。

“雷……雷奥……光虹,你们在吗……?”

敲了半天没人应,他一个人冷冷清清地站在走廊里,隐约可以听到自己半开的门里传来的咒怨配乐。

苍天啊。他想以头抢地。

走廊拐角处传来木屐哒哒的声音,一下一下,披集瞬间浑身发冷,往后一缩就要尖叫起来。

“你干什么。”

李承吉没有开口,但他此时的表情是这样的,有点类似于季光虹发过来的表情包。

关怀智障的眼神.jpg

“嗯……Hi~”作为国家代表选手之间的交流,披集觉得自己还是要保持一定的个人形象,面带微笑站姿挺拔打招呼的尾音抖三抖。

也就只有尾音抖那个是真的。

“呃,要一起看个电影吗?”披集觉得自己的邀请礼节很到位,虽然他心里想的是看恐怖片的时候身边放张扑克脸说不定会有安心凝神负负得正的效果。

“No.”李承吉视线往自己手上的小木盆一摆,他还没把泡温泉时的东西放回去。

“不不不就一会,陪我一会拜托了——”泰国青年的眼神无比真挚恳切。

李承吉闷哼一声,几乎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不过他隐隐觉得披集的笑容下面藏了什么不好的东西。

※※※

“哦,好无聊。”露着肚皮的大型猫科动物伸手去抓床头的玉米片袋子,“奥塔,我赌最后死的是那个女人。”

“哪个?”沉默的哈萨克青年似乎深陷在了情节里,听到尤里的声音时一愣神。

“胸大的那个。”对面白过来一眼,把手中的玉米片在他的牛奶杯里蜻蜓点水地一蘸。

“是吗。”奥塔别克想了想,“我已经好久没这样看过影片了。”

“我很少去电影院看电影,因为那里总是有哭哭啼啼的小姑娘和乱动乱跑的熊孩子。”

“或许也是因为你太有名了。”对面认真道。尤里闻言一愣,继而像掩饰什么一样抓起玉米片往嘴里狂塞,“谁,谁知道……”

“喂奥塔,你以前都看什么样的电影?”屏幕上的男男女女还在尖叫着逃亡,不过他已经不太想看了。

“哈萨克斯坦本土电影很多都是讲述蒙古时期的或者苏联时期的,军事战争片比较多吧。”

“喔。”尤里咧嘴一笑,声音微微上扬。铁石一般的战士和硬汉,典型的阿尔京风格。

“其实很多看到最后都是战争爱情故事,英雄和他的姑娘和马。”奥塔别克喝干玻璃杯里的牛奶,黑色的眸子幽暗深邃。

电影播进片尾,一直在聊天的他们到最后也不知道死了几个,奥塔别克起身关了影碟机。

“不回房间吗,尤里?”

“我说过你可以叫我尤拉奇卡。”美貌的俄罗斯妖精有点烦躁地扯着自己的金发,奥塔别克是个很诚实的人,但这种不蔓不枝的诚实刚正也往往让他头疼得要命。

“那你有什么,哈萨克斯坦的英雄?”他危险地眯起自己宝石般的眸子,“你有你的冰刀,像是战马一样。”

“还有其他的。”奥塔别克站在地上,看着他目不转睛——一只漂亮且战斗力旺盛的俄罗斯大猫。

“好极了。”尤里露出一个带有挑衅意味的笑容,“你怎么证明?”

只见奥塔别克点点头,坐回他身边很用力揽住他的肩。尤里喉间一闷差点没咳出口老血。

啊,普利塞提同志!啊,阿尔京同志!

去他娘的革命友谊!!!

尤里气打不出一处来,恨不得立刻去敲那个长了头漂亮黑发的榆木脑袋。

然而下一秒奥塔别克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有些干涩的唇上传来一个温热柔软的触感。

“尤拉奇卡想的,是这样吗?”

奥塔别克最温柔最笨拙的一面。

下意识捂着嘴脸红了片刻,尤里猛咳一声扬起下巴,内心有只猫在撒欢地张牙舞爪。

“当然不是。”他示威般地拨开奥塔别克的手,长腿一甩跨坐过去,凭着自身的重量把他的上半身压下,低喘着尝试了一个深吻。

“这样,笨蛋。”

※※※

“刚才是不是有人在敲门……”客房的小浴室里,雷奥轻喘着靠在浴缸壁上,手上的动作停了片刻。

性盛致灾,割以永治

无比羞耻而舒服地被万恶的美帝国主义压榨完毕,季光虹晕晕乎乎地接受着雷奥的清理,嘴上小声抗议。

“明天带我去逛街。”

“好的。”

“我要买好多好多东西。”

“嗯。”

“你付钱。”

“没问题。”

“还要吃拉面和蛋包饭。”

“光虹做什么都好。”雷奥笑着把他圈得更紧,小小的身子很舒服地拱了拱,“谁叫你欺负我。”

“唔,我想想——光虹还记得刚才看过的恐怖片吗?”雷奥的声音含着略恶质的笑意,季光虹感觉自己耳边掠过凉丝丝的气流。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小拳头擂上雷奥光裸的肩头,季光虹整个人滑进水里,闷着头抖得厉害。过了好久才平静下来,一双带水的大眼睛惨兮兮地往上看。

“光虹还没有见过我真正欺负人的时候呢。”雷奥轻笑着吻上他湿漉漉的额头,伸手把他从浴池里捞出来裹上毛巾。

“雷奥——”被放到床上季光虹立刻缩进被窝,只露出自己的半张脸,眼睛气鼓鼓地瞪着。

“别怕了,我抱着你睡。”雷奥掀开被子半倚到床头,想了想还是留了盏灯。

“晚安。”

※※※

“挺好看的。”李承吉面无表情地把《咒怨3》的碟片放进影碟机,伸手推了推床铺中心鼓起的一坨。“你没意见的话我继续看了。”

你想看的话带走看啊……

缩在被子里的披集流下了悔恨的泪水,这简直是引狼入室。

他没有误判负负的形势,只是不知道这是加法而已。

※※※

长谷津冬日的空气的确是很棒的东西,和泡完温泉后缀上一两瓣腌渍樱花的清酒一样给人以直沁心脾的舒爽。

“维克托不想看点电影吗?”勇利慢慢饮着自己杯中的醇酒,两人并肩坐在廊下,他身上裹了件厚披风,而维克托依然穿着薄薄的温泉浴衣。

“我的夜晚有你就够了。”刚才还在以一种如梦似幻的表情凝视着夜空的银发美男子,回过头向他粲然一笑。

【FIN】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3)
热度(4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