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Emergent Affair(ZleojiA/paro)

仓鼠梗更新,下午外出,晚上发车。

※※※

这个世界上总有一些很有意思但并不容易搞明白的事情,比如薛定谔的猫,披集的仓鼠。

雷奥是被痒醒的。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他下意识地去看身边的季光虹。

他不在。雷奥猛地清醒过来,正要掀开被子去找,发现自己睡衣前胸处不知什么时候鼓起了一块。

一只仓鼠,凌晨昏昏暗暗的光线里,它趴在自己身上睡得香甜,小嘴舔着自己的乳首,仿佛那是一颗美味的谷粒。

“不……你给我下来……”又痒又胀的感觉从胸口蔓延到全身,雷奥整个人都烧了起来,他连忙去抓那只仓鼠,手伸过去却是一片光滑。

他真的被吓醒了,喘着气眼神空洞地望着天花板。凌晨四点,身子沉得要命,季光虹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到了他的被窝里,整个人缠在他身上,呼吸轻而平稳。

雷奥不知所措地往下看,他的手按着季光虹的手,季光虹的手按在他胸口。是梦,一场虚惊。

然而心还在怦怦怦怦地跳个不停,睡梦中微妙的幻感和现实里少年腰肢的柔软触感纠缠在一起,下身令人面红心跳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他轻手轻脚地推开季光虹,摸黑走到浴室里扯掉睡裤。

这都什么跟什么。右手摸索到两腿之间解放自己,雷奥半闭着眼看向前方灰暗的瓷砖,思路芜杂。

他梦见他是仓鼠,可醒来他是男孩。

他的一切都暗示他是仓鼠,但血液检测说明他是人类。

他喜欢男孩子,他喜欢碰他,他的身体对他起反应。

那只仓鼠正要发情。

结果先发情的是他。

他在自己的指间射出,白色而浓稠的浊液,积攒了很久的结果。雷奥摇摇晃晃地从浴缸里站起来放水冲洗,好不容易处理干净,窗外的夜色已经开始变淡了。他换上新内裤光着双腿返回卧室,开门看见季光虹披着被子坐在床上,两眼紧张地盯着门边。

“你怎么醒了?”雷奥低声问,不过他并不需要答案。

“因为雷奥不在。”男孩像小动物一样快乐地扑上来挂住他的脖子,雷奥想起那只仓鼠,身上又开始发痒。

“明天我去睡沙发。”雷奥躺回被窝对他解释,“这样就不会打扰到你了。”

“不要。”季光虹重新缠了上来,两个人的腿都光着,一时间气氛无比暧昧。雷奥伸手把他稍微推开一点,很认真地直视他。

“光虹,你究竟是什么?”

人还是仓鼠,我需要一个答案。

“不知道呢。”软软糯糯的声音,“雷奥想让我是什么?”

“我只想让你不要勉强自己。”雷奥叹了口气,如果是仓鼠他也认了。

“我想是雷奥喜欢的样子。”栗色的发丝再一次蹭到他的肩头,季光虹乖巧地蜷在他身边,伸出小手捂他的眼睛,“你再睡一会嘛。”

季光虹的身子温温热热的很舒服,雷奥闷哼一声翻身,无意识地把他圈到怀里,睡意逐渐浓重。

“这种事情……不要乱说啊……”

※※※

“我就不问你为什么睡过头了,雷奥。”早晨坐在餐桌旁吃饭的人变成了三个,姑且可以认为是三个人。披集在桌子上破开一只温泉蛋,“你今天是夜班?”

“不然为什么那么正大光明地赖床……”棕发青年回得有些心虚,瓜田李下,什么有的没的披集都能想得出来。

“我可以再涂一点吗?”季光虹捧着表面顶着颤巍巍一层草莓酱的吐司,歪着脑袋看雷奥手边的果酱瓶。

“仓鼠本来是不能吃人类食物的,因为钠含量太高了。”披集吸着温泉蛋的蛋黄若有所思,“不过在承吉的最终报告出来之前我们还是决定相信光虹是人类。”

“所以?”雷奥叹了口气,又拿起一片吐司刷了厚厚的一层,反手盖到季光虹的吐司上,“好好吃饭,吃完我们出门。”

“嗯嗯。”少年开心地伸了粉红色的小舌头去舔边缘溢出来的草莓酱,雷奥撑着脸在旁边看得出神,真是天真烂漫到不像话的二十二岁。

早餐过后就是为出门做准备,雷奥穿了普通的私服,运动羽绒外套和牛仔裤。季光虹被披集拉走了,那家伙是摄影师,闲散的衣服还是有不少的。

“雷奥——你看这个怎么样?”

“这还是女装吧……”他靠在墙边听音乐,冷不丁被披集喊了一嗓子,季光虹身上穿着米色的小风衣,下缘是花苞型的,拢着被紧身牛仔勾勒出漂亮线条的腿。

“这个看上去算是比较中性的,他的身段太小了。”披集一本正经地解释。

“好好好。”雷奥一边蹭上自己的运动鞋一边开门,季光虹很乖地跟到他身后,然而刚出门没几步他就愣在了原地,惹得雷奥回过头看。“你怎么了?”

“你不拉着我吗?”小脸上满是委屈,“就像昨天那样……”

十几分钟之后两人十指相扣走到了雷奥在的警署,向大厅里的姑娘打过招呼之后,雷奥轻车熟路地摸到自己在的办公室,前辈站在门口吸烟,看到身后的季光虹时眉毛微微扬起。

“这就是你昨天托我办的事?没有。”女人笑着把烟捻灭,“整个州失踪的华人里面都没有姓季的。”

不算是意料之外。雷奥叹口气推开办公室的门,“我自己看一下。”

“这孩子好漂亮。”前辈见他松了手,笑着凑过去捏季光虹软乎乎的小脸,“养得那么好不太可能有家庭虐待。”

“没有。”季光虹很认真地点头,“雷奥对我很好。”

“唔,那小子确实人不错。”她忍了笑耸耸肩,雷奥已经开始坐到电脑前敲键盘了,办公室里好多女孩子好奇地往他那边看,季光虹被拉着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心里莫名有点烦躁。

“是雷奥带你来的吗?”有姑娘过来问他,季光虹低头应了一声,不知为什么很不想说话。

“那你是雷奥的什么人?”有点咄咄逼人的问题,身边的女人刚要开口解释,季光虹抢先一步。

“男朋友咯。”昨天披集就是这么说的。

敲键盘的声音停下了,雷奥身子一僵机械地转向沙发,“光虹……”

对面一脸“我没说错什么啊”的无辜表情,倒是他的脸先烫了起来。

“你小子艳福不浅——我是说,恭喜——”前辈捂着嘴笑倒在沙发里,继而认真道,“深柜很厉害嘛……雷奥。”

“唔,的确没有。”雷奥假装没有听到她在说什么,“我今天晚上再过来。”

“你的班调到明天白天了。”女人走到门口查了下出勤表,“Lucky you.”

“挺好。”他很自然地向沙发那边伸手,季光虹蹦蹦跳跳地跑过来挂到他身上,身后不知有谁吹了声口哨,他听得心痒,深吸一口气像示威一样揽住他的肩。

So what?

※※※

“接下来雷奥要把我怎么样呢?”

两人并肩坐到街心公园的长凳上,季光虹手里捧着杯热牛奶,冷不丁冒出来一句。

喂喂不要把话说的被害妄想感那么严重啊。

“养着你。”雷奥失笑,伸手揉他的栗色短发。

“我大概真的是仓鼠吧……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个样子……”他的声音突然有些沮丧,低头盯着自己的小皮鞋,“雷奥不感觉奇怪吗?”

“你是不是还会,呃……我是说,变回去?”雷奥收了手认真地看着他,有点紧张,或许因为隐约期待着的并不是肯定的答案。

“做不到。”季光虹咬着吸管坦白,“完全没有那种感觉,作为人的认知也越来越清晰了。”

的确,他所表现出来的言行比昨天更像是正常人类了。

“但有些生理方面的事情大概还是会像仓鼠一样吧……比如说夜间比你们更兴奋一点。”装牛奶的纸杯被喝空了,雷奥接过来放到脚边。

“雷奥怎么看?”温热的气息靠得越来越近,美国青年想了想,大胆地把胳膊环过他的腰。

“做你自己,光虹。”他认真道,“这就足够了。”

“嗯。”小小的少年靠在他胸前,冬日的空气寒冷彻骨,但雷奥感觉自己怀中人的体温越来越高。

“我们回去吧……”片刻后季光虹的声音轻轻响起,“我感觉我身上……有点奇怪。”

※※※

夜里季光虹变得很不安稳,周身散发着淡淡的香气,在床上蹭得精疲力竭但毫无入睡的迹象。在唱歌唱得嗓子快哑的时候,雷奥决定采用一种成熟可行的人类礼仪。

他低头吻住季光虹漂亮的薄唇。芬芳的气息渗入延髓,怀中人被突如其来的进攻弄得不知所措,身子慢慢瘫软下来,不到半分钟就舒服得蜷成了一团。

“那个,雷奥……再来一次。”指尖在他胸口圈圈画画,季光虹从被窝里探出半个脑袋,黑暗里也能看得出他的小脸有多红。

“乖乖睡觉明天早上还有一个。”捏到了小仓鼠的软肋,雷奥舒出一口气。见他有点失望地把脸埋进枕头,他凑到他颈旁小小地啄了一口。

“快睡。”

像是电流通过全身一样,季光虹的身子微颤起来。雷奥很适时地轻抚着他的背,不一会儿身侧就传来了平稳绵长的呼吸声,他依旧保持着环抱他的姿势,困得要命,已经不想去想早晨起床的时候手臂会麻成什么样子。

一夜无梦。醒来的时候季光虹小小的身子撑在自己上方,红着脸期期艾艾。

“你醒了啊……”

“早安。”被吻了双颊的少年显然有点失望,但还是捧着发烫的脸坐到了餐桌旁,一天过去披集已经开始对这种事情视若无睹,把自己的手机推到雷奥面前。

“承吉的邮件,他拜托大学实验室的导师做了加急出来。”

“和人类基因序列完全重合啊……”雷奥咬着火腿片傻笑,“那么好。”

“作为报答你跟他说我要把自己亲爱的室友送给他。”

“我晚上和他约了街拍。”披集挑眉。

“非常好,工作那啥两不误?”他心情很好地打趣,引得对面连声抗议,“因为他本来就是个衣架子,并且还不要钱——”

“总之就是你要夜不归宿。”雷奥一语中的,“我要晚上七点钟左右才能回来,光虹大概要自己在家两到三个小时。”

“哦。”季光虹似懂非懂地听着两人的对话,拿起小勺又给自己挖了点草莓酱。

“我记得房东留下来的固话还有点话费,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雷奥想了想,抽了根手指饼干在季光虹的盘子里就着草莓酱涂出自己的电话号码,“记好了。”

“好的。”季光虹红着脸看了两眼,然后伸了粉嫩嫩的小舌头去舔。披集一副“我已经瞎了”的表情,拉回自己的手机开始刷社交网络。

“那个可以教我吗?”雷奥出门的时候听见身后满是憧憬的声音。

※※※

“你多给了五瓶的钱。”吃完午饭雷奥抱着一堆草莓酱出了面包店,刚拐过街角店员小姐就急急忙忙地追了出来,手上还沾着贴招聘启事的糨糊。

“昨天店里碎了三瓶,门口碎了两瓶,算我的。”他爽朗地一笑,这事没法继续解释。

中午过后下午很短,日光好像一点都不想在街道上多待片刻,四点过后天色就已经昏暗了。雷奥回到之前和季光虹一起待过的街心公园。这里视域很好,他打算在这里待到七点左右。

结果刚过六点电话就响了,季光虹细微破碎的声音从听筒里响起。

“雷奥……嗯,你现在在哪里……呜……”

心漏跳了几拍,雷奥的声音不自觉地大了起来。

“光虹,你是在家吗?你怎么样?”

“我身上……好难受……”声音越来越低,最后听筒“啪”地一声掉在地上,雷奥屏住呼吸去听,然而对面一阵嘈杂后再也没了声音。

上帝啊。他心里狂躁地嘶吼起来。远远望见交接的同事到了路口,雷奥匆忙招了招手,抓起自己的东西掉头就跑。脑袋里把所有可能的情况都想了个遍。

他只想让他平安无事,无论他是什么。胸口的骚动越来越强烈,季光虹柔柔的笑脸在眼前色彩纷杂的街道上晃过来晃过去,最后一片昏暗,少年伏在他的胸口往上看,一双暖色的大眼睛亮亮的。

“我想是雷奥喜欢的样子。”

【TBC】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7)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