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Glorious Days

深夜发病+文风复建+手稿修改产物。看上去是一个少年中奖成王的故事(……)。

※※※

他侧卧在粗陋的铁笼里,口鼻间满是腥甜的气息,眼前一片黑雾,不知是房间光线的缘故还是自身感官出了问题。脚镣上包好的破布碎掉了,旧刺磨着新皮扎进深层,他吃力地爬起身用麻木的手指去抚,几只老鼠被他的动作惊起窜向墙边,身后的门吱呀一响,朦胧的光线射入,他整个人一颤,本想捂住眼减少刺激,但还是忍不住逆了光去看。来人苍白而高大,短平的黑发下是严峻如冰的眼神。

“德·拉·伊格莱西亚,出去。”那人解了他笼上的锁链,见他木着不起身,伸手欲去拉他。

“不用。”棕发自脸廓滑落,他忍痛扶着铁条站起,认出了面前的典狱官,“但还是谢谢你,格奥尔基。”

“您不必这么说。”格奥尔基·波波维奇平生第一次对一个阶下囚用了敬语。或许是为面前落难的年轻人的高贵气质所折服,他看着他摇摇晃晃地向他走来,不禁手按胸向邻国的废王储轻施一礼,“邻国的加西亚殿下想要见您。”

“堂兄终于要处理我了?”一声苦涩的笑从喉间挤出,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抬手遮住额头,太阳穴剧烈地疼痛起来,“请带路吧。”

※※※

十个月以来他第一次见到天空。十个月以来他的梦境始终被那夜如血的夜色染红。叔父站在被污血涂溅的王座前狞笑着把手中的酒杯向他砸去,他一剑斩空被泼洒满身,通体热血瞬间凝固。

那是他父亲的血。

拿下这个叛逆。尖利的枭叫划破夜空。先王被巫术蛊惑你就要趁机篡位吗?

亏我还以为你是个孝敬的好孩子,召你回来探望你的父母。面目可憎的摄政王俯到他耳边轻声道。加西亚已经接管了你的军队,如果你不想让伊莎贝拉她们出事的话,最好乖一点?

他被涌入殿内的全副武装的卫士按在地上,鲜血顺着额角流下模糊了视线。

※※※

“所以这就是你们父子的好计策,用四分之一的国土和一堆废掉的王族来向邻国摇尾乞怜稳固政权?”

“谁允许你直视我了,雷奥?”手杖狠狠地击落在肩胛上,雷奥咬着牙轻声笑出来,略长的棕发向后甩去,近一年的牢狱生活让他变得消瘦而憔悴,身上布满了篡位者派来的酷吏施暴留下的伤痕。即便如此,他黑色的眸子依旧光芒不减,配上本就鲜明的面部线条,甚至显得比以往更加英气逼人。

“被废的王族只有你一人而已。”面容猥琐的新王储脸上带着嘲讽的笑容,“因为我可爱的堂妹们都坚信她们曾经敬爱着的大哥哥是个道貌岸然的弑君者。”

“够了。”最后一丝制住狮子的理智几欲崩断,“你打算让我活到什么时候?”

“我怎么会让你那么轻易地死掉,亲爱的堂弟。”加西亚·德·拉·伊格莱西亚俯身抽出随身的匕首轻拍他瘦削的脸颊,“德·拉·伊格莱西亚家的人不会死在异乡,哪怕他是多么大逆不道。”

“好极了,这是我今天从你嘴里听到的第一句人话,加西亚。”下一秒脸上被划出一道血痕,雷奥眼都不眨一下,“说吧,什么时候?”

“这个月底。”加西亚起身慢条斯理地用手帕拭净匕首,雪白的亚麻布连着他的血被踩在脚下,他向囚徒咧嘴一笑。

“在我迎娶你漂亮的东方未婚妻的时候。”

※※※

“狮心理应配龙血,雷奥。”他还穿着立储典礼上的盛装,父亲站在圣堂的窗口轻抚他的肩头。“你十六了。”

“是的。”结合了铠甲设计的袍服,金属的护甲上纹了狮子的徽记,他猩红的大氅拖到地上,大块的彩色玻璃上剪影俊美而挺拔,“您要结盟?”

“并且打算压上我最重的筹码,我的孩子。”君主直视他的眸子,“我为你定了我能想到的最好的亲事。”

“和东方的龙族?”他蹙起眉,虽然十六年里没有喜欢过什么人,但生性自由直率的少年还是对政治性婚姻下意识地排斥。

“最好的,雷奥,纯粹上等的龙血,龙族的皇女。”

低沉而慈爱的话语还在耳畔回响,他从囚车里惊醒,狭小的顶窗外是苍蓝的下弦月。

他甚至从未见过她一面,那个素不相识的姑娘。

※※※

玉杯碎在地上的时候整个朝堂都是无声的。

“反了她了……”威怒满面的皇族家长整个身子都在颤抖,“这是要给我皇朝丢脸吗?”

“公主出逃抗婚事关重大,但陛下龙体要紧……”浓妆艳抹的女人伏在地上花容失色,“臣妾管教不当,还请陛下治罪。”

“治你的罪有用?!”一掌用力击在案上,“三位公主的姻事都有宗人府记录在案,上个月画像已经送去了,这种关头皇族血脉如何能替?”

“陛下……”一时间众人没了声响,皇族的龙血之相绝非任何宗室旁支所能比的,即便有相貌相似者也只能是王的亲生子嗣,四下静寂,突然一个略显尖刻的声音从后堂响起。

“陛下莫不是忘了自己年轻时做的荒唐事了?”

点翠鎏金的凤冠,满朝大概也只有这个人物胆敢在此时口出此语了,一片低沉的请安声中,母仪天下的女子朱唇轻启。

“陛下的三位公主都有在册,可不是还有未册的皇子么?”鸾步挪移到殿前,皇后的眼神冷里冰凉,“虽然身份下贱了些,但我看模样也算是好的,不比妹妹的掌上明珠差。”

“胡闹!这……”被驳了颜面的王面红耳赤。

“这是为了王朝社稷。”她厉声顶回,“他们想要龙血就与了他们,缓兵之计而已,绵延子嗣之事可以用心体发育未成拖延,等公主找回来再替换也不迟。”

“难道陛下还要留他立储不成?”被戳及心头痛处的女子唇上似要滴出血来 。那个卑贱的私生子。

※※※

“儿臣……领旨。”他跪在冷宫的石板地上,只觉得院子里从来没有过那么多鲜艳的色彩。

“公公,我这是要走吗?”棕色的眸子微微睁大,“去哪里?”

年迈的宦官会想着今日下午听到的话,心里不由得一阵唏嘘。

——小公子人长得秀气,身子骨也小 倒是很适合呢?

——按西国礼俗,这红霞帔是不能用了。

“老臣只消说一句,您根骨聪慧,自然是能懂的。”

“您讲。”他敛了眉听。

“老臣要恭喜殿下了。”

殿下。季光虹听着这个自己从未得到过的称号,余光瞥见身侧几个怎么看怎么像妆奁箱的红漆木箱,心头猛地一凛。

※※※

“你会是晚宴开始时的节目。”

雷奥很清楚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王都的角斗场,自己此前常来的游乐地,那时他年轻气盛无所畏惧,现在依然如此。

只不过换了所处的位置。

他透过黑漆漆的栏杆,看到满是尘土的场地对面同样困于狭道的雄狮,它好饥饿的样子,加西亚那家伙真是用心。

让人生不如死的方法的确有很多呢。婚典结束的礼钟声从远处响起,他抬头看见竞技场缀满鲜花的高台上灯烛被点亮,也只有那种恶质之人会在人兽厮杀的地方大摆筵席了。

全场之中唯有他一人戴着镣铐。

※※※

“知道那里是谁吗?”尽管对新娘至今没有摘下面纱让自己亲吻很是不快,新王储还是竭力地想讨小巧的东方“美人”开心,他甚至可以想象出那一身绣了殷红花朵的白袍被褪下时展露出的纤细腰肢。然而使节明确忠告了他僭越的触碰是不被允许的。手指有意无意地探过去玩弄那栗色的柔软发梢,加西亚顺势把“她”揽入怀中。

能当个人偶玩玩也不错,他见“她”很乖巧地摇了摇头,暖色的水润眸子惹人爱怜。

“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我可怜的堂弟 丧心病狂的弑君者。”加西亚假惺惺地咳了一下,“你原本的未婚夫。”

他做了个手势,竞技场两侧的栏杆同时升起。

野蛮。季光虹心里低呼一声,有些厌恶地侧身避开那条粗壮的手臂。权斗中兄弟相残的事情他也不鲜见,只不过自己始终无足轻重罢了。

但在大婚之夜做这种事情,简直与禽兽无异。

金色的猛兽在火光通明的场地里向对面灰蒙蒙的身影扑去。

※※※

居然以这种形象回来。场内狂乱的人声盖过了雄狮发动进攻时的咆哮。雷奥眯起眼。隐隐看到高台上洁白的小小身影。

虽然他并不知道“她”是谁,也没有任何感情可言。但对这种事情视若无睹的话,身为男人的尊严何在。

撕咬而已,怎么可能输。在地上滚着躲了两次,身上早已沾满尘土,沉重的铁铐是最大的阻碍,但情况不容他思考这一事情。

——雷奥,野兽最喜欢攻击人的后颈呢。

——那就直面它咯。

何况我也是狮子。

铁链狠狠甩出,一道暗色的冷光。被缚住下颌的猛兽发出一声石破天惊的怒吼。他踩着尘土粗粝的地面借力跃起翻上狮子刺人的后背,腕间的长铁链顺势滑卡到它口间。为了增加重量加西亚加长了链子,真是败笔,他应该让他手无寸铁地快速死去。脚上的链子去掉了,然而镣铐还是原来那副。

形势显然不遂主事人的心。雷奥拼尽全力和身下的猛兽缠斗着,即便身受重伤他也不能作为奴隶死在竞技场上。此前尚未愈合的伤口在用力时迸裂开,他眼前虚晃着咯出血来。

“大哥!”人群中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喊声,雷奥心头一紧。然而狮子已陷入狂怒,它发疯一样扭动着躯干,仿佛下一秒就想把身上的青年甩入烟尘吞噬殆尽。

他低吼一声,手上力气大得惊人,硬生生地拔掉那枚带刺的脚镣。鲜血淋漓,他对准那颗粗硬毛发横生的脑袋狠狠砸下,不知多少次,十个多月以来的冤屈和苦痛汹涌而出。

那是两只狮子的咆哮。狮血和他的血混在一起,脑浆四溅,猛兽渐渐不再动弹,前爪一软仆倒在地上。雷奥剧烈地喘息着,手上的动作慢慢停住,眼睛发肿酸痛得厉害。

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按照竞技的惯例一脚踹开尚还温热的兽尸,剖开柔软的腹皮掏出那颗狮心。狮心要抛到王或王储的脚下以示忠诚,也只有王室观看的竞技才会用到狮子。

滚烫的血浆混着汗珠从发梢滑落,雷奥望见他盛装的姐妹在场边哭喊成一团,被下了令的卫兵前来拖拽她们,他右手抓着那颗狮心,无声地向她们绽开一个如往日般温暖的微笑。

指尖松开,尘埃飞扬。他把那颗狮心扔在自己脚下。

血滴在尘土里暗成黑红的颜色。全场静寂,没有人敢喝彩。

然后雷奥听到鼓掌声,一下一下,清脆而认真。

※※※

“你刚才问我结婚礼物要什么。”出乎篡权者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他的新娘开口了,声音很轻,然而柔得惊人。

“我要他。”

小手伸出点向场内满身血污的人形,他起身,夜风扬起长长的白纱。

【TBC?】

存个梗,深夜发病文风复建练习,虽然这个设定真没什么爆点,两个弃子的故事,不过个人觉得Leo真的特别适合西幻。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6)
热度(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