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ZleojiA(高甜……小短篇更新/圣诞贺)

圣诞节黄历:宜见家长,宜小情侣腻歪(◦'ωˉ◦)

I/Infinite

“在平安夜买一束玫瑰花给你的恋人吧,先生。”

这是几周以来雷奥第一次那么早离开训练场地,毕竟节日。他挥手目送自己帅气的女教练坐上男友的机车离开,自己去挤平安夜人满为患的地铁回公寓。那个季光虹教他的中文俚语叫什么来着?嗯,虐狗。

当时栗色短发的男孩在屏幕对面冲他笑着打趣:“雷奥不要随便在别人面前做秀恩爱的事啦~要关爱单身狗。”

可是异地不如狗啊。

雷奥唉声叹气地走进地下通道,还进站就被人拦住了,拦他的人才刚到他的腰部,推着小小的独轮车,看上去是在做假期实践作业的小学生。

“啊,抱歉,我的恋人不在这里……”他从钱包里掏出月票,一旁卖玫瑰花的小姑娘眼巴巴地看着他,尽管戴着毛绒绒的帽子围着厚围巾,十二月的寒气里她的小脸还是冻得通红,一片绯色从肉乎乎的鼻梁向两旁晕开。这像谁呢?雷奥心里一动,让这么小的孩子大过节的站这里冻着似乎也不太好,想了想他抽出一张绿色的纸钞,“我没零钱了。”

几分钟之后他抱着不下三十朵玫瑰挤上了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地铁,玫瑰是用玻璃纸简单包起来的,雷奥感到花茎底端有水滴到自己的鞋上。

今年的假期父母说要给自己一个惊喜,还没等他把自己不回家的考虑说出去第二天就带着一家人气氛热烈地住进了他毫无节日色彩的公寓,本来就不大的房间一瞬间挤满了人,弟弟妹妹们像野营一样在他的地板上铺起了睡袋,就在今天上午起床的时候他看见自己最小的弟弟一边拿着蜡笔在墙上歪歪扭扭地画圣诞树,一边嘟囔着抱怨:“为什么雷奥哥哥一点都不会装饰房间啊。”

这样看来带点花回去也不错。地铁门开了又关,雷奥慢慢想着怎么在圣诞节后把墙重新刷回去。季光虹还教过他一个中文俚语叫什么来着?嗯,熊孩子。

“上帝啊,她一定很幸福。”训练场离他的公寓并不远,站了几站之后他被摇摇晃晃地挤下去,出站的时候他摸出牛仔裤里不知什么时候放的几枚硬币放在街头艺术家的帽子里,然后红了脸小声向那个活泼的小提琴师纠正,“He.”

“Then~Lucky you~!”琴弓琴弦相碰奏出愉悦的旋律,雷奥听着旋律在自己身后越来越远,嘴角的弧度愈发明显。

他是以成熟和稳重为代表性格的花滑选手,但很多时候当他想起有关季光虹的事情,就会变得既单纯又紧张,然后出人意料地做出一些孩子气的事情。

比如在休息室里被教练发现拉着玩具熊跳探戈,比如在媒体问他什么时候解锁四周跳的时候滔滔不绝地谈起中国年轻的王牌,比如他现在抱着一大捆玫瑰花走在路上,只因为卖花女孩脸上的红晕和小雀斑让他想起了那张大洋彼岸可爱的小脸。

他想要给他整个世界,来告诉他有多爱他,或者整个世界都不够。

“欢迎回来,雷奥。”打开门妈妈扑上来热烈地拥抱了他,玫瑰花被妹妹们欢天喜地地抢走,他换了家居服回到作为自己临时铺位的沙发上,拿出手机才发现界面上有五六个未接视频通话提醒,雷奥一惊连忙拨回去,屏幕加载了片刻,季光虹熟悉的脸带着嗔怪的神色出现在眼前。

“你不接我电话啊。”季光虹嘟起嘴来,“圣诞快乐。”

“对不起光虹,我没想到你现在给我打电话……”这简直是个惊喜,雷奥笑着连连道歉,感觉刚从冷风里走过的整个身子都温暖起来。

“也不怪你啦,今天星期六,我上辅导班来着,刚到家里。”季光虹撑着微红的脸也笑了,“刚才公交车上信号也不太好。”

“雷奥今年圣诞节在公寓过?”季光虹眯起眼辨认着他房间里的装饰,视频了一个多月他基本上已经知道雷奥的公寓里是什么样子。

“嗯,事实上——”还没等雷奥说出自己家人在这里的事情,沙发后面就传来一阵惊呼,屏幕里季光虹的脸剧烈地红了起来,眼睛睁得圆圆的像受了惊的小鹿。雷奥猛地回头,发现自己家里不安分的孩子们满脸惊奇地窥视着自己的手机屏幕,眼睛里闪亮亮的。

雷奥一阵头痛。看什么看,没见过……嫂子吗?

嗯,好像确实没见过真人。

“啊,雷奥……”对面的季光虹看着屏幕面红耳赤结结巴巴,“那是你的——”

“雷奥,吃饭了。”一旁传来妈妈的呼声,“你爸爸去附近的教堂了,我们先不等他——哎,你们又缠着哥哥了?”穿着围裙的高大西班牙裔妇女挨着他坐下来,橄榄色的眸子满含笑意。“这个孩子是?”

“您……您好,德·拉·伊格莱西亚太太……”季光虹脑袋里轰地一响,他只是想给雷奥说声圣诞祝福,现在这是什么情况,他的声音越来越小,“圣诞快乐……”

“喔——”显然是认出了季光虹,雷奥听见自己妈妈开始热烈地在一旁说起了西班牙语,印象中她只有特别兴奋的时候才会这么做。

“天啊雷奥这就是你的小男孩,他好可爱,比照片上可爱多了!”

“妈妈他听不懂西语。”季光虹在对面浑身上下冒着热气,出于对雷奥母亲的尊重还不好意思像平时那样抱过枕头和玩具熊挡一下,只能一手拿着手机一手用手背又羞又窘地给自己的脸降温,贴贴这里贴贴那里,雷奥忍住不笑出来。

“也祝你圣诞快乐和新年快乐,孩子。”德·拉·伊格莱西亚太太接过雷奥的手机慈爱地说,“雷奥说你既要练习又要升学很辛苦。”

“也没有很累……谢谢您的关心。”屏幕对面妇女的眼神亲切又温暖,季光虹不由得放松下来。她有着和雷奥一样温暖的肤色。

“没必要对我那么客气,我们从雷奥把你介绍给我们起就一直把你当家人看了。”

“雷奥说你是他心里最独一无二的存在呢,说实话我很嫉妒——”她咯咯笑着打趣道,“感觉自己十九年来做妈妈的心灵收到了打击~”

“嗯……我……”一时半会想不出怎么接,季光虹感觉自己现在连手背都是滚烫的,他听到对面传来温醇而带有轻微异国口音的美式英语,“雷奥平日里待你怎么样?”

“很……非常好!”他红着脸脱口而出,对面笑了起来,“上帝保佑你们,我可爱的孩子。”

手机被交还到雷奥手里,季光虹又听到一阵愉悦的西班牙语对话,雷奥的弟弟妹妹被做母亲的带走了,大概是为了让他和雷奥单独相处。

“所以说,我的家人过来陪我了。”雷奥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季光虹,现在他完完全全地把脸埋下去了,栗色的小小发旋上似乎有半透明的热气袅袅升起。

“她很等不及的样子,不过我说你还小。”雷奥又在说这种暧昧的话来撩拨自己了,季光虹心里一慌,抬起两只闪闪烁烁的大眼睛看他,真狡猾。

为什么自己还没有到能让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逼问“什么时候把对象带回家过年”的年龄呢。

“反正我又跑不了,你急什么。”他鼓起脸。“明年肯定会去美国的。”

“如果明年GPF结束在赛季之前,光虹跟我回家过圣诞吧。”雷奥说得很认真,完全没有开玩笑的样子。

“圣诞节就是要一家人一起过啊。”对面棕发的美国青年眼睛笑成一条亮晶晶的线,季光虹感觉自己心上遭到了狠狠一击。

“那你春节……”刚开口就说不下去了,好难为情啊。虽然爸爸妈妈知道自己和年轻的美国选手有来往,但是住在自己家里的话……嗯,似乎也没什么不对。

“当然可以。”雷奥步步为营,季光虹瞬间感觉自己被套路了,明明之前是那么纯良直率的人啊。

“那说好了,光虹?”

“雷奥要加油哦。”如果两个人都能在赛季里拿到好成绩的话交往的阻力多少会变小吧。

“你也是。”意识到季光虹在说什么,雷奥轻声笑起来,只要他一个眼神在,他可以去对抗全世界的强手。

“我真的好爱你,光虹。”手指轻轻抚过屏幕,雷奥感觉自己的脸也烫了起来,一直以来都是这种感觉,怎么都不够,对这个可爱的孩子他还想更多地去给予,还想更多地去触碰,他想用上一生的时间。

“说,说什么啊你……”季光虹整个人从额头红到脚尖,偏偏雷奥的声音那么好听,从耳机里不由分说地灌进来,让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流动的简直是岩浆。

“我对雷奥……也是啊。”所以说不要再说下去了吧,那样的话我一定会心跳过速致死的,全怪你全怪你全怪你——季光虹一把扔了手机捧着脸滚翻在床上,膝盖屈到胸口,但雷奥的声音还在传来,带着轻快的笑意。

“有多少呢?”

“嗯……”季光虹打了个滚面朝下趴倒在床上,“大概有对滑冰和全世界的玩具熊和煎饼果子的喜欢加起来那么多。”真的是个好难形容的东西啊,他不会像雷奥那样成熟地对人说情话,但在这方面偏偏又不想输给他。对面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他认真地清了清嗓子坐起身,把手机摆在面前正视着雷奥,然而不到三秒他的脸就垂进了膝间,屏幕里只能看到他微微颤动的刘海和露出的一小片发红的额头。

“但果然还是最喜欢雷奥了……大概,有好多好多……”

“怎么都不够。”

※※※

[一个小脑洞(◦'ωˉ◦)]

“雷奥对圣诞老人许了什么愿望呢?”

“说了就不灵了哦。”

“诶这样……不过还是很好奇啊……”

“真的想知道?”

“想啊,雷奥的愿望什么的,超级想知道><”

“唔,我想让他从芬兰过来的时候路过中国。”

“嗯嗯。”

“然后把正在睡觉的光虹装进袋子里——”

“诶诶诶诶诶——”

“然后放到我床上~”

“啊啊啊啊啊还好你说出来了///////……”

“所以说很遗憾吧~不过这种事情在想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考虑到时差之类的事情。”

“主要还是太想见到光虹啦,圣诞老人要在醒的时候把你抓进袋子实在是太困难了~”

“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不过雷奥难得也有这么幼稚的一面呢w”

“诶,所以说我这是被嫌弃了?”

“没有没有没有——我是说……”

“嗯?”

“我是说,如果我是醒的时候见到圣诞老人的话……”

“……肯定就自己跟过来了啊///////”

※※※

༶・・ᗰદ૨૨ʏ ᘓમ૨ıડτന੨ડ・・༶

大家圣诞节快乐⸜( ´ ꒳ ` )⸝❄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7)
热度(2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