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ZleojiA(高甜小段子更新)

更了两个小段子,其中一个没有完结,后面会有对应的字母段子接上。

昨天放了把一万六的大长刀感觉十分罪恶……

食用愉快w

L/Leo

季光虹第一次见到雷奥是在世青赛,那时的他还在上初中,理着重点学校千篇一律规定的那种糟糕的发型,露耳朵露眉毛服服帖帖。比赛的时候他看着雷奥在冰场上甩起的漂亮棕色短发,心里满满的全是羡慕。

他排在雷奥后面出场,擦肩而过的时候国际友人朝他很友好地一笑,他很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考斯滕上的亮片一闪而过,然后留他面前的只有白茫茫的冰面。一股强烈的自卑感油然而生,季光虹看着自己在冰面上的小小倒影,心里慌张到把所有的感情啊节奏啊旋律起伏啊都忘了个干净,整个节目全凭练习经验完成,好端端的梅花三弄被他做成了广播体操。

但事实证明中国举国体制体育下的高强度训练还是能保证基本技术水准的。第四,不至于垫底,教练也觉得自己的小学员是初战,来日方长所以没跟他计较。

最后的故事应该就像课外读物上写的一样,各国选手之间产生了深厚的友谊,他们惺惺相惜依依惜别,竞争中彼此欣赏钦佩,谱写着高尚的运动精神。

——才怪呢。教练去办赛后手续,季光虹一个人站在场边看颁奖仪式,这次世青赛他觉得自己是最不起眼的一个。远远望去站在最中间的雷奥和旁边两人亲密地搭着肩膀笑容灿烂,虽然基本都是同龄,他还没有和其他参赛选手私底下交流过,季光虹看着他们一起对着镜头做咬奖牌的动作,心里的失落越生越大。

回到公共休息区域里他默默收拾着东西,新晋的冠亚季军和他们的教练有说有笑地走过来,身边还跟着数量不少的媒体,季光虹手上一抖,加快了往包里塞东西的速度。往外走的时候后面传来轻快的一声呼喊。

“Hey——”是年轻的美国选手,季光虹停了手上的动作,不知所措地站着吸了吸鼻子,并不知道自己的脸已经变得通红。

“你的跳跃很漂亮,音乐也很美,很高兴在比赛里认识你。”他冲过来握住他的手,周围咔嚓咔嚓落下一片闪光灯,照在他汗津津的娃娃脸上,雷奥无视掉媒体对他笑,“季?”

“Ah,yes…”季光虹轻轻抽出自己的手,匆匆忙忙地拎起背包转向出口,“See you next season.”

他知道雷奥在身后看着他一脸茫然,他知道很多人都在看着他和雷奥,脚下的步子越来越快,从来没有一次那么想要逃。

回到中国季光虹狠狠蓄了一冬的头发,开学前夜去理发店剪了一个清爽蓬松的小短发,走在路上他摸着自己微微翘起的刘海,心想明天肯定要在校门口被纪检老师拦住了。

洗发水的味道在初春清冷的寒风里渗进他的毛孔,媚人的花香在血管里躁动起来。季光虹脑袋一热拐进了路边的精品店。

“我要这个。”他一脸认真地从柜台上取下一对粉嫩嫩的小熊卡子。

学校规定不让男孩子剪刘海,没规定不让男孩子戴发卡啊。雷奥在训练的时候也经常把头发扎起来。

第二天他稳当当地用两只小熊把刘海别起来坐进了教室。

【TBC☞G/Guanghong】

K/King

“今年的Billboard上了很多新锐歌手的音乐,你可以听一下。”雷奥一边翻着自己摊在床上的笔记本电脑一边跟季光虹视频,“有什么想要的专辑直接留言告诉我。”

“嗯嗯。”季光虹今天有点小困,但这并不影响和雷奥日常视频的热情,或者说此时的他又重新开始兴奋起来。有一个在美国的男朋友是什么样的体验?答案就是可以直接随时获取最新的海外流行影音资讯,省下他去外网乱逛的时间。

“雷奥最近在听什么?”

“嗯……最多的还是自己新赛季的节目曲吧。”美国青年摊开手笑了笑,“我原本打算自己写,不过目前看来没什么时间,灵感也有点不足。”

“你不觉得JJ在这次GPF里的SP曲子很好听吗?那是他和乐队一起创作的。”

“没有Still alive好听。”季光虹马上回过去,无论什么时候他都要做一个坚定不移的雷奥吹,为此他要向JJ的未婚妻好好学习。

“其实我挺佩服他的。”雷奥忍了笑,表情认真,“在世界的舞台上高呼自己为王的那种热忱和自信,真的很了不起。”

“你也可以试试啊。”季光虹想了想,“雷奥肯定也能成王的。”

“什么王,李尔王吗?”他笑着打趣道,Lear和Leo的读音很相近,不过他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尝试莎士比亚的作品。

“狮子王。”季光虹看着雷奥垂下来的棕色发丝,嘴角俏皮地翘起来。

“啊,那个好像也借鉴了莎士比亚。”

※※※

“这样今年的表演赛上你和你的美国小哥来个双人滑吧,就是雷奥那啥,名字很长的那个。”

“滑什么?”季光虹站在场边上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好像要从中国现代芭蕾改编,我跟他的教练说好了,她说他一定要自己做音乐和编舞。”教练很贴心地给他递过去纸巾,“你自己去问他呗。”

晚上回到家季光虹几乎是如梦似幻地打开了视频通话,然而三分钟后他心里飘的粉红色泡泡就被对面满脸兴奋的雷奥戳破了。

“霸王别姬?”什么鬼。他还不如拉着他一起跳“今天是个好日子”。

“对啊,据我所知项羽是一位功绩显赫的王者,并且既有霸气的一面又有柔情的一面,我很喜欢这个人物形象。”雷奥在屏幕对面说得眉飞色舞,季光虹点点头,这倒不错,他也不是没想过自己和雷奥是患难鸳鸯设定的小剧场,说不定这样最后的效果挺好。

然而下一秒他就被雷奥一脸陶醉的解释打脸了。

“据说他心爱的姑娘始终不笑,所以他就一把火烧了秦王的宫殿。怎么样,是不是很浪漫?”

“……换一个。”季光虹眼前一黑倒在床上。

“诶……?”雷奥起初一脸茫然地看着季光虹在屏幕对面哭笑不得地在床上滚来滚去,但很快他就把自己调整到了“光虹说的全都是真理,始终不渝向光虹势力低头”的状态,“滑什么光虹来定,我绝对听光虹的。”

“这个。”对面滚了好久,小脸终于从枕头上抬起了一半,季光虹拉过平板给他看上面狮子王插曲的专辑页面,细密的睫毛因为害羞半垂下去。

Can You Feel The Love Tonight.

哎其实我好喜欢自己这个霸王别姬的脑洞啊……

先存着,再奶一口说不定就有leoji双人滑的小短篇了w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1)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