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ZleojiA(高甜字母小段子更新)

所以我写的这种东西……真的是小段子吗_(´ཀ`」 ∠)_

M/Mist(and Marriage?)

教练进来的时候季光虹刚下冰场正在换鞋,冰鞋卸掉露出粉嫩嫩的小熊袜子,季光虹有点尴尬,不过教练倒是没看两眼,风风火火地走到他面前按他肩膀。

“雾霾红色警报,明天室外拉练停了,你直接过来拉伸然后上冰训练。”

“嗯嗯。”季光虹很乖地点头,心里迅速理出一张条件传导流程图:不用早起拉练=可以睡个懒觉=可以晚睡=晚上可以延长和雷奥聊天的时间。今天是星期天,雷奥起床不会特别早,放在之前雷奥总是想多和他腻一会,无奈第二天是周一,他必须早睡早起跟队里一起拉练,然后赶到学校参加升旗仪式,刷一下存在感之后领上周各科作业和周内学习计划,然后回去上冰。每次他跟雷奥说起这个流程的时候,满满的都是天朝应试教育下高中生和体制内运动员的忧伤。

不过雾霾天既没有拉练又没有升旗仪式,一石两鸟。

走出训练中心的时候已经开始起雾了,夜色昏昏沉沉,雾霾的感觉确实不好受,具体来说就像你在老式澡堂附近地面上冒蒸汽的窨井旁边站了半个钟头。到家之后季光虹狠狠洗了个澡,然后把自己裹成一个松松垮垮的小毛球窝进房间,桌面上从学校里拿的作业快堆成山了,基本上一天不在自己的课桌就会被各种各样的试卷淹没,好在学校给他安排的学霸同位总是会帮他分类整理好。

首先从一摞文综模拟开始——地理大题美国加州农业,很好,这套可以做。季光虹在印着加州地图的页上折起一角继续向后翻,政治大题中美文化交流大型歌舞剧茉莉花输出和孔子学院,不错不错……他不可能补完所有的作业,只能挑着典例题做,至于怎么挑,他感觉自己的标准也比较迷。

“——I had been stressing out about it for a couple of weeks. How do I ask my girlfriend to marry me?
——We were getting some dinner at a fast food restaurant before going to the movies.”

英语听力来自刚发的模拟卷,不是雷奥的声音。季光虹听着耳机里有些搞笑的男声,不由得开始脑补雷奥念这一段的样子——”How do I ask my girlfriend to marry me?”

这也扯太远点了啊,雷奥和自己……思绪一乱什么都听不下去了,季光虹索性把试题本一合,反正雷奥也快要起床了,就算是提前休息。

如果把他现在的想法整理归纳,大概是一道三问十八分的简答题。

请根据雷奥和季光虹的关系发展现状回答下列问题:

(1)结合背景,雷奥最后向季光虹求婚的可能性有多大,阐述你的依据。(5分)

(2)结合第一问,在求婚成立的情况下,二人为结婚应作出哪些准备(提示:财政状况,事业安排,双方家庭等方面),简要分析说明理由。(6分)

(3)结合第一、二问,试论两人的结合可能会面临哪些阻力,造成怎样的影响。(7分)

分分送命。有些事情真的是不想则已,一想则疯。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自己的脑洞变得那么大了……季光虹默默抱起熊捂住发红发烫的脸滚到床上,不过他的确想要一个满分答案。

“今天的雾霾真的好厉害。”雷奥起床之后按时开了视频通话,季光虹把手机屏幕对着窗户举起来,外面一片混沌,屏幕对面的男友满脸好奇,“Ah,Silent Hill?”

“挺像。”他忍不住笑了,但心里还是像迷雾一样含含糊糊的。

这种晦暗而有气势的天气特别适合聊聊人生。

“雷奥。”季光虹重新坐回床上,表情严肃。

“怎么啦?”被他绷得死死的小脸吓了一跳,雷奥从床上坐了起来,“今天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我是想……想知道我们下一步会怎么样。”一抹不自然的红晕浮上脸颊,为了掩饰季光虹清了清嗓子,“我没开玩笑,雷奥,我们……呃,来谈谈这个?”

“下一步?先等你成年——”雷奥说得一板一眼。

“然后呢?”

“你知道我家人都很喜欢你,他们绝对会举双手赞同我们在一起。”

“所以?”几问下来季光虹感觉自己有些咄咄逼人了,结果后面雷奥很认真的一句反问把他噎了个半死。

“光虹有对家人和教练说过我的事情吗?”

“我——”这真是太糟糕了,季光虹整个人都懵了起来,这种事情该怎么解释,心里突然对雷奥很是愧疚,原来他们两个在这方面一直不对等。

然而现在对面像他刚才那样热切地期待着答案,季光虹的眉眼蔫蔫地耷下来,整张脸一点精神都没有。

“雷奥……我,我现在还是中学生……并且你知道我们国家的运动员管理体制……”底气不足整个人说话都结结巴巴的,季光虹听到自己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索性把半个脸都埋进了被子里。

“爸爸妈妈那边我肯定能劝动的,教练大概知道我们两个人的关系,不过只要我能好好拿成绩不被领导和媒体抓到把柄她不会管太多……实在不行的话——”季光虹的大脑飞快地转动着,最后红着脸蹦出一句话。

“我们私奔吧?”

说完之后他和对面一起静了三秒,三秒之后一边红着脸滚进被子羞耻得无地自容,一边把枕头抱在怀里笑到抽搐。自己这是什么思维啊,季光虹一边把自己往床上砸一边祈祷着雷奥能快点停下来,好在对方早就习惯了他开脑内小剧场的能力,片刻后止了笑拾起手机一脸假严肃。

“再这么乱想以后不帮你买好莱坞影碟了喔。”

“知,知道了……”季光虹的声音细若游丝,整个屏幕只能看到他被子上方一双发窘的眼睛,“可是我真的好不安。”

“唔。”雷奥看着屏幕想了想,自己的小男朋友胡思乱想起来真是了不得,但这毕竟也是他未来所要背负的东西,他有责任给他一个承诺。

“等光虹成年之后,下个赛季我会去见你的父母,我会让他们同意我们交往。”

“啊?”季光虹很是惊讶,但眼睛不由自主地亮了起来。

“然后等光虹到了中国法定结婚年龄,我们秘密订婚。”

雷奥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和,语气坚定而理智,季光虹抱着手机说不出话,只是浑身发烫地听着雷奥继续说下去。

“订婚的话在当年GPF之后,只邀请亲人和我们在花滑界的朋友。”毕竟那时两个人都只有二十出头,事业正盛的时候,一些事情绝对不能张扬出去。

“光虹退役之后,我们在加州或者加拿大公开登记,然后我会办花滑界有史以来最盛大的婚礼,让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在一起。”雷奥的眼睛里有光,季光虹把耳机往里按了按,里面传来的声音于他而言如梦似幻。

“婚后你可以来加州,我们一起开冰场或者工作室,或者你去好莱坞打拼我当你的经纪人。”雷奥想起季光虹曾经躺在他臂弯里说过的小小梦想,嘴角微微上扬。

“如果光虹不舍得家里的话我也可以去中国,中文我还在学,到退役的时候……大概应该可以熟练听说读写?”

“我今年接了三个代言,等我在赛季里拿到更好的排名还会有更多,加上比赛的奖金,上个月我咨询了理财师然后给自己做了从现在开始到退役的资产增长规划,婚后我肯定能养得起光虹,可以说只要光虹愿意,养一辈子都没有问题。”

“所以我提前问一下,光虹愿意吗?”

季光虹捂住嘴不敢呼吸,生怕下一秒错过屏幕里雷奥的任何一个表情和动作,或者说对面虽然表现得比他成熟,实际上紧张程度一点都不亚于他。两人跨越大洋对视着,越来越快的心跳声宛如猛烈冲击着礁岩的海潮,一声又一声,一下又一下。

喉里好紧,发不出声来。雷奥为他考虑的一切超出他的想象,季光虹垂下自己雾蒙蒙的双眼,狠狠地点了点头。心里的堵塞慢慢消散,他小小地清了清嗓子,阅卷老师抽出红笔,在写满的试题上郑重无比地打上对号。

“我愿意。”如果能加分就好了,他也想给雷奥更多,让雷奥这样看着他满脸惊喜。毕竟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还能走很长很长的时间。

“我爱你,光虹。”雷奥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好差劲的中文棒读,季光虹抽了抽鼻子,突然好想哭。

“I love you,too.”他回过去一句标准的美式英语,下意识地想要向往常一样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去,但动作做到一半他停住了,抬起头直视着屏幕里雷奥的眼睛,这一次他不想躲,以后也是。

“Great…”雷奥轻声笑了起来,对他而言季光虹的存在本身就是源源不断的惊喜。

“想知道我给自己可爱的男朋友准备了什么吗?”他想了想对着屏幕做了个wink,反正人都是他的了,小撩怡情,不撩白不撩。

“想啊,雷奥又卖关子。”季光虹拖长了声音,翻了个身把手机举起来。

“这个——”雷奥大大方方地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缎面盒子。季光虹眼睛一直,手机差点没掉下来砸到脸上,戒指?不会吧……那么快,不是说好的以后吗?

“不是戒指。”对面看着他惊诧的表情笑起来,“你猜?”

不是戒指会是什么啊……好奇心被吊了起来,季光虹摇摇头紧盯着屏幕,粉白色的小盒子打开,是一个小熊形状的水晶吊坠。

“是送给光虹的比赛护身符啦。”雷奥认真道。

“新赛季GPF决赛的时候,我会在冰场给你亲手戴上的。”

※※※

第二天早上雾霾依然严重,窗外面乳白色的一片,季光虹神清气爽地拉开窗帘,昨天晚上他睡得相当好,屋外的天气怎么样一点也不影响他的好心情。

爸爸妈妈都在餐桌旁,他走过去坐下,慢吞吞地喝了半杯牛奶之后,他鼓起勇气开口。

“爸,妈,我有喜欢的人了。”

季妈妈抬头看了他一眼,“喔,那人喜欢你吗?”

“喜、喜欢啊。”气氛比他预想中的要好,季光虹松了口气,然而精神依然保持高度紧张。

“我猜是比赛的时候认识的?”爸爸放下报纸也看着他,季光虹一愣,怎么反应都那么淡定?

“嗯,是和我一起参加GPF的人。”他点头,这样说应该比较含蓄了,毕竟雷奥和他都是男孩子。

“外国小哥啊。”妈妈皱着眉喝了口粥,看来是承认了这一点。“那待你怎么样,他有没有——对你做过过分的事情?”

爸爸妈妈在这方面倒都很开明,季光虹开始红了脸,“怎么可能,雷奥对我很好的。”

“你现在安下心来学习训练,觉得可以交往就交往着,想有什么发展等你大一点再说。”爸爸慢条斯理地夹着菜,嘴里嚼着嚼着突然停下来,“喔,那个美国的——”

“长得挺俊挺开朗的那个?”妈妈的神色舒缓了许多,“我之前感觉他挺不错的,一看就是正派人家的孩子。”

“总之爸爸妈妈都希望你好好的,你现在也不小了,自己心里也应该有个判断。”季光虹低着头往嘴里塞鸡蛋,对面爸爸妈妈还在讨论,无非是让他好好滑冰,谈恋爱的事情顺其自然,别给自己太大压力,过得开心就好等等。他很乖地应着,心情轻快得简直想要飞起来。

他们承认雷奥了,不管怎么样这是最大的成果。

“光虹将来到美国去也不错啊。”出门的时候妈妈帮他掖好围巾叹了口气。

无视掉自家儿子红得往外冒热气的脸,季妈妈继续道:“北京的空气真是太差了。”

[补一个脑洞w]

“好吧,你在做什么?”GPF总决赛的休息室里,季光虹把雷奥堵在墙边,小脸红红地拉过他的一只手,让他闭上眼睛。

然而对这种事情一点都不好奇简直是不可能的。雷奥尽量不被察觉地把眼睛睁开一条缝,季光虹考斯滕上的亮片闪得耀眼,水晶的小熊随着身体的动作在胸口一起一伏,雷奥认出那是昨晚他跑到他房间里给他戴上的挂坠。

“我爸妈来看比赛了。”他听见季光虹小声说着,他好像在自己手上系着什么,两个人的距离很近,但是季光虹坚持不让他睁眼,雷奥感觉自己心里被挠得痒痒的。

“啊,真应该让我家人也过来的。”雷奥叹了口气,真是太遗憾了。

“其实他们是来看你的啦。”季光虹手上的动作停了,雷奥睁开眼看到他把自己的手推回来,“戴好了不许摘。”

“所以说这是什么,中国的护身符?”他好奇地看着自己右手上编得很好看的红绳子,上面有一颗亮晶晶的金珠子,上面印着漂亮的花纹,中间有个汉字,考验自己汉语水平的时候到了,雷奥眯着眼读出来,“福?”

“你想知道?”季光虹深吸一口气把身子扭过去,努力压制下自己此时可以用百感交集来形容的心情。

“来自你未来丈母娘的爱。”

食用愉快_(:зゝ∠)_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1)
热度(2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