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脑洞记录(全员向Fate paro)

记录一个全员向的脑洞,主cp是leoji,其他cp有维勇维、奥尤、韩泰(不确定……)、克里斯和他的棕发小哥……嗯_。

型月的Fate paro,作为从09年开始入坑的月厨有点想搞事。

(其实你就是想看这一对对的补魔吧?

能不能写起来看我时间了,很多把人物作为英灵插进去的历史阶段还需要考据,这里只是记一些零零散散的想法,各个小段不见得是连在一起的,就这样w

“Servant Assassin,顺应召唤前来。”房间里金棕色的召唤阵光芒渐渐淡去,年轻的魔术师看着阵图中央穿着古旧黑色长风衣的栗发男孩,完全是一脸懵逼的状态。

等等……这个地下室完全没有任何其他触媒,除了自己刚放在简易祭台上的一把子弹,其他都是家族里留下的废旧日用品,目光扫过自己的烂网球拍,爸爸的一沓旧报纸,爷爷的老留声机,还有角落里不知道谁留下来的旧玩偶熊。居然召唤出了Assassin,真是见鬼了,被时钟塔那个圣遗物贩子摆了一道。

雷奥是德·拉·伊格莱西亚家族的魔术师,身上传承着西班牙最大魔术家族古老高贵的血脉和魔术回路。然而他现在满脸是灰地愣在自己的地下室里,面前站着还没有自己高的、看上去就是小孩子偷穿大人衣服模样的
Assassin Servant。被家族予以厚望的自己居然没有召唤出三骑士,太窝囊了。

不过长得挺可爱的……雷奥甩甩头把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不合时宜的念头赶出脑海,他还不知道他的名字,这个还是挺重要的。

他深吸一口气。“你的真名?”

“季光虹。”男孩迷茫地歪着脑袋,脸廓垂下一绺蓬松的栗色发丝,“这里好暗啊。”

“我带你上楼,把你的衣服换掉洗个澡,暂时不会让你灵体化,我还有事情要问。”右手的三道红痕在黑暗里隐隐发亮,雷奥只觉得自己头痛欲裂。

※※

“这次的圣杯召唤系统出了点问题,所以英灵大都不是什么声名显赫的英雄或王者,我很抱歉不能给你解决这个问题,普利塞提少爷。”信号不好,听筒对面诸冈神父的声音刺啦啦的。

“上一次降灵耗了太多魔力,我们教会和魔术协会一直认为这一次的圣杯内部可能有缺陷。”

“可是战争已经开始了。”金发少年的声音微微颤抖,他已经不想表达出来什么情感了,“我爷爷为之饱受病痛折磨,我父母为之战死尸骨无存,我是普利塞提家最后的魔术师,我现在不在乎我抽到了什么牌,你们都记住赢的人只能是我,仅此而已,这就够了。”

他啪地一声挂断了老式电话,抬起头来的时候眼里似有泪光,但转身面向自己的Servant时,那一抹水色已经凝成了坚冰。

“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奥塔别克·阿尔京?”十五岁的尤里·普利塞提厉声道,俄罗斯的少年有着和年龄并不十分相符的成熟与美丽。

“嗯。”金帐汗国的哈萨克骑士按着胸口向自己的Master深施一礼。

“我的奥塔别克一定是最强的。”尤里喃喃道,走过去伸手捧起英雄英俊刚毅的面庞,目光里锋芒毕露,“向我发誓赢下这场战争。”

“我向你发誓,尤里·普利塞提,我的Master。”真是令人很有斗志的眼神,一眼就让人无法忘记的战士的眼神。

他立下誓言,现在即是在战场上,能存活到最后的必然是他们。

※※※

“我看到库楚汗的噩梦还在你的脑海里游荡,需要我让你好好睡一觉吗?”金发的Caster声音愉悦,夜色里一双碧绿的猫眼闪着魅惑的光芒。

“你还是考虑一下自己的处境比较好,瑞士的妖僧,看来一次火刑对你还远远不够痛。”对面银色铠甲的Saber声音同样轻松,他出剑很快,凌厉的剑光在半空中一次次劈下,对面不紧不慢地见招拆招,风声四起,夹杂在魔力的爆裂声响间的是两人如同在谈论天气怎样的对话。

“你杀掉了自己年迈秃顶的Master找上了后面那个小哥?看上去并不是魔术师,克里斯,你这样不会撑太久的。”两人都收了招,斯特罗加诺夫家的骑士随意地把巨剑撑在身前,目光越过眼前的Servant看到后面棕发的青年。圣杯战争里Caster忤逆Master自己行动并不是首次,不过把普通人卷入确实很不妥当。

“胜生家到这一代魔术回路可是超不稳定的哦~我应该也要忠告你一下。”克里斯蒂诺·贾科梅蒂用舌尖轻轻舔舐着手指,有人闯进了战场,黑发的日本青年气喘吁吁地跑到剑士身旁,声音结结巴巴。

“维……维克托,最近的便利店里没有炸猪排盖饭了,所以……我……我多跑了一点路……”

“哇哦,真是多谢了,Master~”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开心地笑着眯起了眼,“我是说,多谢了,勇利。”

“我没事的……”胜生勇利抬手擦了擦额上的汗,克里斯眯起眼看着他手上的令咒形状,像是樱花瓣的样子。

“那么休战啦克里斯~”维克托笑着朝对面挥了挥手,“下次再见的时候削了你哦——”

什么啊,这样做别人的Servent……克里斯拢起自己红黑相间的长袍微微扶额,不过虽然这样,那家伙确实强的要命。

偶尔想好好享受一下战斗也很不错呢。

※※※

“我是来自上海的黑社会。”刚刚洗完澡的英灵·季光虹穿着雷奥的黑衬衫坐在沙发上,准确来说是坐在沙发上的雷奥的腿上,两条白皙的光腿有一下没一下地悬空晃着。

“别乱动啊……我给你擦干净……”雷奥隔着毛巾揉着那头栗色微翘的短发,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个样子,季光虹,听都没有听说过的名字,看来自己手气不好抽到了一个无名之辈,想赢只能靠自己多努力了。

雷奥感觉自己和Assassin职阶的相性并不好,他这种堂堂正正的性格按理说更应该和三大骑士签订契约,最次也应该是个Rider,这次的Rider听说挺强的,被普利塞提年轻的家主用一条断鞭子拎了出来,是个不好对付的对手。

“那……你是怎么,嗯,死的?”并不是所有的黑社会都能死了进英灵殿,他想知道这其中的原因,说不定可以发现一些可以解锁的技能。

“被人枪杀的。”季光虹抬起他棕褐色的眼睛回头望他,“Master,我可以叫你雷奥吗?”

“随你喜欢吧,可以具体一点吗?”

“我……一个人去找对方的老大复仇,被人抓到囚禁,然后……”季光虹的手指嵌进沙发垫子,“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发现,有人出卖了我,是我的同伴吧?之后我逃出去,我最好的兄弟开车来救我,后来我帮他挡枪……就是这样。”

“真的很抱歉,我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季光虹委屈地低下头,雷奥手上动作一停,连忙去宽慰他,“没事没事,我就是好奇,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我不知道也没事。”

和没说没什么区别……雷奥小小地叹了口气,莫名很是心疼,他应该保留了自己死时的容貌,东方人都显小,那他一个世纪前在上海战斗的时候该有多大,十六?十七?

记忆模糊的话不会是自己召唤时的失误吧。想到这里雷奥额角垂下一滴冷汗,这种事情绝不能让别人知道不然真是太没面子了。

“你会用枪还是匕首?”

“都会。”季光虹乖乖点头。

“气息遮断,暗处行动,心眼,抑制这些技能呢?”

“嗯……都有吧。”雷奥已经放下了毛巾,但他们依然维持着那种略暧昧的坐姿,气氛突然变得有些微妙。

“雷奥的力量,很温暖很强大呢。”季光虹回头对他绽开一个天真的笑容,雷奥突然产生了一种自己受到了会心一击的感觉,对这样的季光虹他真是一点都埋怨不起来。

※※※※

他坐在雷奥的窗台上,身上穿着那件雷奥已经送给他的黑色衬衣,晨风吹进他松松垮垮的领口,颈部的伤口已经被雷奥用魔力愈合,但还是会痛,会流血,会有疤痕,他知道很多事情并没有改变。

两条漂亮的光腿依然有一下没一下地悬空晃着,天快要亮了,究竟是什么时候他也看过这样的景象呢?朝阳升起的漫天瑰色里,他们站在上海的最高处,看港口招摇的万国旗和吴淞江上涌动的点点波光。

海天间的光芒越来越强,他看到他眼里自己鼻头发亮的小雀斑,但逆着光他看不清他的脸,他从后面抱住他,他记得那个温度,哪怕最后子弹冰冷,血流如注。

他从后面抱住他。

昨夜战斗的烟尘气还停在雷奥的发梢,醒来的时候他看到季光虹坐到了自己窗户边上,虽然灵体并不会出什么事,他的第一反应还是跳下床冲过去把他抱了下来。

“你这样太引人注目了……”雷奥低声咕哝着,“魔力还没回复我们暂停行动。”

“哦,好吧。”季光虹一个翻身滚进雷奥的被窝,把头埋进枕头有意无意地嗅着,被窝里很暖和,他眯起眼睛伸了个小小的懒腰。

“我还没见过能反杀Berserker的Assassin,光虹,你简直是个奇迹。”雷奥趴到被子上伸出手刮了刮他微红的小鼻头。

“那是因为波波维奇被自己的Master抛弃之后狂化不稳定啦。”季光虹红了脸,雷奥既成熟又帅气,虽然比自己晚了近一个世纪,但表面上和他还是同龄的自己被作出如此亲昵的举动还是会超不好意思。

“想吃什么?”

“煎饼果子!”

“呃……墨西哥卷可以吗,看上去也差不多。”

“没有合适的食物魔力回复是很慢的啊——”季光虹拖长了尾音,感觉自己像是在对雷奥撒娇。

“我可没听说过这种原理。”雷奥笑着揉他的头发,“补充魔力的方法只有移植刻印和——”

他突然说不下去了,之前因为季光虹生前只是凡人魔力外放太低自己已经把刻印给了他,来自中国的季光虹在异域并没有什么合适的地脉,再往下进行的话,也只有……

“血液和体液交换。”季光虹很乖地在被窝里来了一句,“维克托告诉我的。”

那个为老不尊的又乱教小孩子——雷奥一股血冲到头顶,刚想解释点什么,季光虹已经把被子掀了蹭到他怀里。

“如果这样可以让雷奥赢的话就做吧。”急促而温热的气息扑在他的前胸,雷奥认为此时的他完全不具备理智思考的能力。“雷奥一定会赢的。”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他失了神捧起那张可爱的小脸,鼓起勇气吻了下去。

【以上全部是我深夜犯病的脑洞】

※设定大概是这样的:

Saber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恐怖的伊凡统治后期斯特罗加诺夫家族的骑士,死于对西伯利亚汗国的远征——Master胜生勇利

Archer披集·朱拉暖,吴哥王朝的射手,以自己战死地的现用名被召唤出来,具体历史还要再翻翻orz——Master李承吉

Lancer让·雅克·克鲁瓦,JJ的paro设定没想好,不过幸运E没跑了——Master原作中的未婚妻

Rider奥塔别克·阿尔京,金帐汗国下战功赫赫的哈萨克骑士,具体历史还是要再看orz——Master尤里·普利塞提

Caster克里斯蒂诺·贾科梅蒂,中世纪瑞士修道院听到恶魔的声音而修行魅术的妖僧(嗯……),被火刑处死——Master(原)被杀,(现)自己找到的可以依附的普通人,原作中棕发的助理小哥

Assassin季光虹,民国时期上海的少年黑手党,死于帮派斗争,为什么被雷奥召唤出来应该和雷奥自身也有关系(?)——Master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

Berserker格奥尔基·波波维奇,真身是俄罗斯民间传说里的原野之灵波列维克,被Master抛弃之后狂化不稳定而被季光虹反杀——Master原作中的前女友

※不一定能写,记录一下脑洞。向看到这里的小天使比心w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0)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