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ZleojiA(12月的圣诞贺/字母文?高甜小段子们)

本来想留到小季生贺发的,现在看来自己根本就存不住粮……

所以放出来当这个月的圣诞贺好了w(啊好想给自己拜个早年啊orz

背景原作,leoji主,少量维勇奥尤,少量私设

有些设定延续了之前Pill里的文设,但本质不一样,毕竟那是个先走肾后走心的文w

高甜高甜高甜高甜高甜高甜高甜※N

26个小段子连起来还是很长的~先放前12个?食用愉快_(:зゝ∠)_

*Z/Zoo

“熊——猫——”

“胸——毛——”

“……熊——”

“胸~~~”

季光虹对着手机一脸受打击的样子,偏偏对面跟读得无比认真,让他哭笑不得。

雷奥的这个中文口音,简直魔性。

但偏偏各国选手里只有他能无比标准字正腔圆地叫出自己的名字。

“哎,你们加州那里有熊猫吗?”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他睁大自己棕色的眼睛。

“没有吧……不过我之前去亚特兰大的时候见过。”美国青年用手指缠着自己略长的发丝,满眼笑意。

“诶诶诶,可爱吗?”

“没有你在北京带我看的那只可爱。”雷奥想了想,那天冬日的寒风里动物园人并不多,季光虹掂了脚尖伸出粉嫩嫩的舌头去舔他手里恶作剧地举高了的棉花糖。

“但还是光虹最可爱了,什么都没有你可爱。”他补充道。

*Y/Yourh

他们隔着十六个小时的时差一起看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作为教练在大奖赛后的采访,银发的男子怀中揽着他优秀的恋人,笑意从眼角的细纹汩汩流出。

“滑冰对身体和年龄要求都很高,我们的运动生命很短,是时候把冰上的时间交给更年轻的选手了。”

季光虹想起那个不羁轻狂而令媒体头痛的俄罗斯金发少年尤里·普里塞提,面对媒体的赛后采访直接而流畅地爆了粗口。

“老子只想痛痛快快地在冰上滑那么十年,哈?你问我维克托和炸猪排盖饭,他们都是历史了,新的世界只能由我——”

少年皱了皱眉,翠色的眸子越过黑压压的媒体捕捉到一个熟悉而沉默的身影。还没说完的话语陡然变为一声暴躁的高呼。“喂奥塔别克——”

他不耐烦地拨开媒体飞奔过去,画面里的声音还在继续,“混蛋快点带我去吃饭——”

然后他想起前不久雷奥接受体育杂志的专访,被问及比赛生涯中最大的对手可能是谁时,美国青年口中几乎是下意识地吐出两个字:“光虹。”

连想都不想就能说出口的亲密称呼。媒体和观众一片哗然,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私交有多好,也惊诧为什么雷奥在同龄的选手中为什么对JJ、披集、奥塔别克这样进入大奖赛决赛的高手只字不提,而选择了中国年轻的王牌。

或许只有他自己明白这是一种怎样的殊遇,雷奥选择了他在自己整个运动生涯中唯一的伴侣,可以彼此鼓励着对抗着抚慰着走过所有赛事的唯一陪伴。

只有他意义非凡,独一无二。

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把目光移向手机屏幕,雷奥在屏幕对面静静笑着看他。他屏住呼吸。

他们都很年轻,整个世界在他们脚下。

*X/Xerophyte

雷奥一周前回家休了两天假,加州的冬季很温和,阳光洒下来暖暖的。

“这是我们家的农场,不过现在基本上什么都没有。”雷奥在户外开着视频给他看,信号不太好,声音听上去刺啦啦的。蔚蓝的天空下是大片大片空阔的土地。

“那边是果园,春夏的时候特别漂亮,我们家的橙子和葡萄在整个州的产量都是相当大的,每年到成熟的季节全美的水果商都会来这里提货。”

“唔,还有三四个牧场的,不过距离太远我就不过去了……”

雷奥沿着农场边缘慢慢走着,季光虹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不远处就是雷奥家,很漂亮的复式建筑,红色的屋顶在阳光下鲜明而热烈,占地不小但结构很简洁,给人一种温暖舒适而平易近人的感觉。屋前屋后都有很大的院子。

走到院前的时候雷奥突然蹲了下来,把手机移过去给他看一株小小的植物。

“这是我自己种的,光虹知道是什么吗?”

“山茶?”他眯起眼睛,冬季的冷风里它的叶子委屈地蜷着,很没特点的样子。

“沙漠玫瑰。”雷奥的笑声传来,“之前我种的时候没想到它能活到现在,这是旱生植物,老实说这里的冬天不太适合它。”

雷奥站起身来,屏幕里屋前的人影一晃而过,几个可爱的孩子和一个笑容可亲的妇女,应该是雷奥的妈妈和弟妹,他们在向雷奥招手。

美国青年的脸重新回到屏幕里。“我跟我的家人说了你的事情然后让他们看了照片,嗯——他们都超想见你,妈妈说如果我能在葡萄熟透的时候把你带回来的话就好了……我妹妹还在院墙上画了那张照片的简笔画,你看——”

“喔。”季光虹的脸倏地红起来,屏幕又是一转,白色的院墙上满是笔法稚嫩的涂鸦,最中间的是两个牵着手的小人,棕色和栗色的脑袋靠在一起,头顶上是盛开的花朵。

“她画的这个是——”看清楚画面之后季光虹感觉自己的心漏跳了两拍。

“结婚礼服,我的小妹妹好像在电视上看了很了不得的东西。”镜头转回雷奥,他一脸无辜,但语气无比愉悦。

“啊……我……”季光虹对着屏幕对面的雷奥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最后还是选择把自己滚烫如火山口的脸埋到了怀中的大熊里。

果然还是抽个假期去一趟吧……

片刻后仿佛突然想起了之前雷奥送自己山茶的事情,他抬起头好奇地问道:“沙漠玫瑰的花语是什么?”

“爱你不渝。”

*W/Wedding

“啊,维克托,这个是要抛出去吗?”黑发的青年看着手中的花束,满面绯红。

这是两代GPF冠军的婚礼现场,花滑界的世纪婚礼,但这个场合只邀请了和新人关系亲密的各国选手,没有任何媒体的参与。披集手中的手机和自拍杆已经饥渴难耐了,虽然他并不知道跟在勇利后面的他算是伴郎还是伴娘。

“来,一、二——”维克托笑着把他的手抓住,“三”的时候花束向观礼席抛出,电光石火间他看到俄罗斯的妖精踩着身旁哈萨克青年的膝盖跳起,白色的花瓣纷飞,他只抓住一根飘带,然后懊恼地倒在后者身上。

这一切的速度都非常快,花束继续向后飞,再然后——
“啊痛痛痛痛痛痛——”身旁栗色的小小脑袋被梆地砸中,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有些散开的花束已经斜着掉下来落在雷奥的腿上,他连忙抬手去拨季光虹额前的刘海,“没受伤吧?”

“没有啦,只是——”

小礼堂里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汇集在他们身上,披集的快门很适时地落下。

“哇哦~果然是这样呢,恭喜你们~♪”

季光虹抬头看他,小脸红扑扑的,嘴唇翕动着,想说些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的样子。

众目睽睽之下,雷奥觉得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于是他俯下脸亲吻了自己的小男孩。

*V/Vacation

没有什么比辛苦学习训练的间歇想象一下假期的美好更给人以动力了。

“我好想去好莱坞啊——”季光虹哀嚎着倒在床上,从冰场上晚训回来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不成型了。

“洛杉矶迪士尼说如果我在情人节能帮他们宣传一下的话可以给我一年带恋人免费入园的优惠。”雷奥看着屏幕对面那张可怜兮兮的小脸笑出声来。

洛杉矶的迪士尼乐园是世界上第一座迪士尼乐园,同时也是最大的一座。

“真的吗?”季光虹眼睛睁大,满脸不可思议。

“千真万确。”雷奥斩钉截铁。“如果我是单身的话早就拍桌子走人了。”

“那你怎么带我进去啊……”两个人如果公然这么做的话不就是公开了吗,现阶段虽然很多花滑圈里的人知道他们的事情,但都是为了保护起见心照不宣地保持沉默。

“光虹可以穿女装,我不介意的。”自己的恋人实在是太可爱了,让他忍不住想要逗弄一番。“比如说粉色的洋装小裙子和蝴蝶结——”

想想还真让人兴奋呢。

“雷奥……!”季光虹脸红得愈发通透了,隔着屏幕似乎都能感受到滚滚热气。

“我开玩笑的。”雷奥慢慢敛了笑,正色道,“相信我,光虹。总有一天我们会在假期以恋人的身份堂堂正正地公开出去玩的。”

他一脸认真,季光虹看着屏幕突然有些发愣。

总有一天我会带你走遍五大洲七大洋,向整个世界宣告,季光虹是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此生唯一的爱人。

*U/Umpire

“雷奥退役之后会当裁判吗。”一天晚上的视频通话里,季光虹突然问道。

“嗯?没想好……”雷奥刚睡醒没多久,陷在枕头里晕晕乎乎。

“我感觉以雷奥对乐曲和表达的理解一定会成为很优秀的裁判员,然后这样继续在花滑界待上好长时间。”季光虹突然有些小兴奋,忍不住开始帮雷奥展望未来。

但是我肯定要比你早一些退役啊。雷奥看他这个样子心里有些好笑。自己坐在评审台,他从青年时就开始交往的恋人是选手,现在已经长成了成熟的大人,在冰面上用舞动的肢体对他极尽诱惑——

这么一想倒也是挺不错的。但正直的美国青年还是开了口。

“我想还是算了吧,光虹。”

“诶,为什么?”提议被否决的季光虹小小地失落起来。

“因为到那时我绝对只会注视你一个人。”雷奥咧嘴笑了,“这不公平。”

*T/Tango

训练间隙的时候看到雷奥昨天发过来的视频,季光虹心里痒得很,好不容易捱到午休的时候,他像小仓鼠抱着自己的存粮一样一溜烟地窜进自己的单人间,嘴里叼着块煎饼。

雷奥的新自由滑是单人探戈,步法和冰下的同名舞蹈没有任何区别,倒不如说是雷奥的技术精湛到让人忘记他脚下踩的冰刀。雷奥本身就是很成熟的大人心态,探戈这种极具煽动性的表现形式简直可以把他全部的男性魅力悉数喷洒在冰面上。一曲下来,季光虹看得心里发热,甚至有些阴暗地产生了不想让雷奥拿这首曲子上冰的念头。

他可不想让雷奥变成冰场上崭新的撩妹之王。

拿起手机又看了好几遍,季光虹开始皱起眉来。虽然是单人,为什么在感觉上给人那么奇怪,而且还是那种让人觉得理所当然的奇怪,因为如果不这么做的话整个节目的魅力会大打折扣。问题是雷奥到底改动了什么呢……

***

“雷奥。”教练笑着在场边叫他,他停下动作滑过去,一天的训练已经结束了,他套好冰刀坐到一旁的椅子上整理自己的东西。

“我给你录了下来,你的自由滑。”教练把她的手机横在雷奥面前,“很令人感动,我之前从没想过这套编舞能做到这种水平,或者说你做了更多,大大提升了节目原有的魅力。”

“喔,什么地方?”他笑着回应,低着头解冰鞋的带子,“顺便能给我发一份吗?”

“这是当然。我个人感觉是,你在做单人探戈动作的时候,臂弯里有一个看不见的舞伴,或许因为是这样你的情感表达一直非常到位,也非常充沛。”

教练若有所思地分析着,“你幻想着的舞伴的话,大概一米六左右?整个人挺纤细,不过身体柔韧度很好,可以配合上你的动作——”她说到一半好像意识到了什么,随后饶有兴趣地望向身边的雷奥。

“喔,亲爱的,你现在的脸可真红。”

*S/Sin

雷奥知道季光虹很可爱,可爱到难以形容的那种可爱。

简直是上帝赐予他的奇迹。随之而来的却是想要犯罪的冲动。

“我马上就成年了,成年之后雷奥就可以……嗯……”对面的人已经脸烧得说不下去话,雷奥的脑袋里轰地一响。
成年之后能做什么?雷奥心里相当明了,其实他自己也忍了很久不想越界提出那种要求,虽然他知道即使自己说出口季光虹也不会拒绝。

但在美中两国和未成年人视频sex或者电话sex都是违法的啊。虽然只有十九岁,雷奥俨然是一个成熟的大人了,尽管和季光虹在一起的时候他有时也会像个犯傻气的大男孩,也掩盖不住举手投足间自然的成年男性魅力。然而季光虹还是个孩子,看上去和实际上都是,雷奥甚至有种错觉,比他小两岁的恋人哪怕到了二十出头三十出头,依然会是那样纤细而温润的样子。

而对任何正常成年男性来说,对自己心仪的人产生性[煎饼果子]幻想是不可避免的。雷奥记得自己在床上和浴室里无数次在脑海中勾勒出季光虹的躯[煎饼果子]体,他身上的任何一个部位都是小巧精致的,他的妄想恣[煎饼果子]意地抚[煎饼果子]慰着他肌[煎饼果子]肤的每一寸,他让他兴[煎饼果子]奋,让他流着泪颤[煎饼果子]抖,让他轻[煎饼果子]喘着渴[煎饼果子]求他的更多。然而妄想堕入现实,最后只有他一人颤[煎饼果子]抖着达到快[煎饼果子]感的巅峰,然后缓缓沉入水或者黑暗中。

简直是在犯罪。他挣扎着爬起身亲吻身旁的十字架,可是上帝,我真心爱他。

“我可以把这个视为你的邀请么?”雷奥指尖轻点着嘴唇笑着看向对面,他的小男孩有没有想着他做过那种事情呢?

小小的少年捂着滚烫的脸呆了许久,眼里慢慢聚起神来,然后肯定地点了点头。

——那么就由你来救赎吧。

*R/Rainbow

十二月底加州的LGBT群体开始了迎接新年的大游行,正值圣诞假期,红白绿的传统圣诞色加上游行的彩虹配色,整个街道显得异常缤纷夺目。季光虹对加州同性恋合法化的历程略有了解,由于8号提案的存在,加州的同性恋群体在争取平权的道路上走得无比曲折艰难。

雷奥没有参与游行,不过他在放假,期间免不了在街道上走动。季光虹翻着sns上的动态,雷奥最新的动态是他的一张街拍,照片上的他在路旁的露天咖啡厅里,身后是热闹的游行人群,彩虹的色彩铺天盖地。雷奥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衫翘腿坐在椅子上,下身是修身的黑牛仔和马丁靴,依然帅得毫不掩饰。

桌上的咖啡还在冒着热气,镜头里的青年开心地叼着淋着彩虹色糖浆的甜甜圈,一手拿着小熊形状的搅拌棒。即使不相干的人看到这张图,也会明白大名鼎鼎的花滑选手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在对这个游行活动表达自己的支持。

配文只有一行字:“MY  LOVE,MY LIGHT & MY RAINBOW.”

*Q/Question

“雷奥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因为……光虹超可爱?”

“给我用肯定句啦,你这个这算什么。”

“啊不是的,我只是怕自己说不好害你生气。”

“那,重来一遍,雷奥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因为光虹是中国和世界一流的花滑选手,我想永远和光虹一起站在赛场上。”

“为……为什么突然换了答案啊……?”

“抱歉抱歉,刚才思路没有打开,这一点很重要的,现在才想起来。”

“我再问一次好了,雷奥为什么会喜欢我呢?”

“因为光虹就是光虹,世界上最可爱的一流选手,在这件事上除了光虹之外我不想考虑任何人。”

*P/Pill

“因为昨天晚上训练忘了时间,太晚害怕赶不上地铁,所以汗没擦干净就跑出来了。”棕发的美国青年可怜兮兮地窝在被子里,额头上敷着一块冷毛巾,鼻音很重。“我的声音变得很厉害吧?”

“是啊,你真厉害,病成这样还硬上了半天冰。”季光虹刚刚从学校考完模拟回来,教练给了他整天数的假,上午考完的他等于多出来半天可以休息。

雷奥眯起眼睛小心翼翼地看着屏幕里的季光虹,那张小脸气鼓鼓的,不知道是对自己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生气还是没考好。

“去过医院了吗?”鼓起的脸蛋撑了不到十秒就软下去了,微微下垂的眼睛凑到屏幕前面,“有没有吃药,现在在家里吗?”

“刚才私人医生来过了——”他挪了挪屏幕给他看床头柜上的药,五颜六色的什么都有。

“这是风寒性感冒么,那么多?”季光虹叹了口气,盯着屏幕看得仔细。

“大概还有,咳咳,支气管炎和扁桃体炎?——阿嚏!”对面的画面剧烈抖动了片刻,回到正常后窝进被子的雷奥重新出现在画面里。

“你快点睡吧,睡一觉就好了。”季光虹声音软软的,像是在哄孩子。

“可我好想听光虹说话。”他闷闷地开口,有点撒娇的意味。

“那我给你数羊了,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耳机里飘来少年拉得长长的声音,温顺而柔和,跨过遥远的大洋柔柔地环抱着他。几分钟后手就已经举不起来了,手机无声地掉落在枕头上,但对面的声音还在继续。

“五百二十一只羊,晚安好梦……”加州已经是晚上了吧,季光虹这样想着,身子一松轻轻地把头垂了下去。

***
“真的超管用啊光虹,昨天晚上真是多谢了!”第二天雷奥精神抖擞地上了冰,下午训练结束后他掏出手机,发现季光虹还开着视频,他一愣,但还是戳了进去。

“啊……”对面迷迷糊糊地传来一声。现在大概是北京时间早上七八点?雷奥有些意外,按理说这个时间季光虹已经开始训练了。

“因为昨天从考场出来没带围巾,考试发挥不好心情很差免疫力下降,中午没盖被子就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季光虹很痛苦地皱着一张小脸,不停地吸着鼻子,因为刚刚重重地打了几个喷嚏眼睛里泛着泪光。

栗色的脑袋在枕头上蹭过来蹭过去,粉红色的羽绒被紧紧地裹在耳朵以下。天啊,他可怜的小仓鼠。

“那个,雷奥。”季光虹把自己整个人缩进被子只露出一双眼睛,鼻音重得厉害。

“给我数羊。”

*O/Orange

“亲爱的季光虹哥哥,

虽然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但我们的大哥哥经常在家里提起你,在各种各样的地方,比如说一起看电视的时候和聚会的时候,有的时候他还会说梦话,不过我们从来不告诉他。

前几天他在家里的冷库里发现还有一箱上好的橙子,很兴奋地说要寄给你,所以我们就偷偷地写了这封信塞到最里面,他绝对不会发现。

雷奥哥哥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当然也非常帅,以前在家里干活的时候经常有附近的姐姐们围在果园附近偷看他,只不过他要训练,一年里只能回来一两次。他在家里的时候经常会放比赛的录像,然后倒回去把光虹哥哥的节目看上好多遍。一次我们的堂姐过来,笑着说他是在恋爱,我们不太懂是什么意思,不过他承认了。光虹哥哥和我们的大哥在一起了吗?我们都好盼望你成为我们的家人。

我们经常溜进雷奥哥哥的房间里玩,里面有好多上面有你的东西,他的枕头下面放着你的照片。他经常说光虹哥哥是世界上最可爱的男孩子,甚至比女孩子都要可爱,我们偷偷地把你的照片拿到邻居姐姐那里让她评判一下,然后她很伤心地哭了,从那以后再也不每天抹着红嘴唇在我们家门口走来走去了。

妈妈说希望你能过来过暑假,不过大哥说你和他都要忙着集训,所以我们打算报名去洛杉矶的修学夏令营,因为我们太想看到你们同时在现实中出现了,希望这样想没有冒犯到你。

光虹哥哥一定也很喜欢我们大哥吧。听他说你在北京请他吃了很多中国料理,其实他自己做家务也很厉害啦。雷奥哥哥做的墨西哥玉米卷和各种口味的黑椒炒饭最好吃了。

最后如果有什么要说的话,希望你们能以后一起站在世界大赛的领奖台上吧,这也是大哥超想做的一件事情。

无比期待成为你的弟妹们的

菲奥娜、伊莎贝拉、巴贝罗和弗洛雷斯·德·拉·伊格莱西亚”

***
“所以说呢?后面还有一张——”季光虹歪着脑袋趴在床上,一手插着果盘上的橙子一手从信封中抽出一张涂得五颜六色的简笔画,从人数上来看应该是全家福,家里的父母站在正中央,旁边最高的男孩子怀里揽着一个个子略小的栗发男孩,周围围着笑容灿烂的弟弟妹妹们。

“……向上帝发誓我不说梦话。”对面的恋人满足而慢条斯理地舔着手上黄澄澄的汁液,雷奥感觉自己简直要窒息了,“天啊光虹饶了我吧,现在我真的感觉自己是一丝不挂……”

“那我再读一遍咯。”粉色的小恶魔微微红了脸,咯咯笑着咽下一口果肉,再一次拿起那张满是稚嫩笔迹的信纸。

【TBC】

下一更应该在F&B

感觉自己一直在拖某个了不得的情节(逃

写小青年的恋爱停不下来啊

对西语人名不太了解,如果有捉虫的小天使就好了(躺

希望里面的神打码不影响阅读感受w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1)
热度(335)
  1. 百年后的你Death Proxy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