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Pill(番外篇)在床上开视频通话的异地网恋绝壁是真爱(下)

大家周一来点糖吧w?

依然是高甜高甜高甜高甜高甜高甜高甜高甜※N

终于该完结了(下篇)

今天的白天显得格外漫长。

中午的时候季光虹留在训练中心吃饭,对面坐着他的教练,后面是两个他并不太熟悉的女队选手,叽叽喳喳地聊着她们的男朋友。

“……我不是说异地恋怎么样啦,只是有些事情还是面对面说比较好。”其中一个人笑着辩解道,像是怕她的同伴曲解了自己的意思。

“我们其实每天都有聊天的,感觉还好吧,也不经常有什么误会。”被谈及恋情的姑娘文文静静的,似乎很不好意思地红了脸。季光虹捧起汤碗挡着脸用余光看了看,那个姑娘的男朋友在滑雪队,目前应该在张家口训练。京张铁路快一个世纪以前就建成了好么,他收回目光猛地喝了口玉米粥,心疼自己一秒钟。

“我是说啊,有些话你打电话发信息说出来和你跟他面对面说出来是不一样的。”对面是满满的“你还年轻”的口气,“就比如说你和他有误会,打电话发信息的话很多狠话撂出来自己一点感觉都没有,对面可能看着看着就想多了。”

“当面讲的话,看着对方的脸,很多不走心的话说出口之前你自己就会掂量,处理一些事情也更容易。”

喔,有道理,受教了。季光虹咬着碗边歪着头这么想。教练看他脸上一会红一会白,表情愣得像是飞了魂似的,叹了口气转过筷子敲了敲他的碗壁。

“想什么呢,光虹。”

“没没没。”他有些心虚地放下碗,腮帮子被汤汁撑得鼓鼓的。用力往下咽了两口,他挑了一筷子豆芽塞到嘴里嚼啊嚼,一副认真吃饭的样子。

“该不会心里有人了吧?”教练揶揄着,比起教练和学员,她和季光虹的关系更像是亲妈和孩子,面前少年的脸腾地红了。

“没有没有,您往哪想呢。”季光虹吓得喝了口汤,好不容易把嘴里的东西顺下去,教练又开口了。

“你这个年纪也很正常,年轻嘛。”教练笑得更甚,看季光虹这样,她心里倒是了然了几分。“我倒是觉得我们光虹看准的人不会差,要是在技术上能相互促进一下就更好了。”

这话说的很开明,不过季光虹感激的同时又很是心虚。

她知道是谁了?想问又没法开口,心里挠得痒痒的。

“总之你能保持好心态拿到好成绩就行,不违法不违纪的,是谁我绝对不管。”教练大大方方道,在她眼里季光虹一直是个听话孩子,她盼着他好,哪方面都是。

教练乌黑的眼睛笑眯眯的,仿佛已经看穿了什么。

“我吃完先走了……”三两口把餐盘里的饭扒完,他很不好意思地冲教练笑了笑,端着餐盘脚下生风地往宿舍区走。

作为中国年轻的王牌,国家队种子选手。季光虹在队里有不少特权,比如说中午有单独的午休室,晚训结束之后可以回家,当然从某种角度上来看后者也是为他的学业考虑。

代价就是他的训练强度要比普通队员大好几倍。

脱力地倒在自己的小床上,季光虹的心怦怦跳着,刚出食堂不久他又碰到那两个女孩子,两人嬉笑着打成一团。

“——瞧你说的,和他开视频什么的,多难为情。”

“我和我妈都没视频过。”

“你也知道,灰头土脸的,谁不想给对面展示自己最好看的一面啊。”

两人的声音渐行渐远,季光虹有些出神,回到单人宿舍里躺下都没缓过来。脑袋里像过起电影胶片一样,一帧帧画面闪过,雷奥的微笑雷奥的面容雷奥的表演雷奥的休息雷奥的一切——闭上眼睛之后自己想的事情全是他。最后画面消散,教练的声音在耳畔回响。

连教练都默许了自己还怕什么啊。内心还是激动难忍。季光虹翻了个身把脸凑到冰凉的墙面上,蹭了好久才迷迷糊糊地睡过去。

半个小时后他重新上冰,整个人像一只快乐的小鸟。

※※※

教练对他今天的表现很满意,下了晚训之后季光虹拿起背包拔腿向外跑,他家里训练中心不算远,但他还是急不可耐地想早点回去。

“跑着回来的呢,那么喘。”季妈妈从门边上迎过来接过他的围巾和大衣,季光虹嘴上应着提着包窜进了屋,出来的时候已经换了睡衣。

“我冲个澡。”他闷头走进浴室,竭力避免妈妈看到自己脸上不自然的表情。心里的小算盘打得飞快,一个小时的时间很短,在VPN状态良好的情况下,他需要尽量控制声音不让门外听到,还需要带上耳机,但这样如果有人突然从门外进来的话,自己的反应速度会大大降低。
一向乖巧懂事的季光虹不怎么锁自己房间的门,突然上锁的话反而可能会让人起疑心。

这都什么啊,搞得像特工片一样。牛奶香的沐浴露挤到身上打起蓬蓬的泡沫,冲洗干净之后,季光虹心不在焉地拿起一旁的大毛巾把自己裹起来,插上吹风机开始吹头发。

雷奥说他吹头发时迷迷糊糊的样子很可爱。目光转向身后的镜子,季光虹只感觉刚从水里出来的自己整张脸都皱乎乎的,鼻梁上的小雀斑更红更亮了。

如果不是故意逗他开心的话,雷奥的确是真心真意地喜欢自己吧。

肌肤微微发烫,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理好头发,季光虹拉开发潮的门走了出去,路过客厅的时候他扫一眼时钟,八点四十了。

季光虹的心里有只仓鼠开始在躁动不安。他走进自己房间拉开窗帘,然后掏出手机挂好VPN。

八点五十,仓鼠开始疯狂地跑起滚轮。他打开sns刷动态,首页所有人的动态都赞了个遍,最后一条像往常一样是披集的,他戳进去机械地看着评论。

季光虹所不知道的是,大洋彼岸的雷奥早就醒了,正对着他的头像犹豫着要不要现在就点下去打开视频通话。

八点五十四,还有六分钟,季光虹的屏幕上方弹出了视频通话的通知框。

仓鼠瞬间站定,浑身僵硬化作土拨鼠。啊啊啊啊啊啊——

前方的摄像头打开了,他一把抓过耳机戴上,抱着手机往床上扑去。

“雷……雷奥?”

时隔多日,在屏幕对面,他远在大洋彼岸的男友对他静静笑着。

神啊。救救他的心脏吧。

“晚上好,光虹。”雷奥开口了,熟悉的爽朗声音沿着细细的耳机线向上传导,然后向下流进他的身体。

“雷奥……是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红着脸把他的名字又重复了一遍。

“Wow,你房间里是拉着窗帘吗,好暗的样子。”看季光虹这么紧张,雷奥咧嘴笑了,开始把话题展开。其实他并不能完全看清季光虹房间究竟是什么样子,只知道季光虹满脸通红地趴在床上,两只小脚丫有点慌张地前后拍着。

“嗯,是晚上嘛。”又是一阵沉默,两人对视片刻,气氛突然像是戳破了的气球一样突然松弛下去,季光虹小声笑了起来,“哎——”

“光虹还是像以前一样呢。”雷奥盯着屏幕,他的脸他怎么都看不够。

“你也是啊,这才过去几天。”开始习惯这种通话方式的季光虹逐渐放得开了起来。脸上的红晕褪去了些,但心跳还是有点快。

“我想看一下光虹的房间,可以吗?”

“啊。”季光虹并不是很吃惊,他大大方方地举起手机,“这样可以吗。”

“走近一点?”耳机里传来雷奥的声音,很有兴致的样子。

“好的。”他翻了个身下床,蹭上毛绒绒的拖鞋走到墙边,先是拉着粉色豹纹窗帘的窗户,他听到雷奥在那边笑了起来,鼓起脸道:“怎么了?”

“没什么没什么,很可爱。”雷奥忍住笑认真道,“我的小公主。”

“贫吧你。”脚下轻轻移动着,季光虹给他看自己的墙面,最上面是一个大大的粉色心形墙贴,下面有两个贴着风景照的相框,周边略空白的地方贴了几个粉白相间的小爪子,雷奥对自己的品味应该很了解了,他也不作什么解释。

然后是书架,从上到下的书很多,竖排横放的都有,从世界名著到各科辅导无所不包。“往下挪挪?”季光虹听着雷奥的要求有些好奇,“全都是中文啦……你看得懂么?”

“我就看一下,毕竟都是光虹的东西。”

“好好好。”书架旁边是他的学习桌,上面放着小熊笔筒和浅色的台灯,从远到近摞着高高低低的书和笔记本,右手边上是他亮橙色的笔记本电脑和几沓草稿纸。

“光虹学习好认真,我中学以后就没有这样的书桌了。”

“我本来也是中学生啦。”季光虹笑着趴回到床上,房间的另一边是几个放衣服的柜子,没什么可看的。

屏幕里重新出现人像,雷奥看着他调适屏幕的位置,只想一手穿过去把他抱起来。

“感觉自己就这样回归日常了……好不甘心。”晃动的屏幕稳定下来了,季光虹轻声道,他很想去戳一下屏幕上雷奥的脸,但想了想对面会看到,还是作罢。“也见不到雷奥了。”

“没关系的,很快就要到四大洲和世锦赛了。”对面安慰着他。雷奥走之前他们在一起睡了一晚,这并不是他第一次看雷奥刚醒来的样子,黑色的休闲衬衣最上面几个扣子开着,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胸口光滑的小麦色肌肤上,季光虹有些不好意思,但又隐隐地觉得刺激。

“到时候一起走到最后?”

“一定。”他要和在美国站那样和他的小可爱一起站到领奖台上,中间不隔人的那种,并且最好他能用右手揽住他,这样吻下去的时候也方便一点。雷奥这样想着,在领奖台上即使做一些人们日常可能会感到出格的事情也不会引发太多议论,当事人自己心里明白就够了。

“雷奥超帅的啊,一定可以走到最后的,不过……”虽然刚才放出了话,季光虹还是觉得自己没什么底气。

“那想着我?”只要你需要,我会是你永远的Kiss&Cry区。屏幕里雷奥的笑容温和而有力,他稍微定了定神。

“雷奥圣诞节想要什么呢?”十二月过得很快,他猛地想起来这件事情。

他想送给雷奥一件很特别的礼物,但时间已经很近了,这样看来只能先用其他的东西替上。

“光虹又要训练又要上课应该很忙吧,我想没什么时间去邮局寄国际包裹的,并且邮费不便宜。”雷奥想了想道,“你能这么说我就很开心了。”

“这怎么行啊。”季光虹鼓起脸辩驳,“圣诞节对雷奥是很重要的节日吧,并且我们这种关系……”声音骤然小了下去,“我也有……特别特别想要送给雷奥的东西……”

“这样的话你在四大洲的时候捎给我吧。”不行了好想马上扑过去抱住他揉一下,雷奥克制着自己想要一头撞进屏幕的冲动,嘴角的弧度愈发显著。一个小时的时间真的是太短了,他内心哀嚎着看着屏幕右上角蹦着往前走的数字,恋恋不舍地舔了舔唇角。

“光虹给我一个早安吻?”十九岁的大男孩从床上撑起半个身子,明明是那么成熟的人,居然有种撒娇的感觉。季光虹呆了一下,“怎……怎么做?”

“你说呢?”对面的笑意更甚,他吭哧吭哧地把头按在床上蹭着,声音含含糊糊。

“那个——你一等,我先——酝酿一下……”明明这样那样的事情都做过了他还在害羞什么啊,心里暗搓搓地给自己打着气,季光虹一点一点把脸抬起来,深吸一口气嘟起两片粉嫩嫩的嘴唇,“……mua~”

秀色可餐。白里透红的脸蛋配上水粉色的唇瓣,一双眼睛因为紧张慌懵懵的,睫毛颤抖着在眼眶下投出阴影。雷奥愉悦地欣赏着这幅画面,无比精准水到渠成地从自己并不太丰裕的中文词库里把这个成语拎了出来。

随后他以无比满溢的热情给对面啵回去一个大大的晚安吻,小仓鼠又滚烫成一团球了。雷奥这样想着,好整以暇地和对面腻完最后几句话,他把自己砸回枕头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很好,今天训练的动力满格了。

另一边季光虹微弱地抱怨着关了手机,哎这什么人啊……

屏幕暗了下去,黑亮亮的表面倒映出他还带着笑的小脸,傻傻的样子。雷奥的声音和笑容还在脑海里盘桓,他蹭到床头一把拉过那只玩具熊,紧紧地抱在怀里滚啊滚。

他的心里现在剧烈波动甚至感觉自己还能做一整套大模拟。

不过明天还要早起训练。季光虹仰面停在床上,若有所思地把熊向半空中抛出去,然后让它飞扑下来砸到自己身上。

一定要好好训练下一赛见到雷奥,在冰上漂亮地见到雷奥。他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美国青年能把他吃得死死的,但他也想对他做同样的事情,让全场的人为他欢呼,让雷奥因此而嫉妒,让他的目光只牢牢地盯紧他一个。

爱情真是能让人爆发出可怕力量的存在。第二天的训练中心,人到中年的女教练看着在冰场上旋舞如燕的季光虹,心里笑着在训练日录上记了一笔。

※※※

之后几天的晚上他们依然在床上开视频通话,熟悉了新技能的两人把此前的对话习惯和风格发挥得淋漓尽致,甜蜜蜜腻乎乎天南海北无所不包,美中对话开创了新局面进入了新阶段,实在可喜可贺。

“等光虹来美国之后一起去洛杉矶的迪士尼乐园吧?”

“好啊好啊!”季光虹一脸兴奋。“我从现在就开始攒门票钱!”

“当然是我请啦,这种事情——光虹最想去哪里玩?”

“我想想……旋转木马吧……”这种给人以浓浓少女情怀感的话除了雷奥之外他绝不可能对任何人说。

“嗯~那我一定会带光虹去鬼屋的,相信我,反正你不认路的。”雷奥忍笑已经忍到极限了,上帝啊,他真的是我生命里的奇迹。

“呜哇好恶质——”

“其实我超想看光虹吓得哆哆嗦嗦地钻到我怀里的样子啦~”棕发的美国青年笑得头都抬不起来,屏幕对面只能看到他穿着黑色休闲服的抖动的肩膀。

“雷奥——”其实季光虹早就在床上滚成一团了,压根看不到屏幕上是什么样子。

当然有的时候也会发生一点小小的意外,比如说两人聊得火热的时候季光虹突然听到门外的异响——

教练云,你是临危受命切记处变不惊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

谨遵师门教诲的中国王牌一跃而起抓过床头的新XX英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机翻到背面,然后清了清嗓子——

“Pumas are large——cat-like animals,which are——found——in——America——”

季妈妈带着满意的笑容退了出去,在确定自己安全之前他还要再念一会,然而耳机里已经传来了雷奥毁天灭地般的笑声。

“笑笑笑笑什么笑。”季光虹放下书拿起手机,绷起脸在屏幕上对着笑翻在枕头上的雷奥戳戳戳,“我这是冒着生命危险在跟你谈恋爱。”

“喔,向我伟大的爱人致以崇高的敬意——”雷奥也绷起脸严肃道。

两人绷着脸对视几秒,然后双双闷声笑倒在被子里。

然后就这样到了大奖赛决赛开始的日子。几天前季光虹去了克罗地亚的Golden Spin,时差倒过来倒过去,整个人的精神都不太对劲,当然他个人觉得这和比赛期间的两天教练收了他的手机大有关系。

“你看我定了五个闹钟。”季光虹打着哈欠把自己床头三丽鸥的电子表给屏幕里的雷奥看。花滑在中国并不是太主流的运动项目,没有中国选手进决赛CCTV5也懒得在凌晨四五点钟直播,季光虹只能寄希望于雷奥传给他的国外直播地址。不过这种情况大概更能提升他观赛的投入程度。

“诶,需要定那么多吗?”雷奥已经上冰了,他手肘撑在冰场旁的矮墙上,身边放着他的笔记本电脑。“我是说我可以直接给你打个电话。”

“有道理。”季光虹歪着头想了想,雷奥给他来电的话他肯定会按时醒。

“那过会见?”他把笔记本和平板搬到床头,打了个小小的哈欠窝进被子里。

“过会见。”雷奥向平时一样给了他一个晚安吻,冰场边上的女孩子们纷纷嫉妒而好奇地投来目光,他没有在意她们,放下手机转身滑到冰场中央。

Have a sweet dream my love.

凌晨四点整,当Still Alive的音乐从耳旁第一遍响起的时候,季光虹从枕头上弹了起来。是雷奥的电话,他挺想接的,不过考虑了一下国际话费,他还是挂掉之后打开了视频。

“唔,早上好——雷奥。”眼角挂着打哈欠带出来的小小泪珠,他伸了个懒腰之后走下床开了灯,铺好床把平板和笔记本的网都连上,然后戳进雷奥发过来的网址。

视屏框里的小圆圈转啊转,两人都屏气凝神地看着自己的电脑,手里捧着还在进行着视频通话的手机。

“光虹,你那里看得到吗?”雷奥叹了口气把自己的电脑推到一边,不知道是没开始还是网太差。

“不行啊,看不到直播。”对面也把电脑推开,眉毛往下微微耷着,有点小失落。

两人安静地对视着,季光虹突然觉得自己很想笑,不知道为什么,然后他就这么做了。

“喂,雷奥。”他嘴角向上勾起,屏幕里的青年一瞬间有些意外,但像是立刻明白了什么一样,咧开嘴笑着回望他。

“怎么了,光虹?”

“没什么。”小小的少年轻声道,清亮的眸子里微光闪动。

“没什么,挺好的。”我们都挺好的。

All in good time.

【FIN】

[番外的番外·一个依然高甜高甜的小段子]关于雷奥的圣诞礼物

“光虹,门卫那里有你一个快递。”

今天外面下了雪,晚训下得很早,即使这样季光虹还是一个人在冰场上留到了最后,直到教练从办公室里收拾好东西过来催他。

“怎么那么晚……”他背好背包系上围巾,有些意外。

“不,其实早上就到了,只是我刚才出门回来才知道,好大的一个,应该是国际包裹?”

“喔。”教练的目光很有深意地投了过来,季光虹红了脸,慌乱地扯了扯围巾,但都被她看在眼里。

“没事没事,我知道的,你最近训练进步很大,或者说我该谢谢他?”教练笑着推他往外走,“快去拿吧,路上注意安全,我跟管冰场的人说点事再走。”

“嗯,谢谢您,教练再见。”被教练这么一说自己反而更不好意思了,他胡乱点了点头拔腿向训练中心的出口走去,心里的小仓鼠四处乱撞,雷奥的包裹,天啊天啊天啊——

雷奥寄来的包裹确实超级大,比自己还要高。季光虹有生以来第一次奢侈地在回家路上叫了出租车,然后步行五分钟的路程堵车两小时。

路况不好啊。司机是老北京人,下车的时候对他连声抱歉。都不容易,他腼腆地笑着付了车钱,然后吭哧吭哧地把包裹连拖带拽弄回了家。

儿子经常在外面比赛,有几个国际友人也不奇怪,季家父母对此没说什么,于是季光虹心安理得地把包裹推进自己房间,小心翼翼地开始拆包装。

果然一堆塑料泡沫减震袋落到地上之后,里面是一只巨大的Costco玩具熊。比自己高半头,季光虹把熊贴到墙上自己贴到熊上比了比,估计雷奥是按着他自己的身高买的。

手脚麻利地把地上的包装翻了个遍,确认没其他东西之后他把垃圾丢到外面,然后抱着大熊摔到床上。

连抱着自己的感觉也那么像雷奥……嗯。季光虹蹭着熊毛绒绒的肩头,目光扫过床头的那只之前的小熊,那个也是雷奥送的。他决定把它放在书桌旁边,写作业的时候暖暖肚子暖暖手。

不好意思呢……我在床上有新欢了。他愉悦而又有些糟糕地这样想着,就这么放松地蹭到了九点。

现在是平安夜啊,不过雷奥那里刚刚进入二十四号的清晨。视频接通了,他像往常一样开口。

“雷奥,北京下雪了。”

据说第一个告诉你雪讯的人是最爱你的人,季光虹在中午的食堂听到一堆女孩子这么讨论,虽然不知道原理何在,不过试试也不错。

“多、喝、热、水?”对面的男友歪着头棒读出一句中文,大概是从哪个中文媒体平台上学的,季光虹一头砸在床上,毁气氛啊。

“你的熊我收到了~”雷奥琢磨着季光虹的反应,心想自己是不是又用错了什么措辞,对面的屏幕里却突然出现了一大团的棕色毛绒,随之而来的还有季光虹开心的声音。

“喜欢吗?”他笑了。

“超——喜欢!”季光虹把大熊推开重新回到屏幕里,脸红得像街上卖的平安果。

目光向床头柜移了分寸,床头柜的抽屉里放着两团毛线和半条已经织好的围巾,他给雷奥的圣诞礼物暂时还送不出去,好在四大洲还早。

“我是按着我的身高买的,这样在床上它抱着你就像我一样。”

“我知道的,雷奥好心机。”并且它有着和你的头发一样柔软的棕色绒毛。

“你喜欢就好,里面还有东西,你翻到了吗?”雷奥问他,听到这句话的季光虹止了笑怔住了。

还有东西?怎么会,在哪里……明明他已经翻遍了……已经做好了扒垃圾桶的准备,雷奥笑着叹了口气提示他。

“在熊的毛衣里,你摸一下。”

一个红色的U盘。季光虹有些好奇。“你等我拿一下笔记本电脑。”

电脑在床上摊开之后飞速运转,他插上U盘,指尖在鼠标区急促地挪动,期间雷奥一直在屏幕对面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U盘很大,打开时候是好几个G的音频文件。他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都是雷奥写的曲子么,不过也太多了点吧,难道雷奥想让他选一下?

“这都是你的音乐?”耳机还插在手机上,季光虹很想听但没有办法。

“不是,怎么会有那么多。”雷奥在那边笑了起来,“你还记得你给我看过你的书架吗?”

“是啊。”季光虹很是困惑,但这有什么关系呢?

“你书架上的所有英语书,最后面的那个,叫什么来着……听力原文?”

“嗯?”

“我全读了一遍。”

【真·FIN】

I have a Leo/I have a Guanghong/Ah~I need a pill_(:зゝ∠)_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陪我吃药_(:зゝ∠)_(比心比心比心~

抽空可能会把Pill的正文和番外扫一下发个超链接合集,考试月来了真的是濒临死亡_(DIEゝ∠)_

从现在到一月十号左右可能会更得非常慢,不过小季生日绝对会发生贺,全都是超甜的小段子w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92)
热度(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