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Pill(第十二章/完结章)

(十二)

披集觉得自己一定是多年sns动态刷屏回馈粉丝攒的人品爆发了,才会在客场站到金牌的领奖台上。

不对,他从来都没有过主场。

※※※

短节目垫底的后果就是自由滑第一个上场,季光虹始终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奖赛一直保留着这么打击人的赛制。自己的前半段除了四周跳超转之外表现不错,后半段摔了一次,联合跳跃的难度系数不是很高所以提不起分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毕竟美国站都是这么过来的。

所以问题出在哪里呢?一把冷水拍到脸上,他抬起头看盥洗室的镜子,眼眶还是有些红红的。

羁绊和暴力。他要如何建起他的羁绊,他想要如何施加他的暴力。

最后为何?主人公单枪匹马闯进敌人的基地,与故友相遇,与反派对峙,与内心深处的软弱搏斗,与所有阻挡他的人兵刃相见。

英雄为何?他想不透黑社会如何成为英雄,他孤身一人已然无法救起全局,不能庇护众生又无法自救谈何英雄。暴力无用,对面人多势众他不能敌,嘴角勾起一丝破釜沉舟的笑,他丢下利刃拔枪,铳口黑亮,子弹上膛。

羁绊为何?他和他互相扶持着渡过大洋,来到彼此最后一站的最后一场,倘若自己的表演里还剩下什么,那一定是这样的吧。我已经无法前行,但我希望你能走下去,带着你的骄傲与荣耀,哪怕面色苍白汗如雨下。是的,我愿意以我自己为代价护你走下去,这是我最后的暴力,只为一人的暴力,即使是不配成为英雄的暴力,仅仅是因为我愿意。

带着我一直所希冀着的羁绊,我胸口绽开的那朵血花,你会不会把它别在襟上。

枪响了。

脑内依然回荡着自由滑音乐终结时的音效,季光虹叹了口气掏出手机,披集已经开始发自己在领奖台上的动态,出于作为朋友的自觉他戳进去点了个赞并表示了衷心的祝贺,转身出门撞见了在盥洗室外面来回踱步的教练。

准确地说是雷奥的教练,尽管在一起训练的时间久了,她有时也会在某些方面自愿地指导一下他,比如说如何在表演中增加自己的魅力和性吸引力。

她看到季光虹出来,冲上前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他。

“雷奥一直不接我电话,我以为他跟你一起在厕所里。”她的声音大且急促,周围的人纷纷侧目,表示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没……啊。”有些尴尬地别过头去,季光虹感觉刚才自己心里的各种情绪瞬间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对雷奥的担心。雷奥的失利是他也没有想到的,短节目过后他明明是最接近大奖赛入场券的人。就这样一个满载光芒的存在狠狠地从高处坠下摔倒地上,尘土飞扬,雷奥自由滑结束后他曾经很冲动地想要跑出去找他,但屏幕上的镜头切换到K&C区,雷奥一脸平静地说自己在美国大赛里会好好加油,他也就稍稍放下心来。

这样看来那种平静反而是最不详的预兆。

“那我去找他?”自己的教练很开明地放了他一个晚上自我调整,季光虹试探地问她。

“啊,那真是拜托了。”性格奔放的女教练扑上来给了他一个拥抱,“Ur sooo——sweet,honey.”

他晕晕乎乎地回到休息室拿自己的东西,心说雷奥会去哪里啊,明明刚才披集拍照的时候还笑得那么开心。

但是谁都不是圣人,输掉比赛而失落而沮丧而自责的心情肯定会有啊。

出了太阳的北京天空还算晴朗,,季光虹一边看手机一边碎碎念着,雷奥刚刚发了条表示自己会重整旗鼓的打气动态,下面回复的人很多,大都是迷妹,点赞最多的一条评论是披集的,指尖在屏幕上划过来划过去,删删改改,最后还是那句加油,他叹了口气,有些话还是当面说比较好。

然后一个点击发了出去,季光虹承认了自己语死早。

再然后他轻车熟路地走到街边常去的茶餐厅,出来的时候提了两杯鸳鸯奶茶。

※※※

实际上雷奥确实也没怎么样,只不过发了条动态就跟教练说自己要回宾馆休息。考虑到选手的国际航班问题,退房的时间在一天以后,在此之前他还可以好好休整一下倒倒时差。

当然乐观如他,此时的心情也不算太好,比起比赛失利带来的失落,他的心里更多的是一种不可描述的挫败感。

这种感觉就像你是个中学男生,看了隔壁班一个正妹好久好久,虽然朝夕相处但也忍不住朝思暮想,放学的时候她和一群姐妹走在一起,你踩着滑板想要很帅地溜过去,想让她在意,想让她尖叫,想投给她唯一的炽热的目光让她幸福地被周围的姑娘们嫉妒着,但是你摔倒了,惨兮兮地倒在地上,落地的时候你心里一声哀嚎,只希自己瞬间化身为空气不被看到。

可是她是那么好心的一个人,一定会关心地走过来问啊——这就有点尴尬了。耳机里的音乐声起起落落,雷奥懒洋洋地坐起来揭开眼罩,北京午后的太阳白亮白亮的,这种天气果然还是睡不着。

一个有些犹豫的叩门声响起,他走过去开门。

“你教练让我找你,问你怎么不接她电话。”刚从外面跑回来的少年脸蛋红扑扑的,一双棕色的大眼睛在围巾上方微微下垂,他语速很快地解释着自己不速而来的原因。

“喔,我开了静音。”雷奥恍然大悟。

“你那边结束了?”雷奥看着在玄关解围巾的季光虹心情复杂,两个人都没有进决赛,按理说是应该同病相怜的,然而这样看上去像是他特意跑过来安慰他,这让他小小地纠结了一下。

“给。”季光虹从自己提的纸袋里挑出一杯奶茶给他。“来点甜的?”

“谢谢。”杯中的液体还是温热的,他插上吸管盘腿坐到床上,一手把手机从枕头底下扒出来,看着来电记录默默在心里给教练道了个歉。

季光虹已经脱去了大衣,和他一样穿着羊毛衫踩着拖鞋,雷奥以为他还会像以往一样坐到他的身边,然而并没有,他绕道床的另一边坐到了他身后。

他们背对背坐着,屋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他侧脸时余光只能看到季光虹红红的耳廓。

“所以说……嗯……挺遗憾的,光虹。”他先开口,的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还好啦,就是,你教练刚才有点担心你。”

“我没事。”雷奥吸了口奶茶,温醇的液体在冬日里就像季光虹的声音,柔柔地流入他的身体。

“光虹看我的比赛了吗?”他第一个出场,他害怕他因自己的失利一气之下走掉。

“嗯。”细碎的白牙轻咬着吸管,怎么可能不看。

“那认真的,我滑得有那么糟糕吗?”他叹气,这个事情他还是挺介意的,心里纠结不亚于那个想象中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耍帅失败的中学男生。

“完全没有。”身后的声音非常坚定,“雷奥是最帅的,真的。”

女孩温柔而焦急地跑到男孩面前,掏出自己的手帕覆上擦出血丝的膝盖。疼吗。她这样问,眼睛里满是心疼,心疼里又饱含鼓励。

“你也是。”从来没有那么急迫地想要表白自己的心迹,“最后一段,我简直看呆了。”

“真的?”季光虹瞪大眼睛,心脏欢快地跳动着,他看出了什么?

“千真万确。我能在你身上看到故事。”

“像不像好莱坞明星?”季光虹向后仰过去,两人的后脑勺碰在一起,好像这样就能更好地读懂对方一样。

“很有潜质。”

“什么啊,这种'你还差得远'的感觉。”

“那你告诉我你在想什么?”

“不不不不不——”季光虹被吓得心漏跳了一拍,雷奥被他的反应一惊,下意识地想回身看他,身子没转过去一半就被慌不择法的季光虹抱起枕头怼了回去。

“别看我别看我——我跟你说就是了。”季光虹气喘吁吁地把脸埋进枕头,他现在的脸烫得可以挂煎饼糊。平复了一下呼吸,他抬头一脸认真。

“那我说了——”
“好我听着。”
“不许笑我。”
“绝对不笑。”雷奥举起右手做了一个发誓的手势,内心强烈地感觉这样的季光虹实在是太可爱了。

“嗯……”季光虹歪着头想了想,然后尽可能在情节上客观公正、在人物塑造上稍稍拔高个人形象地跟雷奥讲了自己自由滑时的脑内小剧场。起初他还能正常语速地讲话,但随着故事进入自己联合跳跃失败的后半段,他的吐字越来越快,声音也开始变小,跟本尊讲这种事情果然还是好羞耻,故事结束时生性腼腆的少年几乎已经没法从枕头上抬起脸来。

“你说你帮我挡了子弹……?哇,光虹……”

“对啊就是这样……”所以说不要笑我。季光虹这样想着,身后却伸出一双手紧紧地环住了他,雷奥环抱着他,他环抱着枕头,两者被雷奥用力带着向旁侧倒去。

奶茶杯滚落到地板上,幸好已经空了。

“我好感动。”脑袋被床面冲得有些发懵,他听见雷奥的声音近在咫尺。

“雷奥……”温热的气息扑打着后颈,比赛过后的自己一直在四处奔走,在这种姿势下他感到莫名地放松。

“我可以问一个问题吗?”雷奥的声音温和而不可辩驳,“回答我,光虹,你会的。”

他想问什么。季光虹茫然地点头,强烈的直感却早有察觉。

“如果那天光虹遇到的人不是我。”

如一颗子弹无声地击中心脏,该来的果然还是来了。雷奥环抱着他的胳膊收得越来越紧,季光虹的身体一颤低下头去,见他这样的雷奥心开始往下沉去。

天啊,说话啊光虹,无论你说什么我都可以接受的。

即使你并不喜欢我。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那么奇怪的想法,明明无论从哪里看他对他的心意都如此明显,但真正触及到这一问题的时候,心里还是空落落的可怕。

“不要紧,是我的错。”雷奥叹了口气,“你不用多想,我答应过你的。”

我们是朋友。只要光虹不讨厌我,我一直都在。

“什么嘛……”细微的反驳声从枕头里传来。看到雷奥这样,季光虹的心情反而有些放松。

他怎么可能讨厌他啊。他喜欢他。

“我只说一遍。”自己的怀抱被挣开,依然抱着枕头,季光虹翻过身看着他,枕头边缘的一双眼睛依旧腼腆,但有着不可退让的坚决。

“不是雷奥的话……就绝对不行。”一字字落下,在雷奥心上像炸开了一串烟花。

“听明白了吗?”对面的少年歪着头,洁白的枕头上方面色绯红,季光虹突然非常庆幸雷奥的中文一点也不好,他开口,觉得自己从来没有那么认真地讲过自己的母语,而且是对着一个美国青年。

“我喜欢你。”

他看到对面雷奥的眼睛倏地亮起来,猛然发觉全世界这句话的表达或许都是相通的。

要不然就是他自己偷偷学了中文。季光虹小小地腹诽着,然而现在的情况下并不容许他想太多。

“Te amo.”手中的枕头被不由分说地扯开扔到一旁,下一秒身子撞进一个如火般炽热的怀抱,雷奥在耳旁的呓语声传来,他颤抖着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然而对方并没有这种想法。

来不及解释了各位,快上车✧ʕ̢·͡˔·ོɁ̡✧

【FIN】

会不会有番外呢_(:зゝ∠)_?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3)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