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Pill(第十一章)

被第十章轰得言语不能几近飞升
虽然最后感觉只看到了leoji的那七秒……嗯
滚回来重新做人╰(:з╰∠)_
今日完结发糖,绝对发糖_(:зゝ∠)_

(十一)

雷奥在找到光虹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在同一条路上遛圈的波波维奇,因为对还没有吃饭的他而言,面前的季光虹和煎饼果子放在一起显得格外诱人,使他完全顾不上其他任何事物。

当然他的内心更偏向前者,尽管他并不知道中国有个成语叫秀色可餐。

“诶,可是我不喜欢火锅啊。”季光虹咬着煎饼声音含糊,他还是喜欢比较清淡的东西,火锅气味太冲,从店里出来身上满满的全是汤料味。

并且我已经开始吃晚饭了呀。他向雷奥举了举手里黄澄澄的煎饼,心里已经叫嚣着想要跟雷奥一起走了,这种表里不一的感觉让他无所适从。

“维克多也在啊。”
“马上去!”好理由。季光虹的内心开始雀跃起来,“我要要求合照并且把它传到sns上去
。”
“是吧。”雷奥笑了,路灯柔和的光线下少年鼻梁上的小雀斑兴奋地微颤着,目光中无意识地含了宠溺,季光虹也没有在意,只是加快了解决晚餐的速度,像一只满足地一头扎进食盆的仓鼠。

他脑海里已经浮现出那张合照的构图了,他和雷奥并肩站在一起,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在后面揽住两人的肩膀,镜头里的前世界冠军优雅而得体,雷奥像平时一样帅气,自己应该摆出什么样的姿势呢……看上去比较有范的那种。

真是年轻啊。两人的背影越来越远,孑然一身的波波维奇叹了口气。

这种酸甜的气氛没有人比此时的他看得更懂。

***

事实证明维克多作为花滑界的神话无疑是独一无二令人震惊的,他浑身上下每一寸都散发着惊为天人的光芒,是的,浑身上下,每一寸。

季光虹感觉自己活了十七年,还没有在中国北方的这个季节见过那么……坦荡的人。
北戴河冬泳的人除外。

不,不能除外。手机取景框里俄罗斯的银发青年的手开始向下半身移去,据他所知北戴河还没有裸泳的。

“啊……不好意思,维克多喝多了有脱衣服的习惯……”一旁黑发文静的青年额头冒汗地解释着,脸上带着抱歉的笑容,日本选手胜生勇利是他们花滑界的前辈,他摇摇头示意无妨,因为除此之外他也想不出来别的应对方式。

“这个气氛好成人啊,我能发到网上去吗……”他低声问着雷奥,话一出口自己却有些心虚。
“不行你给我忍住……”旁边举着手机显然也底气不足。

下一秒外裤与内裤齐飞,叫他们来这里的罪魁祸首披集一边哭天抢地地摇着自己因醉虾而受到万点伤害HP濒临底线的教练,一边无比熟练地拿起手机按下了快门。

门边的两个人满脸黑线。

终于在维克多开始伸手扒勇利毛衣的时候,雷奥一手拉起他转身出了火锅店。

“哎——”从热气蒸腾的店里出来,季光虹还是被门外的寒气冻了一哆嗦,“我们还没跟披集打声招呼。”

“我给他发了line。”雷奥没有松手,在前面走得有点急。脸上被刚才的热浪熏得燥燥的,走到一个路口,他们停下来等红绿灯。

“光虹。”他回头叫他,身后的少年轻快地跟上两步站到他身边,表情有点小调皮,他稍稍仰起脸看他,一双眼睛亮晶晶的。

“怎么了?”
“没什么。”雷奥摇头,嘴角却不由自主地向上扬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愉悦,是因为借机紧紧抓住了自己想要的东西吗,还是因为刚才看到的场景内心深处升起了一种带着些罪恶的优越感。眼里的季光虹看着他百思不得解地鼓起了脸,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终于雷奥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笑什么啊——”季光虹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但笑容是会传染的,很快他也被带着笑得不成形,信号灯的颜色变了几次,他们在路旁不顾来往行人的目光笑作一团,直到下一个绿灯亮起,雷奥才喘着气抹了抹眼角挤出的泪珠,拉着季光虹过了马路。

“没想到啊。”过了马路后的两人并肩走到了一起,雷奥的手没有松开,不过这样挺好的。
“是啊,大名鼎鼎的维克托。”背后议人有些小小的不厚道,但季光虹想没有人会介意这些的。

“第一次看到他这样一面真是不可思议。”雷奥笑得有些累,“你知道的,一直以来都是看他那么得体地站在领奖台上,举着奖牌——究竟是什么把他突然变成这样,太神奇了。”

“或许……胜生勇利?”季光虹歪着头想了想,之前维克托因为看到勇利自由滑视频而转型的事情就已经沸沸扬扬了,半年来通过关注维克托的sns动态,他对这一点更加确定。

但两个人究竟是什么关系呢。他隐隐约约地猜到,但不敢想。

果然和雷奥在一起的时候不适合想这种问题,季光虹感觉自己脑袋里又要开始演小剧场了。

“那打个赌?”雷奥突然变得一本正经。
“赌什么?”
“我没想好。”美国青年自顾自地笑了起来,他只是随口说说,没什么实际意义。
“那你还说。”季光虹也噗地一声笑了,只觉得雷奥暖得他的手越来越热。

两人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宾馆楼下,季光虹拿出手机,打开定位给教练报了个平安,教练也没说什么,只是叮嘱他好好休息第二天早起上冰热身。

参赛选手的房卡都是提前拿好的,上楼的时候在电梯里遇到穿着浴袍下楼买咖啡的克里斯,简短地打过招呼之后雷奥默默地把脸侧了过去,果然还是略尴尬,季光虹还不知道之前的事情,一脸发懵地站在两人之间,不知所措。瑞士选手舔着咖啡杯口一脸暧昧,像是看穿了什么一样,目光闪烁望得人心里发虚。

雷奥还是没有松开他的手。

sns三人组的房间依然在一起,下了电梯之后两人互道了晚安,各回各屋不到半小时,季光虹就听到门外传来了敲门声,头顶的花洒还在呼呼地喷水,他慌乱地从浴缸里爬起来抓了条大毛巾把自己包起来,走过去挂上安全链开了条门缝。

“那个,光虹,有吃的吗?”走廊里光线昏暗,雷奥漂亮的黑色眸子闪闪发光。

***

现在是北京时间晚九点,距中国站比赛开始还有整十二个小时。

季光虹头上顶着毛巾,穿着自己的小熊睡衣站在隔壁房间里,刷拉一声撕开了方便面的调味包,一旁是嘴里叼着塑料叉子满脸期待的美国选手。

“这个不是用水泡的吗?”
“给你煮一下味道更好。”季光虹一边插电热水壶的插头一边解释,顺手拿起从自己房间里带的蔬菜干倒了半袋。

底座的指示灯开始亮起来,他趿拉着酒店的无纺布拖鞋,悬着脚坐到雷奥床边。每到两人在一个安静的地方独处的时候气氛就会变得有些微妙,明明有那么多话想说,开口却变成了各种违和的辞不达意。

“明天加油啊。”加油加油,怎么总是那么词穷。手指抓起膝盖上的布料,一瞬间季光虹觉得自己的声音缥缈得像空气中的水雾,主场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轻松,相反压力或许会更大一些,毕竟国情不同。

雷奥没有说话,只是拍了拍自己的大腿。“过来。”

啊?!季光虹的脑内轰地一声升起一朵蘑菇云,他有些惶恐地看向雷奥,雷奥的表情无比正常,并且看着他的反应还有些想笑。

“你的头发还湿着,这个天气感冒可不好。”雷奥不由分说地把他拉了过去,后背靠上一片温暖,雷奥的胳膊从肩侧轻轻地环住他,手指隔着毛巾开始揉搓他的头发,动作柔和而耐心。

他在他手下乖巧的像只小兔子。

“之前我在家的时候,也经常给我弟弟这样擦头发。”雷奥解释道。季光虹嗯了一声,他知道雷奥是家里的长子,下面有很多弟弟妹妹。

“有时候我也会想自己经常在外面训练比赛没有尽到自己当大哥的责任。”头发已经不那么湿了,但雷奥的动作还在继续。

“所以在看到光虹的时候,特别有想要保护的冲动吧。”

本来气氛还是挺好的,但季光虹听到这里身子一僵,所以他是被发兄弟卡了?这算什么情况?

“你的面要软掉了。”不知哪里来的冲动,他挣脱开雷奥站了起来,呼吸有点急促,毛巾落到雷奥腿上,伸手把插座拔掉,他哗啦一下把水壶里的泡面倒在纸碗里。

“啊,火候正好。”像是要掩饰自己刚才的小情绪,季光虹回身笑了笑把碗推到桌沿,“趁热吃不然就太晚了。”
“你现在就回去?”雷奥搅了搅面条,蒸汽里季光虹的脸有些模糊。

“嗯,明天冰上见。”门咔嗒一声关上了,肩膀上还留有雷奥的触感,季光虹有些无助地环住双臂,慢慢地蹭着回到自己房间里。

那就明天见咯。临睡前他给自己自拍了一张,镜头里的小脸除了下巴微尖之外还是圆嘟嘟的,一点成熟男性的魅力都没有,连续换了好几个角度,季光虹泄了气把自己埋进了被窝里。

你想多了想多了想多了想多了——黑暗中他又翻出来手机,一边一脸严肃地警告着自己,一边伸出手指对着屏幕上那张表情皱巴巴的小脸戳戳戳。

***
到了第二天的赛场上,季光虹才意识到自己的心态要比想象中的好得多,或者说,这个世界上没有饱饱地睡一觉解决不了的事情,如果有,那他放弃。

短节目他第二个出场,打头阵的是披集,被雷奥吐槽过的红油咖喱战斗力超群,一个个完成度极高的动作看得他小心肝直颤。然后他上场,开头的后外点冰四周跳很成功,技术分肯定有了,K&C区看到的成绩算是正常水平,再然后——

中国站的高手真的好多。他和披集站在屏幕前看得满脸通红,一心想要进决赛的披集压力显然不小,每到屏幕里出现跳跃的时候额角的汗都哗哗往下掉。

“啊啊啊光虹我怎么办他们都好厉害——”波波维奇的得分排到了第二,披集的哀嚎呈环绕声响起,然而季光虹暂时并不想安慰他,又一波欢呼声从场上响起,他听到中英双语交替的播报。

雷奥进场了。像美国站时一样,不,比美国站时更成熟更帅了。

这是什么感觉呢。此前的种种全部被抛诸脑后,季光虹现在只想目不转睛地盯紧屏幕看完雷奥的短节目,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一旁维克托揽着勇利走到了屏幕旁边他都没太在意。

“好帅……”兴奋中他喃喃道,即使或许无法进一步触碰,他依然想这样看着这个人,只要这样看着就好。因为在他面前自己所有的言语永远笨拙且幼稚,辞不达意,面红耳赤。

他穿着明黄色的牛仔服,束起的短马尾随着跳跃和旋转利落地甩动,指尖仿佛凝固了阳光,一开一合、一收一放都是触及人心的温暖,但冰刀向下切去的时候又是那样的凌厉干脆。

雷奥的身材比例很好,挺拔而匀称,动作的连贯度极高让整个节目看看下来都是赏心悦目,曲子慢慢进入尾声,季光虹忍不住轻叹一口气,这样的表演哪个评委不会给出高分啊。

直到中国站以后他才明白,对雷奥的表演无法做出正确判断的大概只有他一个人。

雷奥被他性感漂亮的女教练拉进了K&C区,披集瞬间滑到了第四,他欲哭无泪地看着一旁比自己滑进前三还高兴的季光虹,觉得自己和他们不在同一个世界。

如果有一种东西可以令人盲目到忘我,那么它是什么。

【TBC】

今晚放终章,整一周被官方不停地放leoji糖,我要升天了_(¦3」∠)_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