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Pill(第十章)

忍住不搞事的我简直要死了orz……
补一下,山茶的花语是可爱,谦逊,谨慎,含蓄,理想的爱,了不起的魅力……这样,不同颜色的还有区别,表示我在写的时候没想那么多……

(十)

“中国选手再向中间靠一点,哎对,往里,往里……嗯就这样别动了。”

这样不太好吧……季光虹努力抬手把身后的五星红旗举得高一点,想以此掩饰一下自己和站在冠军位上的雷奥较近的距离,心里小小地叹了口气。美国站铜牌,这样自己可以拿下11分的积分,和总决赛还是有不小距离。三人组里披集拿了第四没有出面,主场成为冠军的雷奥在自己身边笑得无比开心。

果然还是太近了,他微微低头,雷奥身上的考斯滕近在咫尺,大片的蓝紫色涌入视野,像是让人一个失神就会猛地扎下去的海。

一旁摄影师还在孜孜不倦地教奥塔别克怎样面对镜头自然地微笑,穿着冰鞋站在领奖台上本身就不舒服,季光虹感觉自己的脚酸了起来,身子可能也更斜了一些,心想照片拍出来自己一定是下一秒就要扑到雷奥怀里的那种姿势。

投怀送抱,一厢情愿,本是如此。若不是自己还可以与他在冰场上一较高低,怕是当日的自己就已如飞蛾扑火般消散而去。

所以这种时刻才更加宝贵啊。摄影师带着一种迷之恨铁不成钢的表情放弃了对哈萨克斯坦选手的出镜指导,闪光灯开始亮起,季光虹把举着国旗的手向上挺了挺,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

这个笑容给我的祖国,也给你,倘若你在意。

La parfum de fleurs,花之香颂。散场之后的赛会变得松松垮垮,教练穿过人群匆匆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前往下一站之前还有很多手续要办。季光虹披上外套,歪着脑袋看冰场上的花被穿着膨蓬蓬裙的小姑娘们嬉笑着拾去,有些被她们交踏的冰鞋踩落,裹花的塑料薄膜破开,嫣红的花瓣像是被斩首一般撒了满地,香气幽幽地发散出来。

在客场的他没有太多应援,那些花很多都是场外狂热的粉丝抛给雷奥的,他下意识地弯了腰去捡,身子俯下去却感到脱力,果然体力还是个问题。

“那是什么,山茶吗?”身侧掠起一阵轻微的风,雷奥富有磁性的声音耳畔响起,听上去心情很好的样子。
“不认识。”栗色的脑袋摇了摇。

“披集说我们一起回去,教练们想要聚在一起开个会,顺便把去北京的机票订一下。”鼻尖上还带着细小的汗粒,雷奥灵活地绕场把落下的花瓣拾了一把,滑到边上一手把季光虹拉起来。
“走啦,晚上应该会有个小型的gala,光虹也想放松一下吧。”

“嗯。”冰场上的温度不高,寒气包围着松懈下来的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离开这里,他温顺地被年长的美国选手牵着往外走,女孩们在走廊里追逐嬉闹,她们大都是场上的初学者,看到冠军走过纷纷围了上来,声音雀跃而吵闹。

“雷奥好帅啊!”
“可以给我摸一下奖牌吗?”
“呐呐我长大之后可以和雷奥双人滑吗?”……

季光虹很礼貌地微笑着退到一旁等雷奥,视线慢慢向下垂到脚尖,心里散开芜乱的线条,在客场的自己果然还是没什么存在感,似乎也没有什么男性的魅力,不像雷奥……想到这里他的目光稍稍抬起,拍完照之后雷奥就把头发散了下来,棕色的发丝很自然地垂在脸庞,年轻英俊的面庞线条分明,嘴角微微向上掠起勾起一个温暖的弧度。

简直像好莱坞明星一样。他目不转睛,雷奥把刚才的花瓣倾入女孩们的手中,惊喜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心上芜乱的线条开始疯长。目光再次垂下,季光虹的眼里只有他的冰鞋。

“抱歉,光虹。”又过了片刻,雷奥才从女孩子们的包围中抽出身来。腼腆的东方少年笑了笑示意无妨,两人到休息室换了鞋子拿好背包,季光虹才鼓起勇气开了口。
“雷奥很受女孩子欢迎啊。”
“诶。”显然是没想到他会这么问,雷奥有些发愣,“或许吧,她们只是问了几个技术问题,你知道的,初学者……”
但是看台上的女粉丝也很多嘛。季光虹气鼓鼓地想着,并不知道自己具体在气什么。

“到中国站光虹也会这样的。”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雷奥笑了起来,“我知道了,不过这是你第一次来大奖赛,美国观众对你也不是太熟,所以不用太在意这个。”

不,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原本圆润的脸又鼓了一圈,季光虹背起包提了装鞋的袋子转身向外走,他也不清楚自己现在怎么突然那么有情绪,连雷奥的好心情都感染不到他。

他能听到雷奥在自己身后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冰鞋一个失手掉在地上,拉链草草地拉了起来。就在他走到休息室外面走廊上的时候,雷奥三步并作两步地赶了上来,一只手像变戏法一样地伸到他的面前,他的呼吸急促而慌乱,小麦色的肌肤上带着有些别扭的潮红。

“光虹,这个给你。”
一丝淡雅的香气从空中晕开,是一朵形状漂亮的粉白色山茶,季光虹一愣,再看的时候花已经在自己手上了,雷奥像松了一口气一样走在自己旁边,体育馆的出口就在不远处。
“嗯……谢谢。”紧绷的脸不由自主地松了下去,雷奥仔细观察着他的表情,害羞仍是季光虹接受他人馈赠时的第一反应。
“好看吗?这是我从她们花束里挑的开得最好的一朵。”雷奥咧嘴一笑,继而认真道,“很像你。”

“噗。”脸迅速地烫了起来,季光虹瞪大了眼睛望向雷奥,自己今年的主题是“羁绊和暴力”,他是在说短节目吧,但今天决赛明明是自由滑,那就是他没有在说自由滑……大脑越转越快,脸也越来越烫,主机过热的情况下只有一个结果,季光虹整个人陷入了死机。

“今天的自由滑真的很漂亮,。”雷奥清了清嗓子,感觉自己刚才的话达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效果。拉着季光虹上了回宾馆的出租,后座上他凑到正在放空的少年耳边,“光虹也是,比我能想象的还要出色。”

“雷奥是这么认为的吗?”
“当然,依我个人看来你比奥塔别克更有魅力。”

如果我是评委的话你已经是冠军了,哪怕你的魅力不足以征服所有人,能满足我一人就已足够。山茶花还在不断地沁出香气,柔柔地把他们缠绕在一起,雷奥克制住想要在车里对他吻下去的冲动。

故事的开始或许是难以启齿的仓促,陌生的指尖相互交织,夜色懵懂掩下所有的错,他像手捧花瓣一样爱抚着那个精致的少年,只是以这一夜的疯狂留待天明时的分道扬镳。
然而晨曦四起,暮色渐合,他们再次相逢,他们朝夕相处,虽然已没有此前的光景,但在冰屑扬起的时候,从躯体有力的舞动中,依然可以感受到彼此生命的热烈律动。
或许无获,但已然沦落。无论是在场内还是场外,作为对手还是作为其他的什么。
我都是如此的想要你到不行。

※※※

美国站和中国站间隔并不长,期间加拿大站的激烈角逐让留在美国休整训练的三人小小的期待了一下。

“诶,俄罗斯的尤里那么有锐气还是输给了JJ吗……”季光虹咬着布偶熊的耳朵,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电视屏幕。

“JJ可是上次大奖赛的第三,和维克托站在同一领奖台上的男人。”披集刷着手机满是感慨,“我们大概谁都不会有和维克托同台的机会了。”

雷奥并没有参与这个讨论,他紧紧盯着领奖台上的三人,大奖赛的前方高手如云。美国站参赛选手整体年龄偏低,不乏季光虹这样第一次参加大奖赛的新手,倘若当初被分到加拿大站,在这些对手面前,自己又能有多少胜算?

不过中国站也好不到哪里去的样子,加上披集的话,一半以上都是多次参加大奖赛的老将。里面不仅有和维克托一起站过领奖台的世界第二,还有维克托的前俄罗斯队友,还有目前势头最强的维克托的唯一学员。维克托维克托维克托,雷奥感觉自己的心情躁了起来,进入赛季以来他不止一次地梦见自己最后也站上了领奖台,成为创造了奇迹的男人,季光虹就站在自己身边,银牌或铜牌,肩上披着鲜红的国旗,带着惊喜而烂漫的笑容侧身望他。

不妨做一点更出格的事情吧?上帝啊,他真的很兴奋。自己借领奖台细微的高度优势俯下身去,和他可爱的中国少年双唇相接,全世界的花束从他们身边落下,四面八方的摄影机镜头疯狂闪动,只为记录这如梦似幻的一刻。

他摘下花冠戴在他头上,他比他更适合花,那一捧娇嫩值得他倾尽所有去守护。

“光虹……”他无意识地喃喃道,现实中的季光虹像小动物一样耳朵一动,灵敏地回身向他靠拢。
“雷奥,你叫我?”

直到那双通透人心的棕色眸子近在咫尺,雷奥才发现自己刚才无意中吐露了脑内想象中的内容,虽然没什么要紧的,他还是感觉自己的脸上一热。

“中中中中中国有什么好吃的吗——这个季节是不是火锅比较多,我之前在日本吃过不过中国的是不是更大一点——”
抱歉披集刚刚抢了你的问题,但我现在确实急需转移一下话题,顺便作为缓冲让我能来得及关掉我的脑洞。

“火锅啊,我不太喜欢的。”季光虹认真道,“不过体育馆往北两个路口有个煎饼摊,之前从学校过去训练的时候我经常去那里卖东西吃。”
“这样这样。”手指覆上那团柔软的栗色,中国少年已经习惯他的举动,稍稍低了头任他去摸。

※※※

第二天的飞机在下午,登机之后所有人都带起了眼罩拼命倒时差。所有人都是经济舱,披集和他的教练乔乔坐在一起,两个女教练坐在了一起,雷奥坐在窗边看着西五区的太阳,一旁昨晚为了倒时差睡得太晚的季光虹已经熟睡过去,身上披着的长羽绒服随着呼吸的起伏一动一动。

他们将横跨整个北美整个大洋到他的家乡去,从日落到日出,从日出到日落。飞机启动的气流在周身震荡起来,轰鸣的发动机如同蛰伏的野心勃勃的兽,只等跃起拼杀的那一刻。

雷奥用余光看向斜后排的教练,两人都已经戴上眼罩开始休息,他戴上耳机,Ombra mai fu的旋律缓缓流淌出来,他想起自己长大的南方农场,橡树荫旁成熟的柑橘芬芳四溢,破开后暖色的汁液顺着手指滴落,风把液滴吹起溅入红色的泥土,树木枝叶窸窣着迎合风的舞弄。此刻他想咏唱的心情,到底是什么。

飞机攀云层而上,窗外一时全是暮色涌起时的云光,漫天瑰色在大大小小云块的缝隙中流淌,浓得如同化不开的缘宿。

摇晃着的机身慢慢平稳下去,雷奥拉下挡光板,把季光虹身上的羽绒服向上提了提掖好,然后轻轻拨开他有些压乱的细密前发,在光洁的额上印下一吻。
整个世界在他们身下呼啸而过。

※※※

飞机降落在北京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傍晚,由于在路上睡得很足,下了飞机的一行人都没什么太大的倦意。冬日的北京云生雾绕,舱门打开只能勉强看清面前的几步路。季光虹的教练开始好心而略带尴尬地向国际友人们分发口罩,习以为常的季光虹只是裹了裹围巾,披集很礼貌地拿了放在口袋里,然后掏出手机很熟练地以一片苍茫为背景给自己拍了一张。

喂喂,你不要发有损我们国家形象的动态啊。季光虹有些好笑地这样想着,目光却不自主地转向了身旁的雷奥。北京比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要冷得多,他还是穿着羊绒衫和羽绒马甲的搭配,拉链敞着,似乎毫不介意这个温度。

虽然教练体恤选手,但回到祖国运动体制的大背景下,自己自然不能像在国外比赛时那么自由。相互交代了几句之后,季光虹就被教练拉着上了出租车。自己作为新生代运动员,首次参加大奖赛算是初战告捷,在接下来开始中国站的比赛之前少不了面见领导,表彰鼓励之类形式上的事情。此外回国之后在花滑队继续训练的相关手续,零零散散也有一大堆,好在教练一直像亲妈一样护着他坚决不让媒体靠近,否则他感觉自己真的要忙疯。

从有关部门里出来已经是两三个小时之后。雾气有些散了,季光虹漫无目的地在夜色初上的路旁走着。路上很难得地没有堵车,从天桥向下看,车来车往汇成光怪陆离的河,远处首都体育馆的轮廓若隐若现。印象中披集和乔乔去吃饭了,雷奥说他不是很累想要上冰。教练还在为他办相关手续,等于默认了他今晚的自由活动。
所以说还是先去吃点东西吧……肚子开始很没干劲地叫了起来,整整十二个小时只在飞机上啃了餐盒里的面包,季光虹感觉在这个寒冷孤独的环境下自己很需要暖乎乎的家乡食物的安慰。

他甩了甩因雾气而略微发潮的头发 转身向天桥下走去。

※※※

于此同时,雷奥半靠在在首体冰场的挡板上,手机不知是第多少次传来对方忙碌无法接听的提示。他叹了口气关掉通话界面,手指动了动给披集回过去一条line。

Leo_dli:他不回我电话QAQ
phichit+chu:你可以出去找他啦♪ (,,•▽•,, )我知道你能办到的~

雷奥看着屏幕不知道说什么好,这时候披集又发过来一条信息。

phichit+chu:告诉他维克托和勇利也在啦(◦˙▽˙◦)~

这可真是个猛料,雷奥打起了精神,在赛场下能和前花滑界五连霸得主接触交流,对哪一个现役运动员而言都是不可多得的机会。

Leo_dli:我现在就去ヾ(*´ー`*)ノ゛

不过比起这个他还是更在意季光虹现在在哪里,三下五除二卸了冰鞋,雷奥给自己的教练发了条信息,迎着寒气走进北京浓重的夜色中。

按理说季光虹会遵循比赛要求跟着其他参赛选手一起住宾馆,不过如果他已经回去了,肯定会跟他或者披集说一声的。街边大屏幕上的指针走过七点,一段音乐响过后开始播报新闻,雷奥在路口看着色彩交替的路灯和来来往往的行人,脑袋里乱糟糟的,他是不是在吃饭……如果是的话——一道亮光闪过,雷奥转身看了看身后的路牌,辨识出白色的“North”后拔腿向指示方向走去,两个路口过后是一个小型的街心花园,透过行道树的间隙可以看到一个散发着袅袅白烟的小摊点。

“咔嚓。”柔中带脆的杂粮饼皮配上炸得酥香的薄脆,一口咬下去的时候葱花和鸡蛋的香气满满地溢在唇齿,季光虹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得到了升华。
“光虹,你果然在这里吃东西啊。”

【TBC】

终于接上了正剧,下一更就可以速度展开达到生命的大和谐然后完结了(什么鬼你给我走……

写的时候一直在想leoji里面两个人的情感关系。因为从原作中来看光虹对雷奥的倾向性更强一些,首先是是美国站合影的时候光虹肢体上的倾斜,在雷奥和奥塔别克两人都是正面站姿的情况下,光虹的身子很明显地向雷奥贴近,虽然雷奥的头也是偏向光虹的,但幅度显然没有后者那么大。然后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光虹电视机前的迷弟表现和脑内小剧场,两者对雷奥都有超强的针对性,前者表现出了很强的倾慕,并有着“雷奥好帅啊”这样话语的出现,后者则直接选择在自己的脑洞里为他挡了枪,从前后来看这种感觉就像是“我已经无法继续前进了,但我希望你能走下去”,在此之前光虹已经因为摔倒而得知自己已经不能用零失误反败为胜了,依然是很强的个人情感,而这种为一人的牺牲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光虹摔倒后后半段的表演。

反过来看雷奥,除了在煎饼摊火锅店和短节目前和光虹的互动之外基本上没有给太多的镜头,或者说雷奥的很多比赛之外的形象和人际关系是官方通过光虹带起来的(……),不可否认的是两个人场下的私交肯定不错,从可以随便不接对方电话,“你果然在这里吃东西”,还有雷奥说话时很亲昵的语气和帮他挡在前面的举动可以看出来。但雷奥从个人情感上对光虹怎么看……这个,官方确实没有给出像光虹那么强的倾向性,一方面雷奥短节目和自由滑的曲目都带有很强的宗教色彩,短节目的still  alive还有对音乐的热爱,但在这两种设定下节目的表现显然无法和特定个人建立起较强的联系,另一方面比赛之外雷奥的镜头实在是太少了,远没有人设里说的那么活跃。所以……嗯,官方爸爸不要告诉我雷奥是你捡来的啊orz。

其他直观感受的话,个人感觉雷奥是很正常的男性思维,关心朋友重视成就;而光虹的思维可能有偏女性的一面,注重对人物形象的感性演绎,在心态上也更有韧性。回到感情方面,嗯……我要向全世界大喊三遍:光虹那么可爱雷奥有什么理由不喜欢啊(摔!表现上的差异的话,光虹对自己感情的知晓和表达可能比雷奥更早一些吧……嗯0.0

总之他们在冰场上相互支持的日子还有很多w现在信心满满地吃糖就好了w

(以及我真的很在意雷奥的宗教情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orz已经查了好几天基督教和同性恋的史料了……明明自己其他的assignment还没有肝orz

以上w晚些时候应该会放黑道paro的第九章,依然是食用愉快w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