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Pill(第八章、第九章连更)

深夜放比较有安全感……嗯w

(八)

难得过了几天可以自然醒自然睡的日子,季光虹对这次受伤并没有太多怨言。当然少年的身体恢复起来简直惊人,还没到医嘱说可以活动的时候,他就已经偷偷拿了冰鞋在雷奥和披集自由练习的时候凑到两人常在的冰场上,一边看着他们旋转跳跃一边绕着场周滑圈。

等到季光虹完全调整好状态七月已经过了大半。进入八月,针对大奖赛进行的训练强度越来越大,三人能围在一起说话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每天的午餐都是在冰场边上解决的,固定凑在一起的三个选手三个教练,加上六盒盒饭,叉勺起落的寒光中视线交错,可以说做到了真正的神交。

每天满耳都是冰刀起起落落摩擦冰面的声音,一段时间里季光虹甚至有种自己产生了人声辨别障碍的感觉。唯一能让人感到欣慰的是披集的sns动态依旧热闹,雷奥虽然没有向披集那样励志成为网红,但每天也保持着一定的更新频率。

乔乔真的是别人家的教练,连个训练照都能拍得那么好看,训练间隙季光虹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冷冷清清的sns,伸手想自拍一下,但心虚地看了看自己身边的教练之后还是最终作罢。对此他很理直气壮地安慰了一下自己,自己对自拍什么的还是太矜持了,总是想在旁边放个什么东西降低一下尬点,比如自己的冰鞋,比如纪念品小熊,比如披集。

慢慢来,嘛,什么都需要慢慢来。

晚上训练结束之后的光景每天也没什么差别,一般都会训练到最晚的三人训练场上退下来,基本上都累得说不出话来。冲完澡后坐到休息室里的沙发上,目光相触,里面都是满满的:

“哈哈哈哈今天你也累成狗了啊。”
“彼此彼此你也是狗嘛。”
“汪。”

达成愉快的共识之后三人心照不宣地挤成一团掏出手机,开始进行各自的网络活动,披集发他的晚安动态,雷奥写他的歌词和曲子,季光虹刷他的购物网站,他也不知道在国内十七年几乎没怎么用过X宝的自己,到了加拿大在网购上的战斗力竟然如此惊人。

“诶,”视线在众多的商品里兜兜转转,季光虹从里面挑出一件带着黑色铆钉和挂链的机车服,眼睛闪闪发光,伸手戳了戳一旁的披集:“你看这个怎么样。”

披集凑过来一个潮乎乎的脑袋,“Cool,不过这个版型好像没有XS号?”

“喔。”如果季光虹的头上有两个圆圆的小耳朵,此刻它们应该是蔫蔫地耷下来的。

披集倒是饶有兴致的样子,“我见过JJ穿过类似的,和乐队在一起。”泰国青年笑着,“没想到光虹的想法那么野性。”

JJ是加拿大选手让·雅克·勒鲁瓦,雷奥见过他一两面,感觉他和克里斯本质上都是顶奔放顶明骚的人。是的,和闷骚相对,正大光明地骚。

“今年好多选手好像都把主题放在了身体欲望上面。”雷奥尽量若无其事地说出这句话,果不其然,他用余光看到趴在自己腿边上的季光虹脸红了,顺着他粉嫩的脖颈看下去,睡衣宽大的领口下大片白皙的肌肤若隐若现。

你个禽兽。雷奥脑内一热,旋即把脸默默地转了过去。

“勇利和承吉应该都是想挑战自己潜在的一面吧,爱和贪婪什么的。”披集重新拿起自己的手机,若有所思,“并且维克托闯入勇利生活之后感觉他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爱的洗礼啊。”雷奥伸懒腰,那两人是真的可以做到全世界路人皆知的地步,至少从维克托每天的sns动态上来看确实如此。

这哪里是教练和学员啊,赶紧结婚去算了。雷奥扫了眼维克托充斥着令人面红心跳的词句和照片的主页,抬手梳了梳自己的头发,“不过成年人的性吸引力什么的,估计我短时间里还是不行吧。”

至少在冰场上是这样。

披集还在身边手舞足蹈地说着什么,雷奥的注意力却并不在他身上,因为季光虹这时已经收了手机站了起来,小手轻挡在脸上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一滴润润的水珠。

“我好困啊,明天见。”凉拖啪嗒啪嗒地曳过走廊,雷奥趴在沙发背上看着那个粉红色的小小身影渐渐走出视线,内心生出一种强烈的挫败感。

再怎么说自己也是法定年龄上的成年人啊,真是的。一个突然的想法跃出脑海,他并不意外,但这种如此强烈的心情来得那么快让他自己也有些吃惊。

如果自己也能像维克托那样把那个同样来自东方的少年牢牢套在身边就好了。

※※※

“所以光虹要哪两套呢?”第二天训练的间歇,教练抱了服装设计的稿子把季光虹拉到场边,几乎没怎么仔细看,在教练狐疑的目光里,季光虹有些赌气般地鼓着脸在最下面的两件上打了对号。“这个和这个。”

两件都是开得很低的大V领。

披集在他的身后嘴拗成一个完美的O型,一面不忘给雷奥丢过去一个眼神:“我说什么来着?”

“我什么都不知道。”雷奥耸耸肩丢了个眼神回去,回身深吸一口气在冰面上画出一个完美的圆形。

如果自己的实力能得到世界承认的话就去告白吧,告诉他自己最真实的心意。冰花飞溅,滚烫的汗滴随滑行的轨迹狠狠甩出,雷奥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滑得那么用力,好像只有这样才能把这个想法给他带来的余热全部发散出去一样。这大概算是自己迄今为止做出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了,但不同之处在于,唯独在这件事情上他不容许自己失败。

身后传来冰刀撞击冰面的利落响声,季光虹的后外点冰四周跳成功了。

(九)

八月快到底的时候出了大奖赛分组名单,合宿三人组的分组的两站比赛都是一样的。

“啊……委员会这是歧视热带国家!”披集咬着被角哀嚎着倒在床上。两站一站在美国,一站在中国,雷奥和季光虹两人坐在旁边,忍着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第一站还是比较近啦。”季光虹终于忍不住噗地一声轻轻笑了起来,不单是距离,时间算一算也很快了。他是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心里并没有什么底,好在雷奥和披集在他身边,这或多或少给了他一定的帮助。

“赛场附近有什么好地方吗?”披集坐起来眼巴巴地看向雷奥,“好想结束之后去逛一下啊。”

“……我只能精确地告诉你方圆十公里内所有外卖餐厅的电话号码。”雷奥咧嘴一笑,“逛街的话自己去CBD。”

“诶……”披集的表情瞬间暗了下去,季光虹连忙摇了摇他,“那个,中国站的时候,首体附近有超好吃的煎饼果子摊,我到时候带你去?”

“啊光虹你简直是天使!”披集无视雷奥的表情,欢呼着向着季光虹扑了过去。

“诶诶诶诶披集——”

“咳。”一时间枕头与被罩齐飞,雷奥黑着脸站到床边清了清嗓子,伸手扯开了披集床上的被子,床上季光虹还在极力抵抗着泰国青年亲热的举动,看到雷奥这样他慌忙地挣脱披集坐起身来,一时间竟有一种被捉奸在那啥的错觉。

真是太糟糕了,你到底都在想什么啊。季光虹为自己羞耻的想法小小地黑线了一下,没想到的是下一秒雷奥就不由分说地抓住他的手腕把他从房间拉了出去,留下披集在床上一脸懵逼。

二十岁的心灵受到了深深的伤害,披集心疼地抱住了自己和自己的手机。

***

“那个,雷奥……”自己被原因不明地拖着走了三条走廊之后,季光虹终于忍不住开口喊住了前方的青年,呼吸和心跳都很急促,被雷奥拉住的手腕又酸又烫。雷奥停下但没有回头,刚才他走得很急,胸腔有些剧烈的起伏着,千言万语到这个时候偏偏哽在喉中,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们要去哪里?”半明半暗的走廊里,他看见季光虹的眼睛闪着轻微的疑虑。中国少年并不能意识到自己在对方眼里可爱耀眼得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光虹。”雷奥开口,内心的情绪剧烈波动着。

可是你并不属于我。他有些苦涩的想着,虽然我曾以那样的方式在你身上短暂地宣誓了所有权,但如果那一天遇到你的人不是我,你又会怎样,我又会怎样。

“雷奥?”季光虹感觉雷奥的表情有些别扭,忍不住心头一紧。

“我没事,”雷奥摇了摇头,回复了一下心情露出一个如平日里温和爽朗的笑容,“刚才有些事情不方便说,所以就带你出来了……这样。”

“嗯嗯。”季光虹松了口气,抬起头带着小小的期待看向雷奥。雷奥转过身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肩膀,低头凑了过来,距离之近让季光虹在一瞬间以为他们就要亲上了。他的脸慌乱地燥了起来。然而雷奥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很认真地说了一句话:“第一站要加油啊,光虹,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说完雷奥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季光虹有些愣神地站在原地,感觉自己看到了本年度最大的一块夜光手表。

***

结果比赛说来就来了,事实证明自己果然还是驾驭不了大V领。入秋后的北美气温一下子就降了下来,比赛场馆里的气温更低。季光虹恨恨地裹紧自己的运动服在后场区颠过来蹦过去,一张小脸因为紧张绷得死死的。

他和雷奥被分在第二组,披集和那个叫奥塔别克的冷漠脸哈萨克斯坦小哥分到了第一组,两个人看上去倒挺互补的,他有些恶趣味地这样想了想,企图放松一下自己紧张的神经,然而失败了。奥塔别克·阿尔京是第一组的最后一个,听见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从场内传来,他叹了口气准备脱去外套,轮到自己了。

黑色的灯笼袖设计很好地掩饰了少年在身形上的单薄,粉红色的的领边衬得气色很好,但果然还是开大了啊啊啊啊啊——他底气不足地把手环抱在胸前,踩着冰鞋的脚一步一步像是踏在棉花上,离冰场的入口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他听见雷奥在身后叫住了他。

“飘带卡住了。”一只温柔的手伸到他的腰间摆弄了两下,他看到两条粉红色的缎带服帖地落了下来,回头对上雷奥巧克力色的眸子。赛场上人声喧闹,但恍惚中他只听到了自己身边那个熟悉的声音。

尽管还是有些动摇和不安,倘若胸中怀着懵懂的爱恋之花,那样的自己是否可以绽放出芬芳呢……冰面上划出漂亮的痕迹,少年轻盈地曳到场中央站定亮相,然后悠扬的提琴旋律响起,侧身滑开的同时,他向场外的某处抛出了一个笑容。

※※※

——“状态不错,和平时挺不一样的嘛。”K&C区的计分板上数字闪动,最后停在一个很不错的分数上,教练的脸上笑开了花,忙不迭地摆弄着刚从场上下来的季光虹让他在镜头前看起来没有那么发懵。

然而他的视线还是止不住地避开面前的长枪短炮往场上飘,一抹明黄色滑过冰场,雷奥上场了上场了上场了——季光虹被教练拉着一步三回头,回到休息室三两步蹦到屏幕前,一脸兴奋地捧着水杯凑了上去。

“说真的,光虹,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你们两个人的关系了。”屏幕里的美国选手在自己的主场显然如鱼得水,身边的披集叹了口气,再一次心疼地抱紧了自己和自己的手机。

【TBC】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