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Pill(第七章)

Pill的第六、七章连更应该是因为第六章被lof和谐掉了,虽然我找不出任何它被和谐的理由,好吧你们开心就好(  ´^`  )

这样的话我先补一下第七章。

第六章链接http://m.weibo.cn/5993553756/4046150320910777?sourceType=sms&from=106B295010&wm=9006_2001

会在评论里再放一遍方便传送w

(七)

“所以呢?”季光虹坐在自己床上啃着披集带回来的披萨,右脚脚踝敷着厚厚的一层药膏,旁边还放了几个冰袋。

“监控被调出来了,事实证明是昨天的冰场维护没有做好,那一块地方有些不平,不是你的错。”披集手里也拿着块披萨,向刚进门的雷奥叫道:“可以帮我拿一下门口包里那瓶甜辣酱吗?”

“哈?”雷奥手里端着一壶热牛奶,听到披集的声音后转向门口的柜子拉开他的背包,摸索着抽出一管泰式甜辣酱。“你不会要用这种东西抹上去吧。”

“谢了。”丝毫不介意房间里另外两人的目光,披集很陶醉地拧开盖子挤了一大坨上去,然后举起了自己的手机,“顺便说一句乔乔很欣赏你,看了眼录像之后他说你简直可以转去短道速滑。”

“Wow.”雷奥笑着摆出一副“天啊我受不了这人”的表情,向季光虹晃了晃手上的牛奶壶:“要喝吗?”

“嗯。”季光虹很乖地伸手把床头柜上的杯子戳到边缘,经过上午那么一出,自己和雷奥的关系很自然而然地上升到了一个良好的层面,雷奥倒牛奶的声音从耳旁传来,他小小地松了口气,抬头看向叼着披萨看手机的披集,“你的衣服怎么样了?”

“啊啊那个我发了动态。”深色皮肤的泰国青年含糊不清地说道,手指在屏幕上移动如飞。季光虹耸耸肩打开手机刷了两下,首页上立刻跳出了披集更新的两条动态,最上面的是他咬着滴着甜辣酱的披萨笑得开心的照片,这让季光虹决定在他走后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床单,然后——

“哇披集,你一定是本赛季最火热的泰国咖喱红油炸子鸡。”雷奥俯下身瞅着季光虹的手机界面,忍住笑一脸严肃。“后面自由滑那个看上去比较中规中矩。”

“诶?明明是皇家风范。”披集抗议道:“你感觉夸张是因为你还没有见过李承吉的。”

“承吉没更新动态啊。”季光虹又刷了两下,“再说他除了发自己和狗的照片之外还会发其他东西吗?”

“他没发但是他教练发了。”披集鼓起腮帮也蹭到季光虹床头,“你看。”

“噗——”同时看向披集手机的两人表情瞬间突变,继而一阵毁天灭地的笑声从房间内响起,照片上黑发帅气的韩国选手一脸冷漠地看着镜子,身上穿着一件和表情无比违和的彩虹色深V比赛服,仿佛自己穿了什么和自己毫无关系。

“虽然这样很不厚道……”雷奥最先止住笑,抹了抹眼角笑出的泪珠。“但这可能是本赛季最亮的一件了,我是说,这样看上去他好像一只巨大的金刚鹦鹉。”

“也可能是最点题的一件。”披集打趣道,他依然在笑,脸朝下倒在季光虹的床上,身体不断抽动,“我记得他超讨厌女人来着,虽然本质上来看是个禁欲狂。”

“喔,也可能他喜欢男孩子,只不过还没有碰到中意的。”季光虹的脸笑得有些发红,他放下手机戳了戳披集,“起来啦。”

然而用不着他戳,听到他说话的披集已经一下子从床上弹了起来,一脸惊恐地抓住他的肩膀,“天啊光虹你才十七岁。”他既而痛心疾首地看向雷奥,“我们都在向未成年人灌输什么……”

“嗯哼。”雷奥有些尴尬地耸了耸肩,内心忍不住又骂了自己一句禽兽。

“没关系啦,其实……”季光虹有些凌乱地摆了摆手,“你们说什么都可以的,不合适的我当没听到。”

气氛好像有些凝固,仿佛是为了打破僵局一样,披集的手机突然响起了信息提醒。

“啊,是乔乔。”泰国青年显然有些抓狂,“说看了我刚才的试滑不满意,现在还要去调整动作。”

“加训愉快,披集。”雷奥吹了个口哨,朝他露出一个遗憾的表情。

“明天见,雷奥。”匆匆收拾好披萨盒丢进垃圾桶,披集抓起鞋柜上的背包快速离开了房间,关门的声音短促地落下,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

***

杯子里的热牛奶沉默地冒着热气,季光虹小口小口地抿着,上唇覆着一层薄薄的奶沫。

“上午看你哭成那个样子,我真的吓了一跳。”房间里的光线越来越暗,迫近傍晚,窗外广场上的灯开始亮了起来,雷奥坐在床边盯着自己的脚尖轻声道。“如果是我的错,抱歉。”

其实一开始就是我的错。他这么想。

“雷奥没有错不需要道歉啊。”听到雷奥这么说,季光虹捧着牛奶杯很是无措,“反而是我还没有好好向你道谢……”

他本来性格就不活跃,在这种情况下感觉自己的嘴更笨。

“别想那么多了,光虹。”雷奥叹了口气,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在意什么,目光游移到床尾,有几个冰袋已经在室温和体温的作用下完全化掉了,他站起身把它们拿掉换上新的。

“那个,雷奥的话,我算是雷奥的……朋友吗……”话一出口季光虹就开始后悔了,少年的声音越来越弱,到最后几乎听不分明。相比同龄的选手而言,季光虹觉得自己场上的心态算是很强大的了,然而在场下遇到这种事情却是这样出人意料地敏感而脆弱。

“当然。”手中的牛奶杯被人拿走放回原位,季光虹再一次陷进那个温暖的怀抱之中。

“只要光虹不讨厌我的话。”他听到耳旁传来美国青年温厚的声音,感觉一颗心稳稳地落了下来,有些晦暗的环境里,棕色的眸子闪出细微的光彩。

“只要光虹不讨厌我的话,我一直都在。”

【TBC】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