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Flower and Blades[Chapter5②]

接今天早晨的①,食用愉快w

Chapter5②

“真的……是我啊。”季光虹细细地看了许久,终于想起雷奥还在自己身边站着,依旧沉浸在震撼中,他向雷奥望去,雷奥也在看着他,只不过有些不好意思。

“嗯……那个,我做了一些艺术化的延展,如果你喜欢的话,”雷奥重新拉上帷幔,朝他咧嘴一笑,“大奖赛结束之后送给你。”

延展并不是人为做出来的,是本应如此。从第一眼看到那幅画面他就几乎是本能地认为自己的作品应该这样表达,至于原因为何,他只能模糊地把它归为第六感或是艺术直觉。

“可是参加大奖赛的作品应该可以卖出很高的价格啊……”已经得知了雷奥拮据的经济状况,季光虹的脸发烫起来,他很清楚这种举动对雷奥而言意味着多么重的馈赠。

“也算是我从你那里获得灵感的报酬啦。”面前的少年可爱得令人惊讶,雷奥忍不住把手伸进他栗色蓬松的头发里轻揉了两下,“这幅画本来就是为你画的。”

“喔。”头发被人玩弄着的少年像小动物一样害羞地蹭了蹭上方的手指,“谢谢。”

“走吧。”两人相继走出画室,雷奥上锁的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里响起,外面已经完全暗了下去,冷风穿过半开的铁艺窗户灌进楼内,远处隐约传来礼花的爆破声。

“晚会要开始了呢。”走到楼梯口时雷奥侧身伸手对他做了个“请”的动作,开玩笑地说道:“愿意和我一起来吗,可爱的小姐。”

“当然。”季光虹笑着把手放了上去,一片昏暗中脸上的红晕大概并不会让对方察觉。

“我很乐意。”

***

艺术学院的大厅里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的人群让初次参加这种校内大型联谊会的季光虹有些小小的慌张。

之前从sns上的动态来看,雷奥应该是个人缘很好的人,但事实证明雷奥的人气比他想象的要高得多。最初雷奥还能带着他在大厅里逛一逛,向自己熟识的人介绍一下自己身边的中国少年,但很快随着人越来越多,他很快就自顾不暇了。

“嘛~雷奥,刚才在那边待的时间太长了啦~”
“真是的,前辈也多陪一下我们啊。”
“上次雷奥前辈给素描代课的时候画了艾丽西亚作示范是真的吗?”
“好羡慕啊,什么时候雷奥也能画一下我们啊……”
“好想给雷奥当模特啊,真的,只要雷奥能看着我就很幸福了~”
“我有朋友超级喜欢雷奥的作品呢,什么时候可以一起去pub玩呢?”
“雷奥前辈——”

“那个……抱歉。”雷奥有些无奈地笑着,努力从女孩子们的包围圈里挤出来,“这些事情以后再说好吗,我带来的朋友还在那边等着我。”

“什么啊,是可爱的女孩子吗?”
“诶,雷奥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

失落和不满的声音此起彼伏地传来,雷奥尽可能地无视掉它们,几经周折后终于从人群中抽出身来,“不是啦姑娘们,这些事情下次再说吧,回见。”

“喔。”听到他的回答,身后的姑娘们又开始兴奋起来,雷奥快步走出一段距离,开始在人群中搜寻季光虹的身影,视线越过高低错落的餐车和点心架,他在大厅一角的的沙发长椅上找到了捧着一杯咖啡有些迷茫的季光虹。

“对不起啊,光虹。”迅速来到少年的身边坐下,雷奥看着那个孤单的小小的身影心头蓦地一疼,愧疚的心情瞬间蔓延开来,明明是他把他带过来的,不知何时起自己却把他忘在了一边“刚才冷落你了,我的错。”

“啊,你回来了,雷奥。”少年欣喜地抬起头来,棕色的眸里闪着光芒,他轻轻摇了摇头道:“我没事的。”

尽管是这样,心里还是有点酸酸的,是因为刚才看到他和那么多女孩子在一起吗?咖啡的热气扑在脸上,季光虹感觉自己突然有些沉默。这时雷奥不由分说地从他手中把咖啡杯夺了过去,取而代之地塞给他一杯热牛奶,“咖啡会流失钙质,你还在长身体。”

“噗。”季光虹小脸一松笑了起来,“我还没有成年啦,肯定还会再长的。”

“Really?”毫不介意地拿起季光虹的咖啡喝了起来,雷奥露出一脸惊讶的表情,他本以为东方人长得都比较晚熟,没想到季光虹真的还没有成年。

“真的啦,我今年十七的。”季光虹认真地解释道,热牛奶的口感很好,他伸出粉色的舌尖很满足地舔了舔杯沿。

“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一定很辛苦吧。”雷奥关切道,季光虹住在校外,不知道是与人合租还是寄宿家庭。

“也没有很辛苦的样子,我在上海的亲人固定会飞过来看我。”他很自然地把梅归为自己的亲人,她从小照料着自己和家族的事务,虽然并没有什么血缘关系,但这样想并没有错。

“雷奥也是一个人生活吧?”

“是啊,”雷奥笑着挠了挠头,“因为打了很多份工又要画画的缘故,大概没有什么人能和我的作息规律合拍,所以一直都是自己住。”

“这样啊,雷奥也很了不起呢……”

远处有人看到了沙发上的雷奥,开始向这个方向挥起手来,雷奥皱起眉看了一下,继而一脸歉疚地站了起来:“那个是之前很照顾我的一个助教,抱歉光虹,我可以稍微过去一会吗?”

“没关系的,你去吧。”季光虹很乖地点了点头,眼里却随即被难掩的失落填满,望着雷奥迅速离去的背影,他赌气般地鼓起腮帮,决定用甜食安抚一下自己受挫的心灵。

点心架的后面就是艺术学院为联谊画的巨型板绘,画风很抽象,但跃动的线条和鲜明的色块交融起来却能给人以强烈的愉悦感。

往嘴里塞了几块马卡龙之后,有了满足感的胃带动着心情好转了一些。周围显然有人对这个长相可爱的东方少年兴致盎然,但得知他在等雷奥的时候又仿佛丧失了进一步搭讪的勇气,季光虹就这样漫无目的地在大厅里游荡着,雷奥那边看上去聊得很开心呢,他微微垂下头,转身想要回到自己刚才落坐的沙发椅上,但没等他走几步,无意扫过人群的目光在一个人的身影上停住了。
脚步突然凝固,一股冰冷彻骨的凉意自脚下迅速升起,心跳漏了半拍,季光虹屏着呼吸,一时间僵在原地动弹不得。

那是一个身形颀长高大的金发欧洲青年,翠色的眼睛如宝石般璀璨,英俊面容上刻意留出的胡茬散发着浓浓的荷尔蒙气息。他正侧身与人交谈着,漂亮的睫毛在眼下的肌肤上投下细密的阴影。

然而在季光虹眼里闪现的是那个阴沉晦暗的秋夜,刚下过雨的街道湿冷无比,寒冷而厚重的雾气泛起将他紧紧包围,冰凉的潮气透过指缝入肩头的伤口,他拢起几乎毫无知觉的手指试图将那片血肉模糊的区域完全护住,踉踉跄跄地闯入记忆中街边的一条暗巷,他摸索着走到尽头的一扇门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拍了上去。

“啊啊……这么晚了,是哪里飞来的小鸟儿呢?”门开了,同样的一张脸出现在里面,金发碧眸,孔雀蓝的睡袍很雍容地披在身上,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饱含成年男人的魅力。

“拜托你……贾科梅蒂先生……”在因疼痛而昏厥过去之前,季光虹听到了自己颤抖的声音。

***

而现在的他也在颤抖着,手脚冰凉。

雷奥。这是他脑海中浮现的第一个名字,他要去找他,他要离开这里,他不能继续待下去了,他无论如何都不想在这种地方与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打交道,更不想让雷奥通过克里斯那个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大学联谊会上的地下密医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他和克里斯仅仅在那次中弹事件里有过短暂的接触,这并不足以成为让他准确判断克里斯是怎样一个人的依据。

季光虹迅速转身拨开人群向雷奥的方向小跑过去,还没出一段距离就结结实实地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是雷奥,他稍稍松了一口气,莫名地觉得很是安心。

“光虹,我刚才在找你。”雷奥的表情显然有些担忧,“我看见你一个人站在那里不动就走过来了。”微微低下头将自己的额头与怀中人的相触,“你看起来脸色好差。”

“我还好啦……”季光虹有些违心地红了脸,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又向克里斯那边移去,好在他依然在和人交谈,没有发现这边自己的异样。

“那是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出乎他的意料,雷奥很平常地叫出了克里斯的名字,“他是医学院去年新来的助教,我们练习人体的时候经常找他借模型用,有什么解剖学方面的问题也会问他,你们认识?”

“喔,见过一面……”季光虹把头往围巾里缩了缩,“只是碰巧看到觉得面熟而已。”他鼓起勇气拉住雷奥的手继续向着背对克里斯的方向走去,走到他可以确定克里斯看不到他们的地方的时候停了下来,抬头看向雷奥。

“雷奥,我们走吧。”他小声说道,脸从鼻头红到耳廓

“怎么了,不开心吗?”雷奥有些意外,一手抚上他的肩头像是要安慰他。

“不,不是,我……”竭尽全力去想一个合适的理由有多难呢?思维开始变得混乱,但他还是听到自己的声音响了起来。

“……因为我想单独和雷奥待在一起。”热气源源不断地从脸上散发出来,大脑一定有点被烧坏了,季光虹很难为情地垂下头去,却又抑制不住地想要试探着向上窥视听到这句话的雷奥究竟是什么样的表情。

然而不等他付诸实施,下一秒他就被雷奥紧紧地拥入了怀中。

“等一下……雷奥!”身子被拉得向前一倾,脸颊重重地埋在了雷奥的颈窝里,季光虹有些不知所措,雷奥的声音从耳旁响起,一字一句都是满满的愉悦。

“我太开心了,光虹。”笑容灿烂地绽放在美国青年的脸上,这是季光虹第一次主动地在邀请他,难以言喻的惊喜瞬间向礼花一样在心头炸开。雷奥伸手捧住怀中少年的脸,定定地向那双澄澈的棕色双眸中看去,那张可爱的娃娃脸早已红得通透,但即便如此,他的目光并没有躲闪。

“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依旧有些难以置信地发问,得到的是对方微弱但坚定的回答。

“好的,那我们接下来去哪里?”两人并肩走到学院大厅的出口,门外夜色深沉,雷奥先一步推开门,向后方露出一个爽朗的笑容。

“雷奥决定吧。”季光虹轻快地跟上雷奥走出学院楼,“哪里都好。”

如果是你带我走的话,去哪里都好啊。他这么想着,伸手裹紧了围巾。

***

“这是我第一次写生取景的地方,那次的作品让我拿到了自己第一个国际金奖。”

郊外的空气寒冷但清新,雷奥把机车停在最近的道路旁,两人踏着枯黄的草地和未化的积雪一步一步登上城市边缘的丘陵,这片区域已经被开发成了开放式的森林公园,在顶端放眼望去,脚下是大片大片的针阔混交林,穿过整座城市的大河在不远处静静地流淌着,在星光下汇入与天色相融几乎看不分明的海湾。

“好漂亮。”山丘顶部温度略低一些,季光虹把手捂在嘴边轻轻呵着气,惊喜地抬头望向上方璀璨的星空,初雪过后的天空格外干净,一颗颗星辰的边缘折射出纯粹的淡蓝色微光。

“嗯。”很自然地,雷奥伸手把他揽入怀中,两人相互依偎着取暖总比单个站着受冻强。季光虹很顺从地往里缩了缩,栗色柔软的发丝蹭着他的脸颊,也蹭得他的心痒痒的。

“从这里看到的大概是这个地域最好看的一片星空了。”他喃喃道。怀中的少年点了点头,继而向斜后方抬起头望着他,四目相对,一个有些迷乱的念头电光石火间从他的脑海中划过,缓缓抚上季光虹的脸,少年一脸懵懂地看着他,“雷奥?”

太可爱了……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会被你吸引呢?如果这样做的话,我会不会得到答案?理智的防线趋于崩溃,雷奥低头对上季光虹的目光,轻声道:“我如果……想对光虹做作为朋友来说很过分的事情,你会原谅我吗?”

“雷奥……我……”仿佛是意识了到下面可能发生的事情,红晕倏地爬上了少年白皙的面庞。

“如果不会的话就推开我,我不介意的。”雷奥呼出一口气,四周太静了,他的心跳声已经分明得无法掩饰。

“……我会的。”冻得微红的纤细手指轻轻攀上他的衣襟,防线分崩离析。

“如果会的话,光虹,”雷奥听见自己轻声笑了,原本置于脸侧的手自然地滑至季光虹的后脑勺,微微用力将他的脸向上抬起。

“如果会的话,我不会停。”季光虹有些失神地看着雷奥那张英气十足的脸在自己面前不断放大,他闭上眼睛,温热的吐息扑打下来,时间慢得仿佛有一世纪。

漫天的星光下,他们拥吻在一起。

【TBC】

雷奥君你那么不解风情的话我是没有办法开车的(摊手.jpg

(你走……orz

看了一下自己还有几个assignment

两个fgo号的活动副本加起来积了50多个了

我需要缓缓(躺平.jpg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7)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