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Pill(第四、五章)

第四章第五章连更,周末会更一章那个黑道paro

尽可能地在考试月到来前多放出来一点orz

(四)

你后悔我后悔都巨TM后悔;
你尴尬我尴尬全神TM尴尬。

加个横批:F**k the hook up.

休息室里的气氛瞬间变得十分微妙。

对此,帅气的美国女教练表示,面前见到新人那么沉默的男孩子绝对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雷奥。

“你们见过?”她试探地戳了戳自己胳膊下方的男孩子。

睡/过。雷奥差点脱口而出。眼角余光扫过夏日里季光虹身上拉链拉到顶端的长袖运动服,这种可以让他进一步确认某些事情的证据让他感觉无比的……羞耻。

他甚至感觉现在自己能看到自己的名字出现在《体育画报》的头条上:“美国著名花滑运动员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因【哔——】【哔——】【哔——】而【哔——】”,旁边再配上几个带有强烈视觉冲击感的爆破状大红框,里面标注上迎合人们猎奇口味的关键词,比如“新星陨落”,比如“约X未成年”,比如“恋X癖”,比如“酒后强X”。

至于标题上【哔——】里的内容,雷奥表示他想都不敢想。他有些紧张地向中国少年和他的女教练的方向望去,不会真的是来兴师问罪的吧……不过从刚才来看,两个教练好像谈得很开心的样子……

——“呵呵呵呵呵你知不知道昨天你家学员对我们光虹都做了什么。”
——“啊哈哈哈哈没有问题我今天回去就卸了他。”

那样的话真是太刺激了。雷奥感觉自己的心上狠狠中了一枪,但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以一种很诡异的姿势在教练的重压下抬起手臂僵硬地挥了挥:“Hi……”

雷奥看到长凳上的少年蓦地红了脸转过头去,本来就穿着一身捂得厉害的衣服,现在整个人的身上仿佛都冒着热气。

“那个,教练……”季光虹此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运动背包被他紧紧地抱在腿上,好像这样可以掩饰一下他的慌张。

“怎么了,光虹,在这里能有认识的人真的太好了呢,以后你在合宿区的生活我可以放心了。”黑发的中年妇女和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这次的合宿教练另有住所安排,住在体育馆自带合宿区域的只有运动员们。

“……没什么。”顾不上考虑教练们有些奇怪的目光,季光虹把有些发烫的脸埋进了背包里。

昨天晚上我没睡好,今天可以不练跳跃吗……?他混乱地想着,最后还是默默地把这句话吞了下去。

***

几句无关痛痒的寒暄过去,教练们相约去作进一步的信息交流和训练日程商讨,一时间偌大的休息室只剩下了各怀心事的两人。

好歹有人先说句话吧……由于两人到达的前后时间间隔不长,所以在休息室里的储物柜离得很近。休息室空旷而僻静,雷奥可以听到自己右手边不远处的那个柜子不断开开合合的轻微响声,啪叽、啪叽、啪叽、啪叽……昨天他是叫了自己名字的吧,绝对是叫了自己的名字了吧!虽然上次世界大奖赛以来自己看得大都是成年组的视频资料,但还不至于对即将升上来的青年组选手一无所知,明明觉得那么熟悉结果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雷奥此时非常想把自己的脑袋夹进柜子里,为什么自己么迟钝呢?!

“那个,”毕竟秉持着说干就干的美式风格,雷奥觉得自己不能这么怂下去,他一手扶着柜门竭力使自己看上去平静一点,“你还好吗?”

这句话昨天他事后好像也说过,天啊真是太糟糕了。

“我没事的……”啪叽的声音突然消失了,柜门边缘处露出一个泛着粉红色的小巧耳廓,少年的栗色短发蓬松柔软,这让他看上去像一只无害的毛绒动物。“因为雷奥是很温柔的人啊。”

嘭地一声,雷奥感觉自己内心深处的某种东西炸掉了,各种奇异的感觉从裂口处涌动起来。他有些尴尬地笑了两声,“你是在夸我吗?还有,我应该怎么称呼你呢,光虹?”

“随你吧,我都可以的。”季光虹感觉自己的声音简直弱不可闻,尽管这样,手还是缓缓地把柜门退回了原位,他站在原地,手里抱着自己的冰刀,鼓起勇气把脸转向雷奥。

偏白的的肌肤上泛着淡淡的红晕,眉梢向下微微耷着,一双棕色的眼睛有些发窘地望着他,水哒哒。

他比昨天晚上看上去要小得多啊,完全还是个孩子的模样。雷奥脸上一热,脑内似乎又开始回放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他尽可能自然地甩了甩头让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尽快消散,心里忍不住对自己痛骂起来——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你!个!禽!兽!

然而人生是要继续的,大奖赛是不会停摆的,赛季期间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事实是无法避免的。可这是犯罪啊——正直的美国青年内心无比挣扎。

“算了吧……”对面的声音轻而急促,“我也有错。”

季光虹的头垂下去,刘海落得很低,他看不见他的表情。

这算什么……雷奥一愣说不出话来,对面见他这样愈发的窘了,他感觉季光虹所在的那片区域开始剧烈地升温,仿佛下一秒那个小小的身子就会像太阳下粉色的蛋卷冰淇淋一样化掉。

自己再不表示一下就是在欺负人了。勉勉强强接受了这个现实,他挠了挠头走过去,对季光虹伸出一只手道:“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是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这次参加大奖赛的美国代表选手。”他现在已经很清楚昨晚的hook up是两厢情愿的了,但即便如此,他的心里对尚未成年的季光虹依然是满满的歉疚。

即便在对方看来,他们更像是……呃,共犯关系。

而现在他们互相包庇,罪加一等。

“季光虹。”对面也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动作略显轻快地把冰刀放下,柔软的手掌与他相握,雷奥看着面前抿着嘴唇像是在微笑的少年,莫名地感觉心头一动。

“就算现在刚刚认识。”——心照不宣地,两人达成一个默契。

如果开端是错误的,结果会变为正确吗?踩上冰刀悠悠地滑进场地,前方身穿红蓝撞色运动服的小小身影已经开始进行简单的热身活动了,雷奥靠在栏杆旁咽了口运动饮料,最后还是决定让这个想法暂时沉入脑海深处。

(五)

在一定情况下,第三方的出现对双边关系产生的影响是难以估量的。这是雷奥在大学国际关系课上学到的理论,也是他在花滑大奖赛夏季合宿期间亲身实践得出的结论。因为几乎在每天晚上八九点训练结束后,从浴室冲完澡一身清爽地走出来的他都能在合宿区的公共休息室看到这种画风的画面——

二十岁的泰国选手披集·朱拉暖穿着他很有泰式咖喱风味的暖色薄睡袍,一手亲热地揽住身旁穿着印有小熊图案的粉色卡通睡衣的季光虹,一手高高地举着自己的手机,“准备好了吗光虹?”

“嗯……好了。”好像并不是太适应这种亲密的距离,栗发的少年显然有些拘谨,“这样真的好吗,一定要穿睡衣什么的……”他的睡衣是教练逛百货的时候看到打折捎回来送他的,虽然对这个配色和款式觉得别扭,出于对她的尊重季光虹一直不好意思换掉。

“当然。”披集眉飞色舞地按下快门,屏幕上一张爽朗一张腼腆的脸就此定格,“我sns上的粉丝留言希望我发晚安的动态,我不能辜负他们的期待,是不是?”

那也没必要一定把我拉上啊。季光虹小小地腹诽了一下,因为侧着身子看披集更新动态没注意到雷奥在自己身边坐下。披集不愧是花滑界的网红,动态刚发出去成百上千的点赞和评论就涌了过来。

“哇……披集真是好厉害呢。”季光虹紧盯着披集的手机屏幕,两眼闪闪发光。如果自己也像披集一样那么有人气的话,雷奥是不是会对自己印象更深一点呢……思绪开始不由自主地跑偏,突然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季光虹有些发窘地从口袋中掏出手机,点开sns开始刷动态。

自己在国外的sns刚装上不久,除了部分花滑界选手和花滑爱好者前来关注之外基本没什么人气,有些羡慕地戳进好友列表里披集的主页,最上方显示的是他们刚拍的照片,季光虹打开评论区,大片大片热烈的讨论映入眼中。

“啊啊啊啊啊啊披集真的发了晚安诶,愿望实现的感觉真是太美好了!”

“那个怀里的孩子好可爱啊,是一起合宿的花滑选手吗?之前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呢。”

“是中国的选手啦w第一次参加大奖赛的,好像只有十七岁呢。”

“这样啊www看上去好小果然是东方人的缘故www”

“那个孩子也有sns账号呢,居然被我发现了~~~”后面直接甩上了他的主页链接。

“披集和他是什么关系呢www,嘛总之两个人一起为了大奖赛好好努力吧!”
…… ……

各种各样的评论让季光虹目不暇接,晕晕乎乎地重新回到自己的主页,季光虹发现短短的十几分钟之间,自己sns的关注量居然涨了上千。

披集的力量真是可怕啊,或者说,自己果然也是有魅力的吗……季光虹兴奋地咬着嘴唇再次戳进披集的主页,同样是刚才的评论区,此时的画风好像开始有些不对劲了。

“哇哦,是在一起了吗?好棒!!!”

“想不到披集喜欢这种类型呢www”

“但是超超超超超可爱啊,迫不及待地想要看他们滑冰的样子了啊!”

这是……什么情况,季光虹表情一愣,捧着手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偏偏这个时候之前一直在观察他表情的雷奥因为发现他细微的变化凑了上来,“怎么了光虹,在看什么?”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少年的脸一瞬间涨得通红,迅速抱着手机把身子背了过去,同时开始狂戳正在戴着耳机刷一部泰国偶像剧的披集,“你看看你干的好事!”

这真的是脑浆炸裂的感觉,自己刚才那种粗暴的举动肯定会得罪雷奥吧,但如果让他看到自己手机的屏幕肯又绝对说不清楚……真是糟透了,季光虹一脸绝望地摇晃着刚刚摘下耳机不知所措的披集,“……我做错了什么?”

一边季光虹开始对披集进行死缠烂打,另一边雷奥心里很不是滋味地打开了sns,从刚才开始他就一直在看着这两人的举动,眼里全是在披集身旁目光闪烁时而惊喜时而羞赧的季光虹。合宿训练已经进行了近两周,他发现季光虹要远比他想象的单纯得多,而随着此前的事情渐渐淡化,两人的相处也开始变得像同伴一样自然,然而此刻他的心中却泛着一股强烈的酸涩,五脏六腑仿佛都要被腐蚀得焦黑。

指尖划过屏幕点进披集的主页,几乎是面无表情地翻完评论,他打了个哈欠站起身来,有些疲倦地对沙发上仍在打闹的两人道:“我今天有点累,先睡了。”继而又咧嘴笑了一下,“你们继续。”

“他不是一直很能熬夜的吗,现在还不到十点……”远处传来房门重重关上的声音,披集从沙发背上探出头来,表情狐疑,“今天训练的时候拉伤了?”

而听到那一声响的季光虹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大脑一片空白。少年的心灵突然变得极度脆弱,如果不是远在异国他乡的一份坚强还在支撑着,此时此刻的他觉得自己极有可能掉下泪来。

他似乎被自己一直喜欢着憧憬着的人讨厌了。

“光虹?”披集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光虹你怎么了?”

少年又气又委屈地鼓着腮帮抬起头来看着他,小脸发红眼角带水。

“你说呢?!”

***

phichit+chu:@phichithamster·Just now
(Set to top)Guanghong is just one of my friends…forgive me…orz

【TBC】

雷奥19岁的话,在美国应该还在上大学吧w

之前原作有表示勇利也是大学毕业的,所以就这么擅自设定了一下w

最后披集sns动态的格式是我把ED、Twitter和微博英文版混合的产物orz

心疼可爱的国际友人披集君一秒钟w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