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Pill(短篇发车/来啊嗑药啊/才不是)

发现自己黑道paro的长篇走情节太慢热了开个短小的来发车自我满足一下。

背景原设/可能有隐维勇/如果食用愉快的话请不要介意地用评论砸死我

You are just like a pill/Instead of making me better/You keep making me ill.

(一)

雷奥觉得自己一定是自己挂了十九年的智商掉线了,才会脑子一热跟克里斯托夫·贾科梅蒂那个行走的荷尔蒙机器在这种时间来这种地方。

明天是为备战世界滑冰大奖赛而进行的夏季合宿开始的第一天,而这里是这座城市乃至加拿大最有名的gay pub。

花滑并不是什么基佬的运动,只不过是很多运动员选择对自己性别的喜好采取模糊化处理而已,这是展现这种运动对少数人友好的一种表现,也是吸引不同性别以及不同性别爱好的粉丝的一种手段。雷奥这样想着,有些烦躁地搅了搅自己面前的鸡尾酒。他已经到加拿大合法的饮酒年龄了,这次在合宿前遇到克里斯,习惯性地接受了他掐腰捏屁股的特有问候方式后,金发碧眸的高大青年带着成年人特有的色气打量着他,这让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只刚被摘下来贴上标签的新奇士橙子。

“这么说小雷奥也成年了啊,”加拿大的夏季天气晴朗,克里斯穿着一件半透明的衬衫,线条优美的肌肉在阳光下若隐若现,“那么,要不要今天晚上去体验一下成人的生活呢?”

“呃……这个……”不太好拒绝业内前辈的提议,正当雷奥绞尽脑汁去想怎样婉拒的时候,克里斯凑上来一把揽过他的肩,嘴角噙着一丝玩味的微笑,“只是出去喝个酒玩一下而已,你在美国还没到法定饮酒年龄吧?”

“好吧。”这个提议确实很有诱惑力,几乎没有一个成年男性能够抗拒酒精这种东西,特别是在饮酒限制年龄较高的美国,作为一名公众人物,雷奥长期以来都处于与酒精绝缘的状态,而现在他在加拿大,若不是克里斯的提醒,他大可能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结果就来了这种地方。

他早应该知道的,当年日本选手胜生勇利成年的时候克里斯也说过类似的话,据说之后在冰场上看到他直接绕着走。

雷奥掏出手机开始刷新自己的sns,前世界冠军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刚刚更新了自己的动态,半年前刚刚由选手过渡成教练的银发美青年身穿温泉旅馆的杉绿色居家服坐在榻榻米上,一手托住身旁黑发青年的下巴舔食着他颊上的米粒,配文是:“全世界最好吃的炸猪排盖饭!勇利在世界大赛中的短节目还请大家认真期待喔~”

雷奥默默地关了手机,觉得自己以后再也不会产生之前的那种打脸观点了。他站起身寻找克里斯的身影,刚才还看见他在吧台旁左拥右抱,基本上吸引了整个pub里的优质男人。现在估计是去继续大人的事业了吧,雷奥忽然有种自己被看轻的感觉,莫名悲愤地走到吧台前把喝起来像饮料一样的低度鸡尾酒调饮换成了马天尼,更烈性的酒液灌入咽喉,心里突然莫名舒服了起来。

端着酒杯回到自己靠窗的座位,克里斯还没有出现的迹象。雷奥开始就着酒劲回忆起自己的人生,一直以来沉迷花滑没有太多地考虑过感情方面的事情,也没怎么认真谈过女朋友,说不定自己也喜欢男孩子吧……一杯酒灌下,雷奥感觉自己有了轻微的醉意,期间也有人过来搭讪,但都被自己漫不经心地拒绝了。

真好笑,他一手托腮看着空了的酒杯,自己喜欢同性什么的,验证一下不就好了么……目光无意地扫过窗外,透过玻璃,一个栗发少年纤细的身影闯入他的视线,少年站在和gay pub仅一街之隔的路牌前,一瞬间雷奥觉得他也在透过玻璃看着室内的自己。

有意思,和pub里的人完全不是同一种类型。种种情绪夹杂着酒精的作用开始躁动起来,雷奥猛地推开椅子大步流星地走了出去,那个栗发的少年刚才果然是看着自己的,穿过马路,少年的脸朝他走来的方向侧了过来,那是一张很典型的东方面孔,小巧、纯粹、带着一丝很是别致的腼腆。

“Want to have a hook up with me?”雷奥伸手撑在一旁的路牌上,朝着初来乍到的季光虹露出一个标准的美式微笑。

第二章有车,晚上发,尽量周内平坑,我先睡会_(¦3」∠)_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3)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