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Flower and Blades[Chapter4]

美国半架空大学校园设定下的的穷学生画家雷奥X上海黑帮二代杀手季光虹(来自官方爸爸的脑洞)。

雷贝卡的原型是雷奥漂亮的女教练w。

前三章的链接不太会放orz,点我头像看主页会有的。
大概是这个星期的最后一更?依旧是食用愉快w

Chapter4

任务之外还有生活,学业之外还有工作。这是沉睡在同一个城市里的两个男孩两种不同的人生。

美国东北部的冬季始终是阴晴不定的,铅灰色的天空仿佛随时都能飘落雪花,即使是临近圣诞节和新年的到来,这种沉闷的天气也无法让人感受到分毫节日的气氛。

“所以说我们要为圣诞节的到来做准备了呢。”望着窗外阴沉的天幕,雷贝卡叹了口气,倚着店门点起一支香烟,用指尖轻敲着盒子向雷奥的方向示意了一下。

“啊,不用了,谢谢。”周六上午往往是咖啡馆最清闲的时候,雷奥坐在离柜台不远的地方用着自己的手提电脑,学年论文还有一个余论部分就可以完成了,圣诞节往往是服务业最需用人的时候,每年的这个时段他往往能找到更多兼职,对他而言,经济问题永远都是第一问题。

“有什么想法么,去年我们是肉桂和姜汁,今年的话……莓果浆和焦糖苹果怎么样?”

“不错。”雷奥敲下段落里最后一个字符,按下保存键之后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眼睛,“所以需要我做什么?”

“店内涂鸦、门外绘板和纸杯纸袋设计。”雷贝卡弹了弹烟灰,“你的酬劳和今年圣诞季的营业额平分。”

“感谢厚爱,雷贝卡。”雷奥的神情一亮,“给我三天时间好吗?”

“真是天才的允诺。”雷贝卡笑了,“今天是13号,到圣诞节绰绰有余的。”

“啊,主要是我想在圣诞节前多打几份工。”雷奥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财政情况果然还是很糟糕。”

“想送礼物给自己喜欢的人?”雷贝卡扬起一根眉毛揶揄道。

“或许吧。”雷奥收起自己的电脑,如果店里没有其他事情的话,午后他就要回到自己的公寓兼画室里了,虽然参赛作品一幅就足够了,然而他想呈现在画布上的东西还有更多。

“嘛……早说啊。”雷贝卡轻松地踱到柜台后面,打开柜子抽出一只咖啡色的熊布偶,身上穿着红色白绒边的毛衣,“这个怎么样?昨天下午工厂送来的样品,我们是打算把它当作满定额消费的赠品的,我本来想自己留一个来着,但想了想比起放在即将面临中年危机的老女人家里积灰,还是让给自己可爱的下属去俘获姑娘的芳心更有意义一点,不是吗?”她说着把熊塞到雷奥怀里,“今年圣诞节不要再自己一个人过了啊。”

“感激不尽。”雷奥有些感动地看着面前比自己年长许多的女人,很多时候雷贝卡给他的感觉更像是家人,一种像是姐姐和阿姨的结合体。再次道谢后,雷奥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从后门离开了。店里的设计、一个星期后学院圣诞节联谊会的宣传画、大赛的初稿……近期的任务在自己的脑海里过了一遍又一遍,视线无意间扫过自己右手中提着的熊,他有些想笑,哪里有什么姑娘啊……但如果是他的话应该会喜欢这种可爱的东西。

暖意不由自主地漫上他的胸口,他还想了解更多关于那个中国少年的事情,他的喜好,他的家人,他的经历,他的一切……这些好像已超出了当初寻找艺术灵感的范畴,但此刻的自己是那么渴望去了解那些事情,甚至比完成自己的参赛作品来得更加急迫。

“下雪了啊。”走在路上的雷奥突然停了下来。阴鸷的天际下,十二月的第一场雪悄然飘落。

***

“愿意和我一起在19号参加艺术学院面向全校举办的圣诞联谊会吗?”

季光虹盯着手机屏幕看了许久。前天晚上他刚刚关注了雷奥的sns,还没有来得及翻看他主页的内容,但单是这一件事就足以让他开心一天了。昨天的自己并没有去学校,按照C大的学期传统,考试周结束于十二月初的几天,随后学生象征性地上半个月的课,主要活动是提交学年论文并举办各种节日前的大型联谊会,而对于商学院学生季光虹而言,在教授主动停课的情况下,如果自己没有学生活动,是完全可以待在家里的。

19号……他有些犹豫,慈善晚宴会所的空间结构和监控分布示意图还摊在他的腿上。会不会太累了呢。季光虹这样想着,手上却已经打出了应允的信息,迅速地按下发送键之后,他把手机甩到一边,有些自暴自弃地把自己重重地砸在沙发上。

这种事情……雷奥如果知道会怎么想啊。季光虹的脸有些发烫,他慢慢起身走向盥洗室,认真打量着镜子中的自己,因为睡过头刚起床没多久的缘故,栗色的头发有些凌乱地垂落在脸侧,粉白色的面庞带着些许尚未褪去的婴儿肥,这让他看上去长着一张很典型的娃娃脸,尽管包裹在厚厚的珊瑚绒家居服里,整个人看上去依然十分瘦小。如果自己能看上去更英气一点多好啊,季光虹对着镜子嘟起嘴来,然而这只能起到相反的效果。

——但这对你的工作而言难道不是优势么?一个寒冷的声音恍然在耳畔响起,方才脸上泛起的红晕慢慢地自脸上褪去,贴满了惨白色瓷砖的盥洗室里,季光虹感觉自己开始发抖。但仅是片刻,他便平静了下来,推开盥洗室的门重新回到客厅温暖的环境里。

“是啊。”他捡起刚才滑落在地上的平面图,轻声道:“但这仅仅是工作而已。”

但愿如此。少年迷离的双眼转向窗外,那里已是白茫茫一片。

***

五大湖充足的水汽带来的降雪持续了四天四夜,直到17号的下午,天空才完全放晴,惨淡的夕阳在仍有些厚重的云层间若隐若现。18号清晨政府部门派了推土机到路面上全面铲除积雪,城市里此前几近瘫痪的交通这才恢复正常。

季光虹裹着厚厚的睡袍站在门廊下看着对面院子里的孩子们打雪仗,嬉笑声和冰雪溅起的杂音喧闹地混在一起,这几天雷奥看上去也没有出门,他搓了搓有些冻僵的手,翻看着近期的sns,前天雷奥放出了自己圣诞咖啡店主题的商业设计,装咖啡的纸杯和袋子上很精致地绘着浆果藤蔓和苹果包围着的熊,无论是配色还是图案,都足以迎合节日的气氛并激起人们的购买欲,下面还很有商业头脑地放上了雷奥所在咖啡店的地址和详细的优惠项目介绍。第一个点赞的应该是他的老板吧……季光虹仔细翻看着,决定在节日期间过去过去看一下。往上翻是更近的信息,显示时间在昨天下午,雷奥在自己的画室里略带疲倦但很开心地笑着,背景是一个被重重地打上马赛克的画架,配文仅有“60%!”几个字符,看样子是他的参赛作品了,季光虹不由自主地笑了起来,只觉得这个码打得笨拙得可爱。

然后是今天。手指继续上移,雷奥在还未完全清扫的积雪间整理自己的画材,身旁是一群和他一样的艺术学院学生,他们后方是一块还未涂抹的巨大白色木板。估计这就是明天的板绘了。

季光虹叹了口气,把手机插进口袋向屋内走去,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那么强烈的希望自己能够在工作中全身而退的心情。离晚宴开始还有八个小时,离工作开始还有六个小时。他掬起一捧冷水轻拍在脸上,“没关系的。”年轻的中国杀手低声为自己打气,“你绝不是会横尸在那种地方的男人,季光虹。”

***

成功地把自己代入扮演角色的方法有多少种呢?

夜幕降临,位于市中心最好地段的一所高档会馆内此时灯火通明,季光虹混迹于众多的侍应生间,陆续到场的宾客的喧闹和杯盘放置时清脆的声响混杂在一起,使得自己原本有些急促的心跳变得听不太分明。

自己身上的衬衫太大了一点,这样让原本正常收束的衣袖在他身上看上去更像是羊腿袖,黑色的紧身毛呢马甲很好地勾勒出少年纤细的身段,皮鞋里垫上的内增高也被略长的裤子很完美地掩饰了过去。他并不想在人群中引起注意,对他而言尽快找到猎物扣动扳机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在这里的身份是早就做好的伪物,这使得他即便从人群中突然消失也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只不过……眼角的余光无意间扫到二楼楼梯的拐角,一张几天来他已看了无数遍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金发、宽脸、面容龌龊。

猎物出现了。他从容地倒完手中的香槟,向刚才服务过的客人深施一礼后缓缓地向一旁退去,同时有意无意地向二楼投出一个并不带任何意味的笑容。不出意料,布兰霍尔·威廉姆斯丝毫不掩饰向他投来的目光,脚步也开始向楼下的方向游移。

果然是因为那种恶心的癖好么……季光虹咬了咬牙,端起托盘凭感觉估量着目标的步伐朝着背对着开放式楼梯的方向越走越远,他需要独处且封闭的环境,在大厅里独处自然是做不到的,就人群的流动性而言封闭程度也远远不够,众目睽睽之下造成一个人的突然死亡,除了毒杀之外没有任何办法,但氰化物的作用太快不足以为他留出逃离的时间,其他无法保证造成即死的药物显然也不能擅用。

所以说只能热处理了……季光虹在一辆餐车旁停下,放下餐盘的同时假装仔细擦拭汤匙的样子,汤匙很新,匙面弧度造型也不大,他迅速地通过表面的反光看了一下身后。一旁传来了要求他倒酒的声音,他应答着拿着香槟走过去。金色的液体倾入细长的高脚杯,季光虹从液面的倒影中看到自己的脸。——还是有点紧张了。他有些抱歉地颔首向客人笑了笑,刚欲转身离开,另一个玻璃杯从一侧直接伸到了他的身前。

“愿意给我倒一杯酒吗,我可爱的孩子。”粗哑的声音从斜上方带着不怀好意的色彩传来。季光虹身上一冷,但还是努力使自己摆出一个无辜的笑容,好在精神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了。

“当然,先生。”他微微侧了侧瓶口,克制住反感将身体转向笑容愈发明显的州议员。

只是代价是很高昂的。杯瓶相撞,发出轻微的声响。

***

如果一定要成功地把自己代入角色的话,那就舍弃无所谓的尊严去迎合那个卑微的设定和屈辱的身份。忘记自己是满手鲜血的刽子手、上海黑帮的少当家,而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侍应生,一个渴望进入上流社会的卑微的男孩子……尽管前面两种对他来说也是无足轻重的。“我不明白,威廉姆斯先生,”季光虹在电梯里尽可能自然地避开男人向他伸出的手,带着训练有素的礼节性微笑问道:“我们要到哪里去呢。”

“去能让你长大成人的地方,小可爱。”猥琐的男子显然对季光虹的左躲右闪感到不耐烦了,在电梯狭窄的空间里,他一把抓住少年的胳膊将他揽到自己怀中,油腻的大手开始不安分地在他身上游走。这个气氛真是太成人了……季光虹可以感受到自己身体的僵硬,他双唇紧闭,此时此刻只想在干掉这个变态之后找个地方狠狠地洗个澡。

电梯走到相应的楼层停下,会馆共有七层,举办晚宴的事一楼的礼厅和二楼的咖啡厅,三楼以上大都是私人定期租用的套房,被男人半挟持地走到一间客房的门口,季光虹把手指伸进口袋里轻微地动了动。布兰霍尔打开房门,还没有等怀中的人反应过来便迫不及待地将他狠狠地放倒在床上,欺身压了过去,黑色的马甲被粗暴地撕开,在男人将手伸向他衬衣扣子的时候,已经到达忍耐极限的季光虹猛地屈起膝盖顶向身上男人的腹部。

好结实……出乎他的意料,男人仅是吃痛暂时松开了在他身上的手,但显然已经被少年反抗的举动激怒了。下一秒自己的脖子就已经被牢牢掐住,季光虹看着布兰霍尔满是胡须的脸在自己面前不断放大,努力使自己在半缺氧的情况下保持清醒。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小子。”男人带着烟草味的气息喷打在他的脸上,“像你这种货色我见过不少,想带着欲迎还拒的表情爬上各种有权势的人的床并以为自己能就此跻身上层,但并不知道自己漂亮的脸蛋凋零得比花还快。”布兰霍尔满意地看着身下人木然的表情,另一只手伸向刚才没能得手的地方,季光虹仿佛是屈服了一般,左手配合地覆上男人右肩的外侧。然后——

“你比我想得要死得更快一点呢,威廉姆斯先生。”右肩传来撕裂般的痛感,布兰霍尔惨叫一声松开了少年,右臂使不上力,显然是被卸脱臼了。冷汗开始从他的额前渗出,男人踉跄着后退,半跪在地上。此时此刻人群集中在下面的大厅,叫人过来显然是不可能了,他看着季光虹揉着脖子从床上坐起,右手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口红,原应安放膏体的地方空洞地对着他。

“上个星期你的人在港口截掉了一艘来自上海的商船。”迅速调整好自己的呼吸,季光虹缓缓地开口,“你知道那艘船里是什么,也知道那是谁的船吧。”

“不……那是个意外,意外!我是例行公务……你怎么会……”突如其来的逆转性局势显然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汗如雨下,他看见季光虹起身走到他面前,皮鞋踩下,血肉模糊的声音,他撑着地面的左手被硬生生地踩烂,冰冷纤细的钢管抵上他的额头,“你不是始作俑者,你的后台是谁,他们现在在不在这个城市里,你们的联系方式是什么?”

一连串的问题向他甩来,求生欲打败了一切,州议员听见自己慌乱而讨好的声音响起:“'冰枭',是俄罗斯的'冰枭',他们让我做的……他们用加密的sns发信,我是被胁迫的!”

“谢谢你的情报,威廉姆斯先生。”季光虹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的男人,他布满惊恐的眼中映出自己微笑的神情,自己真的是在笑着么?此刻同样有些混乱的大脑让他无法判断。

“可是我们不做亏本生意啊。”手指轻轻叩上口红的底部,微型子弹无声地射出,季光虹后退一步,避开了鲜血和脑浆混杂在一起的喷溅。

完成了。季光虹轻呼出一口气,但比起刚刚获取的情报,此刻浮现在他脑海中的是另一件事。

明天可以好好放松一下了呢。仔细地抹去房间内可能留下证据的痕迹,按照规划好的路径顺利地撤出会馆之后,季光虹站在空气清新而薄凉的街道上,周围正进行着节日促销的店铺门前人来人往,四面八方闪烁着的彩灯给他以莫名的宽慰感。

他掏出手机,雷奥的动态又更新了,一群愉快的年轻人坐在街头的披萨店里聚餐,每个人的身上或多或少都有着板绘油彩留下的痕迹,雷奥坐在他们中间,一手拖着脸笑得灿烂。

季光虹抿起嘴笑了起来,伸出手指触了一下动态下方的屏幕,一颗表示“喜欢”的红心在指尖悄然爆开。

【TBC】

下一更圣诞联谊会发糖。

披集和克里斯托夫都会出场,披集在文里的设定是游走在黑白两道的情报贩子w,克里斯托夫的身份在之前的章节提到过,有什么脑洞不要介意地评论给我吧OwO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14)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