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Flower and Blades[Chapter3]

Chapter3

走出C大的校门,季光虹把手慢慢插进口袋,虽然有些意外,但和那个美籍墨西哥男生的来往真的很愉快呢。他这样想着,徒步走向最近的地铁站,随手掏出手机刷了一下自己的sns,有一个未接来电,是管家梅姨的,他暂时不想去管这个,只是漫无目的地浏览着自己主页的信息。

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么……站在光线晦暗的候车区,努力和弱信号作斗争的季光虹在搜索栏里轻轻敲下了这个名字,屏幕上方显示加载进度的蓝色细线走走停停。车来了,他赌气地把不争气的手机往口袋里一塞,走进并没有多少人的车厢。来到这个城市已经接近半年了,虽然最初并不是自己的意愿,但现在也开始逐渐适应起来了。季光虹看着对面的车窗,窗外一片漆黑,玻璃上倒映着他的影子,红色的围巾很是扎眼,他看了片刻后扭过头去,脑海中却回响起了雷奥的声音,“你真可爱,中国的男孩子都是这样吗?”

如果在白昼下的我是可爱的……那样也不错啊。季光虹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笑,直到邻座的一个老妇开始以一种莫名其妙的眼神看向他,他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调整好自己的表情,继续默默地与对面车窗里的自己对视。

***

“欢迎回来,光虹。”进入自己的寓所,季光虹轻快地在玄关换了鞋,路过一楼客厅的时候,沙发上正在翻看一摞文件的黑发中年女性有些疲惫地抬头向他问候道。

“啊,梅姨。”季光虹褐色的眸子亮了几分,“我没想到你会来。”他随手把包往地上一放,开心地凑到女人的身旁,“父亲让你来的?”

“季先生今天和我通了电话,”名叫梅的女人把身旁的文件夹移到茶几上给季光虹腾出空坐下,“他向我问你的情况。”

“嗯,我很好的。”季光虹很亲热地凑到女人身旁,“父亲还说了什么?”

“具体情况呢?”梅疼爱地抚着少年的肩膀,还是太瘦小了,在异域的土地上独自一人活动了近半年,季光虹的身量并没有见长,虽然对他而言这一点在某种角度来看是个优势。

“嗯……没什么特别要说的事情,我和同学在学院里正常上课,参加研讨活动,”季光虹把自己陷进柔软地沙发里,声音显得闷闷的,不过是很愉快的腔调,“然后,最近交到了新朋友。”

“朋友吗……真好啊。”梅柔声说道,“一直以来难为你了。”

“父亲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季光虹从沙发的一角扯过来一只毛茸茸的大熊抱在怀里,熊圆鼓鼓的肚子上绣着他参与过的学生活动的标志。

“你父亲……嗯,他的意思是比较关注你在正事上的的表现……光虹,你也知道……”尽管尽可能地委婉表达,女人还是感受到了自己的话语对面前少年的刺痛。

“果然是这样吗……”季光虹轻轻地坐了起来,很意外地脸上仍带着此前烂漫的笑容,只是更紧地抱住了那只熊。“从九月以来他给了我三个人,都做掉了,最后一次我的P226丢在了现场,我害怕落下把柄就折了回去,结果吃了好重的一枪,还好最后事情全摆平了,啊……真是的。”他有些自责地把脸埋进熊里,咬了咬熊的耳朵。

“受伤了?!”梅很是震惊地看着季光虹,仿佛从来都没认识过这个从自己身边长大的孩子,“为什么不打电话给上海?这种事情如果你父亲知道……”“只会让他失望啦。”季光虹笑着摆了摆手,继而转过头直视着梅的眼睛,澄澈的棕色眸子里满是坚定:“梅姨也请一定不要告诉父亲吧,拜托了。”

“你这孩子……”梅叹了口气,“伤口呢,怎么处理的?”

“我找了这里最好的地下密医,”季光虹有些不敢看梅的脸色,毕竟这是从小到大最关心他的女人,“上个月就已经好了,现在基本上看不到疤痕,对身体没什么大碍的。”

“这样,”女人的表情稍稍舒缓了一下,“那就好,你从小就挺在意这个的。”

“那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回房间了?”季光虹用试探的口气问道,同时眼神不自觉地移向茶几上的几个文件夹,不会又是给自己的吧……他开始莫名地紧张起来,其中下意识地带有抗拒。

“那是这一段时间的盈亏表。”仿佛看出了少年的心思,梅淡淡笑了,继而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口红,“这是给你的。”

“哦。”心一下子沉了下去,然而季光虹第一时间想到的是自己还没有读完的书单和写完的assignment。糟透了……他这么想着,然而还是接了过来,“几个?”

“一个,你父亲的意思是,圣诞节前。”

“也就是说我还有不到两个星期的时间么?”季光虹的心又是一沉,但他还是听到了自己违心的声音:“啊,足够了。”

“补充的器材一共有七大箱,已经全部给你放在储藏间里了,厨房里有我外带回来的披萨,差不多是时间了,”梅看了看表,开始起身收拾自己的文件。“照顾好自己,光虹。”

“你会留下来陪我过圣诞假期吗?还有,父亲有没有提到过……让我回家过年的事情……”季光虹闷闷地开口,声音越来越低,到最后几乎听不分明。梅感觉到他在自己身后扯住了自己的衣襟,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会,但你随时可以给我通电话。”她回身将少年揽入怀中,以一种近乎悲悯的姿态轻抚着他的背,“至于过年的事情,我会和季先生好好商量的。”感觉到季光虹在自己怀中点了点头,她松开这个拥抱托起他的脸,少年的眼眶红红的,但并没有一丝潮湿。“好孩子……还有什么要对你父亲说的吗?”

“没什么,”季光虹重新把熊抱紧怀里,露出一个温顺的笑容,“我是父亲的匕首,我也希望成为他最好的匕首……请一定要相信我。”

不要对我失望,让我做什么都好,所以请看着我啊,父亲,看着我在你安排下所做的一切。

“你会的,光虹。”轻轻抚上他的发顶,梅低声道,“你也会有自己喜欢的生活的,也相信我,好吗?”

“嗯。”梅关门的声音从厅前响起,季光虹坐在渐渐暗下去的起居室里,有些失语地望向窗外,这是一个环境很好的高档住宅区,远远望去错落有致的院落中点缀着发散着暖光的窗口,那些窗口后面大概都有着充满欢笑的家庭吧。

给了自己一个无奈的笑容,季光虹起身拉上窗帘,赌气一般地从厨房提了装披萨的盒子回到沙发上,把屋内的大灯打亮之后抬手开了电视。

影视柜被人动过,估计梅姨翻过自己的碟片盒了,虽然里面除了自己纯粹因为个人喜好买的好莱坞影集之外没什么东西,但梅姨的心思还是让他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漫无目的地换了几个频道之后,一条夹有他所熟悉的名字的报道突然闯入了他的眼眶:“C大艺术系三年生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应邀参与春季国际艺术大奖赛。”

“诶诶诶?”季光虹咬着披萨愣住了,主播有些单调的声音在耳畔回荡着:“201X年初最令艺术节振奋的大奖赛将于2月底在国家艺术馆拉开帷幕……在大赛进行初步征集的阶段……”他没什么心情听那些冗长的解说,电视的画面不断切换,从穿着格子衫有些谢顶的老爷子到表情很凶的抽烟的中年妇女再到不苟言笑看上去非常精英的男人,最后定格在了那张他很熟悉的脸上。

半长的棕色头发很自然地在脑后拢成一个短马尾,年轻而英俊的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容,大概是因为接受电视台拍摄的原因,雷奥显然精心打理了自己的形象,白衬衫、机车服和马丁靴的搭配极好地修饰了青年挺拔的身段,从画面上来看,对雷奥进行采访的年轻女记者毫不掩饰对这种形象的喜爱,拿着话筒的身子在季光虹看来都往前倾得太过分了一点。

“好帅啊……”不由自主的惊呼让季光虹自己也吓了一跳,阳光下面对镜头的青年眉目间闪烁着对自己艺术坚定的信心,即使换作任何一个对艺术一窍不通的人,都不可能不被这种光芒所打动。画面再一次闪过,雷奥的脸不见了,耸耸肩关了电视,手肘无意间触到刚才搭在沙发背上的大衣的口袋,季光虹扔掉披萨迅速地掏出自己的手机,然后把整个口袋翻了过来,从衣缝里抽出那张自己在路上塞进去的纸片,有些颤抖地展开,纸片上仿佛还带着那个把它塞到自己手里的人的体温。

雷奥的电话号码和sns账号。季光虹笑了,尽管这么做对他而言有些不谨慎,他还是认真地把纸片上的联系方式存进了自己的手机,仔细核对过后上了三层密保。

“真的……很高兴认识你。”又一次地,季光虹微微脸红着看着自己的手机屏幕,轻声说道。

※※※

如果白昼下的你是可爱的,夜晚中的你又会是什么样子?

把借来的唱片放入随身听里,雷奥戴上耳机在画布前坐定,脑海中满是季光虹的身影。La parfum de fleurs,花香。低沉的大提琴奏出迂回而后扬起的前奏,继而提琴协奏流畅地切入,婉转如诉。

雷奥从来没有感觉自己有过那么强的创作欲,一点一点地磨去已经打好的底子上凸起的颗粒,雷奥拿起炭条开始打草,连续两天和季光虹进行接触,他对少年的神情形态早已了熟于心。手中的炭条熟练而迅速地划动着,雷奥的思绪却不完全在画布上面。他看上去完全就是个孩子……校园里的好多女生都要比他高挑,他这周停课下午回家了,现在的他在干什么呢……?一定是像自己认识的其他亚裔学生一样努力学习吧,他们往往都是腼腆而勤奋的……没有课程安排的话明天他还会去学校吗?……

“呼……”画面构成一点点地变得饱满起来,雷奥丢下炭条,丝毫不在意自己已经被染黑的手,挽起袖子看了看表,时针已经走过了正中央的位置。“那么晚了啊……”
一直单曲循环的随身听已经变得发烫,他按下暂停键,打着哈欠凭感觉熟练地避开狭小的两居室的地面上摆放的瓶瓶罐罐,走到盥洗室开始简单地洗漱了一下。

“晚安,光虹。”返回卧室的时候路过自己的画架,雷奥很欣赏地看了一眼自己一晚上的成果,愉悦地低声说道。

他一头倒在床上,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就很快入睡了。

※※※

然而季光虹并没有睡,倒不如说,相比每天都睡不够的雷奥而言,黑夜对于他来说更容易保持清醒。

抱着大熊回到自己的卧室,季光虹打开桌上的电脑,从口袋里掏出那只口红,轻轻地扭动底座把隐藏在那里的暗格打开,用指尖挑出一张一次性芯片,从抽屉里翻出合适的读取媒介后,他迅速地在电脑上打开相应的界面导出了里面的文件。

“布兰霍尔·威廉姆斯……州议员,MicFactory董事……”季光虹一行行浏览着猎物的基本资料,右上角的照片是一个面容粗犷神情嚣张的金发男子,浓密的胡茬让他的整张脸看上去有些猥琐。鼠标下拉到近期活动一栏,“12月18日慈善酒会……好机会。”他喃喃道,干净的棕色眸子里映着电脑的冷光。

接下来是人际关系,个性特征,惯用手等信息栏,季光虹一一看过,和之前的任务大同小异的样子,他这样想道,滚动条拉到最底端,有两个红色的信息栏被着意标注了,季光虹很自然地看过去,然而随着他的浏览,他的瞳孔开始不由自主地收缩起来。

“性取向……双性恋;然后高亮注意……”一种无比恶心的感觉从胃部升起直冲咽喉,大熊无声地从膝头滑落,然而季光虹并没有在意这些,比起这些反应,更让他感到恐惧的,是他从心底泛起的寒意,如果这个任务真的是给他的,那么派出任务的父亲究竟在想什么,父亲又想让他做什么……他不敢想,只是继续失神地看着电脑屏幕,握着鼠标的手指微微颤抖,嘴唇翕动着读出红框中那行让自己手脚冰凉的字。

“高亮注意……恋/童/癖。”

※※※

如果白昼下的我是可爱的,那么在夜幕落下的时候,请让我堕入地狱的最深处。

【TBC】

这周末很意外地高产啊……作为奖励下午去图书馆肝assignment吧orz

文里的雷贝卡和梅都不算是私设,参考一下两个人在剧中的教练就很清楚了w

更文速度不算快,考试月可能停更,每更大概在4k左右,只要有人喜欢就会更下去的,食用愉快w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9)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