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th Proxy

熊猫不定期出没

【YOI/leoji】Flower and Blades[Chapter1-2]

冰上的Yuri同人,主cp是leoji也就是雷奥x季光虹w

美国半架空大学设定,穷学生画家雷奥X上海黑帮二代杀手季光虹(是的官方paro太好吃了w),后期陆续会有维勇和其他角色出现,甜虐都有,应该不会是be,慢热,lo主话唠,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就食用愉快啦w

Chapter1

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第一次看到那个中国少年是在图书馆二楼的唱片区。窗外的阳光斜斜地打在他身旁的地上,于身后勾勒出一张纤细而绝美的剪影。

虽然少年的一头栗发与常人脑海中的亚裔形象略有违和,但从小巧精致的五官和略显单薄的形体来看,他与校园里高大的金发同学们显然不属一类。是中国人还是日本人呢……?雷奥有些呆滞,甚至有些忘记自己为什么要来唱片区。但毫无疑问的是,眼前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幅极佳的画面,身穿干净的浅色毛衣和黑牛仔的少年站在比自己高大许多的的复古木质唱片架前,手指伸出极力去够上方的一张唱片,宽大的衣袖很自然地微微下滑露出纤细的手腕,在午后慵懒的阳光下,少年脸上睫毛投下的细密阴影和鼻梁上散落的小雀斑都融在一片柔和的光晕中。无论是从构图还是色彩上看,都给人以一种莫名的审美上的愉悦感。

“那个……不好意思。”少年突然响起的声音打断了雷奥的思绪,他是早就意识到背后有人在看他了么……雷奥一惊,有些尴尬地回过神来,此时少年已经在转头看他了,好在他褐色的眸中没有显露出丝毫的不悦。

“啊……你好,我是今天在这里工作的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他尽可能自然地快步走过去,少年比他矮了半头,应该就是是取物方面的问题吧,果不其然,他伸手指向自己头顶上方的一张碟片轻声道:“我不知道唱片区没有踩墩,所以能不能请你帮我把那张唱片拿下来呢。”

“My pleasure.”雷奥冲他笑了笑,抬手把那张唱片抽了出来。“第一次来这里?”

“嗯。”面前的少年开心地从他手中接过唱片,因为天性腼腆的缘故脸上泛起了几缕红晕。“谢谢你伊格莱西亚先生。”

“叫我雷奥就好啦。”没有介意他叫错了自己的姓氏,雷奥颇有兴趣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年,“留学生?”

“嗯嗯。”少年把唱片小心地抱在胸前,含笑向他再次道谢后开始向唱片区的出口走去“我是中国人。”

“果然这样啊。”少年与他擦身而过,一丝细微的清甜气息在空气中荡漾开来。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远,刚才因交谈而打乱了的画面在脑海中渐渐浮现出来,他猛地转身,自觉有些失礼但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迅速赶上前方的少年,无视掉对方有些迷惑的表情,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请问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季光虹。”令人意外的不介意,少年又一次笑了,仿佛是为了照顾雷奥语言理解上的差异,他又故意放慢了语速重复了一遍:“季—光—虹,很高兴认识你,雷奥。” 

***

作为一名艺术系学生,雷奥的生活并不像多数人想象的那样诗情画意。当原定于凌晨四点的闹钟拖了十五分钟后第三次在耳边响起,雷奥猛地抓起枕边的手机扫了两眼,随即从床上一跃而起,迅速地完成洗漱之后,他稍微打量了一下镜中的自己,棕色的碎发略凌乱地自脸廓垂落,年轻英气的面庞上带着些许与年龄并不相符的疲惫。雷奥叹了口气,披上厚重的棉夹克走出了自己在校外的寓所。

冬季清晨的街道是死寂的,暗色的天空上散落着三三两两的星辰。学校离这里有五六个街区,而他打工的地方在这两地之间。早晨七八点钟的咖啡店是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来自各处的上班族都会到店里选购热腾腾的咖啡和松饼作为一天的开始,雷奥把机车停在街角从后门拐进了店铺,短发的女店主已经在指挥早到的店员们为开店做准备。

“早上好,雷贝卡小姐。”他迅速走到自己的储物柜旁换上工作服,“抱歉……下次会早一点的。”

“没关系。”名为雷贝卡的店主不过是一个三十出头的年轻女人,她回头看到雷奥,走上前用手托住他的脸仔细看了看,“年轻人熬夜可一点都不好啊。”

“嗯……我没事的。”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比自己大的女性作出亲密的举动虽然并不是第一次,但雷奥还是有些发窘,“至少不会影响到我的工作。”

“那就好。”雷贝卡叹着气为自己倒了一杯刚磨好的咖啡。“我只是在想你现在这样是不是把自己逼得太狠了,又要上学又要从各种地方拼命找兼职什么的。”

“这样也挺好的嘛。”雷奥拿起一只咖啡杯看了看,光滑的杯面映出身后女人略带担忧的表情,他的心里一暖,雷贝卡和他一样都是美籍墨西哥人,在这里工作期间他受了她不少照顾。“至少每天过得都挺充实。”

“那,有女朋友了吗?”雷贝卡揶揄道。“我在你这个年龄几乎每天都和人出去玩的。”

“我没有那个时间啦……”雷奥笑了笑,开始擦拭店里的桌面。隔壁花店的女孩子敲门送花过来,他礼貌地笑着接过,少女脸上飞起淡淡的红云,绅士地拉开门送她离开后,雷奥开始把新鲜的洋甘菊依次插进每个桌上的花瓶里。

“雷奥肯定在学校里很受欢迎吧,”雷贝卡微笑着喝完杯中的咖啡,“哪有开门那么早的花店呀。”

雷奥没有说话,只是有些失神地看着手中的洋甘菊,清甜的气息与那一日自己所感受到的,恍然有些相似。
“La parfum de fleurs…”仿佛是下意识地,他低声念出昨日那张唱片的名字,抬头看到雷贝卡略带疑惑的神情,“不……没什么。”

※※※

Chapter2

“真理已死。这是后现代的宣言,也是世纪末的钟声。”两鬓斑白的老教授在讲台上感情激昂地发表着关于后现代社会艺术理论的种种论点。“当现实不再真切,永恒不再稳固,理性变为混乱,秩序走向崩塌的时候,艺术呈现出的特点就像过境后席卷了一切的洪水……伊格莱西亚先生,你对此有什么高见呢?”

“啊……什么,我……”手中的原子笔重重的落到桌面上,雷奥猛地从并不彻底的睡梦中惊醒,茫然地站了起来,“后现代艺术的话……嗯……”

“请坐吧先生。”年迈的艺术理论课教授透过厚厚的镜片严厉地看了他一眼,“年轻有为固然值得赞扬,但如果你再在我的课上这样下去的话,我一定会降低你的课堂表现评级的。”

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目光自四面八方向他投来,雷奥默默地在心里对教授说了声抱歉,随即坐回原位强打起精神认真听起课来。

雷奥·德·拉·伊格莱西亚,C大艺术学院十年难遇的天才,身为三年级生作品已获得多个来自国内乃至国际艺术大奖赛的奖项或提名,这是他在这所学校中被赋予的名号,也是他所背负的事业。为此他接受了不知多少来自前辈和后辈们或羡慕或嫉妒的目光,但雷奥自己心中很清楚,离开了画室的自己,生活仍是一无所有。

仅靠助学贷款和大赛奖金完全无法支付C大艺术学院高昂的学费,此外自己还要根据创作需要随时补充价格不菲的画材,虽然已经开始陆陆续续地接一些商业性作品的定制,但这种行为显然是不为学院所支持的。生活最困窘的时候他曾经一天之内同时在线上线下打七八份工,现在的情况较那时虽有所缓解,但每天白天上课并在图书馆兼职,晚上创作加写论文,凌晨出门打工这样的日程依然是令人疲惫的。

抛去生活上的劳累不谈,现在对于雷奥来说最痛苦的事情是,在还有不到三个月就要到来的一项春季国际艺术大奖赛前,被院方予以很高期望的他意外地对自己的创作丧失了灵感。乐观如他,也不得不以极大的沮丧去面对这一事实。

春季……大奖赛……春季的……人们希望看到什么呢……?思绪再一次从课堂上游离出去,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等他终于回过神来,发现整个教室里只剩下了自己和讲台上的老教授。

“啊……塞巴斯蒂安教授,抱歉……我……”有些慌张地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抬头却对上教授并没有怒气的目光,“到我身边来吧,雷奥。”老教授和蔼地看着他,而雷奥听到教授开始用名字称呼他,也松了一口气,三两步走到了讲台前,和教授一起从前门走出了教室。
“所以说问题在哪里呢,雷奥?”两人漫步在校园内,冬日的阳光虽然明亮,但隐隐带着一股肃杀的气息,“你最初的想法是什么?关于春季时的比赛,关于你的艺术。”

“我想……是经历了这个冬季依然存活的感觉吧。”雷奥轻声道,继而有些无奈地笑了出来,“果然还是不行吧。”

出乎他的意料,塞巴斯蒂安教授很认真地看着他。“依然存活的感觉,就像安德鲁·怀思的《克里斯蒂娜的世界》?”

“不完全是。”雷奥依然是若有所思的样子,“总之我会好好考虑的,不用担心我啦,教授。”

“希望如此。”两人在教授的办公楼前停了下来,短暂地握手作别之后,雷奥继续沿着这条路向图书馆的方向走去,艺术史和理论的课程是上午十点到下午两点,自己在图书馆的兼职是下午四点到晚上六点,饥饿的感觉从腹中传来,这个时间自己经常去的那个物美价廉的食堂已经不供应伙食了,和图书馆隔了几条街倒是有几家咖啡馆,但显然都不是自己能消费得起的。雷奥开始努力回忆周边自动贩售机的位置,走到路尽头的三岔口,他熟练地向左拐去,在行道树萧索的枝桠下,路旁长凳上的一抹红色闯入了他的视线。

季光虹。那个昨天被他有些冒昧地问了名字的中国少年。——如果他的名字正确拼出来是这样的话。

头脑有些混乱,但身体还是习惯性地向前走去,他离季光虹所在的长凳越来越近,该怎么打招呼呢……雷奥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好笑,明明自己是很擅长交际的人啊,为什么偏偏对这个刚遇到不到二十四小时的少年产生如此手足无措的感觉。

——难道自己的艺术灵感产生在他身上吗?身为艺术专业的学生,雷奥对自身细微情绪的变化极为敏感,但当这种想法浮现出来,他自己也有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啊,德·拉·伊格莱西亚先生。”看到了向自己走来的青年,季光虹很礼貌地发出了问候,尽管昨日被告知了不必对他用敬称,年轻的中国人还是保持着自己来自东方的矜持。

“下午好,光虹。”然而雷奥已经开始直接称呼他的名字了,“呃……天气不错?”

季光虹轻快地笑了起来,“空气不错。”

“你下午没有课?”雷奥尽量自然地在季光虹身边坐下,“是这附近的学院吗?”

“没有,因为教授在外地进行学术交流,所以我们停了一周的课。”冷风中少年的鼻头微微发红,和颈上的红围巾一起衬得脸格外的白皙。“我是商学院的,一年级生。”

“经贸相关的学院总是有更多勤劳的亚裔学生呢。”雷奥笑道,“我是艺术学院的三年级生,,课余时间在图书馆做兼职管理员。”

“所以你现在是要去工作?”

“是啊,刚下课,挺累的。”虽然口头这么说,心里却弥漫出一种莫名的愉悦,是因为是他的缘故吗……?雷奥这样想着,说不定真的能从中找到一些灵感呢。

“我刚刚从图书馆出来打算吃点东西的,刚才看书看过时间了,雷奥有吃过午饭吗?”季光虹说着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一只便当盒,突然脸有点发红,“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天使啊。—这是此刻雷奥心中唯一的想法。

***

“看上去像是扁平的墨西哥玉米卷的样子……”雷奥接过季光虹用卫生纸仔细包好递给他的午餐,便当盒的保温效果很好,拿出来还冒着热气,谷物和酱汁的香气扑鼻而来,让人在这个寒冷的天气里很有满足感。

“是煎饼。”季光虹咬下一块金黄色的饼皮,含糊不清地说道,“超好吃的。”

“嗯哼。”雷奥一边用余光打量着身边一口一口吃得很开心的季光虹,一边开始解决自己的那份。这种带有东方特色的食物虽然略为清淡,但对于他来说此时无疑是绝佳的美味。但重点在于,他在和季光虹一起吃东西—那个昨天初见时给他以审美上的冲击,而现在被他坚信着会给他带来艺术灵感的男孩子。

“你真可爱。”雷奥情不自禁地说道,“中国的男孩子都这样吗?”

“……啊。”刚吃完煎饼正在包里取纸巾的季光虹一愣,意识到对方在说什么之后整张小脸从鼻梁红到耳廓,“诶诶诶雷奥是这么看我的吗。”

“啊,无意冒犯。”看到身边人露出这副表情,雷奥忍不住笑了出来,“不习惯这种赞美?”

“嗯……我不是那个意思……”季光虹的脸变得更红了,几乎可以和他的围巾融为一体,与此同时他也在一点点地试图将自己的脸埋到围巾里以避免雷奥看到他窘迫的一面,并且声音变得越来越小,“我的意思是……谢谢。”

“噗。”雷奥感觉自己从来没有那么开心地笑过了,“也感谢你的午餐,下次我请。”他站起身来,向长凳上的伸出一只手,“这是昨天欠你的,”他咧嘴一笑,“我也很高兴认识你。”

季光虹很认真地抬头直视着他,随后也伸出手与他相握。雷奥感受到掌心传来的温度,光虹的手不大,但骨节分明而有力,有着很好的线条和形状。随后他们将手分开,季光虹整理好自己的东西站起身来朝他温和地一笑,“这样我要回去了,雷奥要努力工作啊。”

“嗯,路上小心。”雷奥很自然地伸手替他摘掉颈侧围巾上的一片枯叶,季光虹的脸又是一红,但他没再说什么,只是向他轻微点了点头之后转身向通往校外的方向走去了。雷奥目送着他的背影,与冬季融为一体的深灰色呢子短大衣和正红色的长围巾,看了片刻后,仿佛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事情,雷奥迅速地看了看自己的腕表,继而快步向图书馆走去,例行打卡换班之后,他冲上二楼,找到唱片集归还的收集架,在取下最上方的两张披头士之后,他看到了那个自己再熟悉不过的封面。

La parfum de fleurs.雷奥深吸一口气,把它塞进了自己的背包里。                                                                   

【TBC】

首更先是两章吧w,话说放着assignment不写写这个真的大丈夫orz……果然对光虹小天使是真爱啊w

 
© Death Proxy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8)
热度(189)